【英語修辭格“借代”與翻譯中的形義轉換】 借貸英語

來源:作文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9:43 點擊:

  摘 要:英語使用修辭格“借代”,是為了使語言更加生動形象、鮮明突出;或者使語言更加整齊勻稱,音調鏗鏘,顯示出前后事物的內在聯系;以加強表現力和感染力,可以引起讀者產生豐富的聯想,發人深思,引人入勝。翻譯時應注意增加用詞,運用直譯,意譯,引伸詞義,轉換比喻形象等手段以使譯文與原文在思想與風格上保持一致。
  關鍵詞:修辭格 ;轉喻;換稱;提喻;翻譯方法; 形義轉換
  [中圖分類號]:H05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1--02
  英語修辭格轉喻(Metonymy),換稱(Antonomasia)和提喻(Synecdoche)都是不直接說出事物的本來名稱,而換用另一種方法或說法,以便使語言更加生動活潑。它們大體上相當于漢語修辭格借代,使話說得變化多樣,具體形象,簡潔精練,都具有被換稱事物的典型特征。英語中使用這三種修辭格,是為了使語言更加生動形象,顯示出事物的內在聯系,引起讀者的豐富聯想,引人入勝
  修辭格轉喻(metonymy )是用一種名稱代替另一種名稱,如以容器代替內容,以事物明顯的標志代替該事物本身,以工具代替動作, 以作者名字代替作品等。例如:
  The hall applauded. 大廳內掌聲雷動。
  (用大廳代替觀眾。)
  Beware of the bottle. 謹防喝醉酒。
  (用容器代替內容)
  英語修辭格換稱(Antonomasia)指用專有名詞代替普通名詞,或用普通名詞代替專有名詞的借代方式,如用Uncle Sam 山姆大叔(代替美國);Munich 慕尼黑(代替妥協投降,出賣弱國的事件);Dunkirk 敦刻爾刻(代替在敵軍猛烈攻擊下潰退)。用普通名詞代替專有名詞,如用the bar 代替法庭;the stage代替戲劇業;the press代替出版、新聞界等。
  英語修辭格提喻(Synecdoche)是指局部代替整體,或以整體代替局部的修辭方式。它有時也表現為以一大類代替某一種事物,或以某一種事物代替一大類事物。提喻部分必須具有代表性特征,使人聯想到它所指的意義。例如:
  “Beijing Tokyo relation” 指的不是北京、東京兩個城市的關系, 而是指中日兩國關系。北京是部分,中國是整體,以北京指中國,是用了修辭格:提喻。同樣“our daily bread” 不是指“面包”而是指”食物”。“ten sails” 不是”十張帆”, 而是“十條船”; “a hundred bayonets” 不是“一百把刺刀”,而是“一百個士兵”又如:
  They were short of hands.他們缺乏人手。(hands代替“工人”)
  The birds sang to welcome the smiling year. 鳥用歌聲歡迎微笑之年。(smiling year代替“春天”)[1]
  “修辭”是“說話的藝術”,是語言同義表達的探求。要表達一個思想,可以有不同的方式,而其效果常常差別很大。由于英語和漢語分別屬于不同的語系,歷史發展不同,風俗習慣和生活環境相異,甚至美學觀念也有所差別,往往在表達同一概念時使用不同的比喻或不同的修辭格。但就修詞的手法而論,英語絕大部分修辭格都能在漢語中找到與他們相同或類似的修辭方式。有幾種修辭格在分類上與漢語修辭格與漢語互有參差。找到它們之間的共同點和不同點,可以對英語修辭格有比較清楚的認識,也有助于正確理解原著中各種修辭手法,并且在譯文中貼切地表達,再現原文的思想、精神和風格,增強語言的感染力
  漢語借代基本上相當于英語Metonymy,Antonomasia 和Synecdoche,是借用一種有密切的事物的名稱,來代替所要說的事物。[2]比如:
  一間陰暗的小屋子里,上面坐著兩位老爺,一東一西。東邊的是一個馬褂,西邊的是一個西裝……警察吆喝著連抓帶拖的弄進一個十八歲的學生來,蒼白臉,臟衣服,站在下面。馬褂問過他的姓名,年齡籍貫之后,又問道:“你是木刻研究會的會員嗎?”(魯迅《寫于深夜里》)
  原句中的“馬褂”和“西裝”是借代辭,代替穿馬褂和西裝的老爺。借代辭對所代稱的事物沒有描寫作用,因此,是不能用“甲象乙”的形式來表現的。
  “不拿群眾一針一線”就是借代。“一針一線”指的是財物,但這句話卻不能補充為“不拿群眾一針一線的財物。
  ·漢語借代,也叫“換名”,它把本體和喻體聯系的更為緊密,干脆隱去比喻詞,直接用喻體代替本體。漢語借代通常表達方式有下列幾種:
  ·(1)特征、標志代替某事物
  ·先生,給現洋錢,袁世凱,不行嗎?
  ·(葉圣陶:《多收了三五斗》)
  ·(表示錢幣上刻著袁世凱的頭像)
  ·(2)以材料、工具代替本事物
  ·王大伯昨晚多喝了幾杯,很早就睡了。
  ·(3)以作者代替作品,以產地代替產品
  ·朱生豪病愈回到上海,仍在世界書局工作,業余時間照樣譯他的莎士比亞。
  ·老張在樓外樓剛坐下,服務員便送來了一杯龍井。
  ·(4)以具體事物代替抽象事物
  別看他個小,年輕,人家話才有斤兩呢。(分量)
  ·畫舫上難聽見笙歌管弦。
  ·(音樂)
  ·(5)以部分代替整體
  ·早晨,大路上充滿了襤褸的衣服和光赤的腳。
  ·(貧困的人們)
  ·(6)以專名代替泛稱
  ·畢業后做醫生,還不做洪秀全,建立一個新國家,更來得要緊。
  ·(鄭子瑜 《中山先生的習醫時代》)   ·英語修辭格·“借代”大體上相當于漢語修辭格借代,只是分類上略有出入。
  ·在翻譯理論中,所謂“形”是指語言中的各種表現形式和文化意向,所謂“義”則指內容或含義。在英漢翻譯中,我們經常遇到“形”與“義”之間的矛盾,即如何把英語原文中的“形”與“義”同時移植到漢語譯文中的問題。由于英漢兩種語言中,表達形式和文化意象之間的運用有較大的差別,往往會引起“形”“義”難以兩全的問題。在一般情況下,常用的方法是“舍形取義”即意譯或釋義。
  ·在英語中,有時人們用具體的字眼來表示含義更加寬泛、抽象的內容,在修辭格中稱為轉喻(Metonymy)。這類現象在翻譯時如果難以直接譯出,應吃透原意,用比較抽象或籠統的說法替代之。如:
  ·①Were it left to me to decide whether we should have a government without newspapers or newspapers without government,I should not hesitate a moment to prefer the latter.
  ·假如是讓我決定我們是要一個沒有一個言論自由的政府,還是要一個言論自由而無政府的國家,我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后者。
  ·②If there is any bad blood in the fellow,he will be sure to show it.
  ·如果這家伙心存仇恨,他一定會表現出來的。
  ·由于英漢兩種語言在修辭手法上有類似的表現形式,翻譯時可以增加用詞,直譯,意譯,引伸詞義,轉換比喻形象等,神形皆似,最臻上乘。神形不能兼顧時,重神似而不重形似[3]。如以下例句:
  ·After two centuries of crusades the Crescent defeated the Cross in all Southwestern Asia.
  ·經過兩個世紀的圣戰,在整個西南亞伊斯蘭戰勝了基督教。
  ·原文用事物的明顯標志代替該事物,即用Crescent ( 新月) 代替“伊斯蘭教”,用Cross(十字架)代替基督教,屬于修辭格轉喻(metonymy )。對不熟悉此事物的中國讀者,翻譯時干脆不用修辭格,意譯為“伊斯蘭戰勝了基督教”。
  ·提喻(Synecdoche)的翻譯要區別對待。“Beijing Tokyo relation”不妨譯作“北京東京關系”,因為中國讀者已經熟悉了這種譯法。“our daily bread” 也可譯作“我們每天的面包”,盡管譯文歐化一點,中國讀者也能懂得,可是對“ten sails” 或“a hundred bayonets” 之類,卻務須“舍形取義”即意譯或釋義,否則讀者是很難理解的。拘泥字面,不敢越雷池一步,在提喻面前往往只能束手無策。
  wheel 是個常用詞,詞典所給的基本含義是輪、車輪、車輪似的東西,但在具體的語境里面,意義上卻有許多變化,詞義的選擇也常令譯者躊躇。比如:
  ·莎士比亞全集《哈姆雷特》中羅森格蘭茲的一段話:
  ·These cease of majesty
  ·Dies not alone;but like a gulf,doth draw what near it with it:Or it is massy wheel,Fix’d on the summit of the highest mount,To whose huge spokes ten thousand lesser things Are mortis’d and adjoin’d;which,when it falls,Each small annexment,petty consequence,Attends the boist’rous ruin.
  ·句子中 a massy wheel 譯作“巨輪”、“大車輪”似乎是理所當然、準確的,但是,莎翁原義究竟是什么呢?略加思索,不難理解,原作在這里使用了提喻(synecdoche),是以部分代替全體,使用這種修辭格有時是不能按普通文字處理的。使用了這種修辭格,一個詞往往具備了字面以外的寓意。“巨大的輪”實際意義是“巨大的車”,翻譯這種修辭格,譯者的任務是把握真意予以表現,僅僅是查詞典是不夠的。上段英語原句可
  譯作:
  ·當一輛大車滾下山坡的時候,你千萬不要抓住它,免得跟它一起滾下去,跌斷你的頭頸,可是你要是看見它上山去,那么讓它拖著你一起上去吧。
  ·甲和乙有某種自然聯系而以甲代乙叫做“借代”。例如以“王冠”(crown)代替“國王”(king),以“白宮的橄欖枝”代替“美國政府的和平姿態”,以bar代替律師職業,以grey hair 代替老年人等等。
  ·再如:
  ·Give every man the ear and few the voice. ( Shakespeare)
  ·聽每一個人講,自己少講。
  ·原文以工具代替行為,即用ear (耳朵) 代替“聽”,用voice (聲音) 代替“說”。也屬于修辭格Metonymy ( 借代)。不便采用某種修辭格來翻譯,也采用意譯方法。
  ·The messenger was not long in returning,followed by a pair of heavy boot that came bumping along the passage like boxes.
  ·送信人不久就回來了,后面跟著一個穿笨重靴子的人,在過道里走得咯噔咯噔亂響,向滾動箱子一樣。
  ·原文中a pair of heavy boot (一雙笨重靴子) 也屬于修辭格metonymy ( 轉喻)。譯文加詞為“一個穿笨重靴子的人”。
  ·It catered to large appetites and modest purses.
  ·它迎合胃口大而荷包小的食客。
  ·原句中用的是提喻(Synecdoche)修辭法,漢譯宜點明所涉及的人。
  ·At that point the only the imaginable outcome of a nuclear exchange was reciprocal devastation,city for city,Johnny for Ivan.
  ·當時,進行核武器交鋒的唯一可以想象的結果就是相互毀滅,美蘇之間你炸掉我一個城市,我也炸掉你一個城市。你要消滅我,我也讓你活不成[4](潘紹中譯《英美報刊文選》) 。
  ·原句中 Johnny 使美國男子的常用名;而Ivan 是俄而國男子的常用名,也屬借代修辭法, Johnny for Ivan意譯為“你要消滅我,我也讓你活不成”, 非常準確、貼切,如果直譯成“你殺約翰,我就殺伊凡”,則會令人費解。
  ·無論是轉喻也好,換稱也好,提喻也好,都有一個特點:以甲代乙,以此代彼,因此字面意義和實際意義不是很不相同,就是不盡相同,遇見這類修辭格,首先要“甲”的“形”中,尋找出“乙”的實“意”,細讀原作,反復探索。在不可能做到譯文與原文形神皆似的時候,譯者應牢記形似不如神似。總之,我們希望看到的是“形”“義”兼備,使“譯成之文,適如其所譯而止,而曾無毫發出人于其間,夫而后能使閱者所得之益,與觀原文無異”。
  ·修辭漫議 (黃漢生)

推薦訪問:修辭格 借代 英語 轉換
上一篇:一個人的好天氣_從《一個人的好天氣》看日本三代女人的生活方式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