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城英文譯本txt_《邊城》法譯本中原作風格的再現

來源:幼兒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9:49 點擊:

  摘 要:在文學翻譯中,原文風格的傳達是一個重要問題。本文結合《邊城》中所體現的美學特色和語言風格,從翻譯美學所涉及的意境美、音韻美、形式美等方面探討了法譯本《邊城》中美學意蘊的藝術再現,以期更好地把握文學翻譯中的風格再現問題。
  關鍵詞:風格;再現;《邊城》;法譯本
  作者簡介:李芳芳,女(1987-),山東臨沂人,中國海洋大學外國語學院法語系碩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比較文學。
  [中圖分類號]:H05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1--02
  風格是構成一篇文章思想內容和生命力不可缺少的部分,而兩種語言體系之間的差異使風格的傳達成為文學審美和翻譯中最敏感而復雜的問題。劉宓慶認為,“風格既然不是什么‘虛無縹緲’的素質,那就應當見諸于‘形’,表現為風格的符號體系。風格的符號體系就是在原文的語言形式上可被我們認識的風格標記”。(劉宓慶,2005:220)作品的風格標記是審美客體的一部分,譯者要做的就是從煉字、遣詞、造句和修辭等方面轉換原文的符號系統,將原作的風格傳譯到目的語中來
  沈從文以獨特的田園風格被譽為中國的“鄉土文學之父”,其代表作《邊城》是中國文學史上抒發鄉土情懷的優秀作品,具有鮮明獨特的語言風格和地方鄉土色彩。外文出版社于2004年出版了由劉漢玉等譯的《邊城》法語版Une bougrade à l`écart,我們擬從中一探翻譯美學視角下的風格再現問題。著名翻譯家許淵沖先生提出了翻譯的“三美論”,即意美、音美、形美。“我們要在傳達原文意美的前提下,盡可能傳單原文的音美;還要在傳達原文意美和音美的前提下,盡可能傳達原文的形美;努力做到三美齊備。”(許淵沖,2006:81)下面本文將從意境美、音韻美和形式美三個方面分析法譯本《邊城》的語言風格及審美再現。
  一、含蓄質樸的意境美
  《邊城》塑造了一個如詩似畫、含蓄質樸的美學境界,這得益于作者對意象的巧妙運用。“作家用形象的、優美的藝術語言表現意象,引發讀者進人藝術境地,其‘狀難寫之景,如在目前;含不盡之意,見于言外’。”(劉小燕,2005)
  A.角色命名。沈從文先生對水和綠色情有獨鐘,描寫的風景如一幅靜態的水墨畫,清麗柔美,翠色逼人,“翠翠”這一角色命名也是如此:
  [1] 為了住處兩山多竹篁,翠色逼人而來,老船夫隨便給這個可憐的孤雛,拾取了一個近身的名字,叫作“翠翠”。(沈從文,2009:11)
  La vallée était couverte de bois de bambous verts:le vieux batelier avait donnée à l’orpheline le nom d’Emeraude.(劉漢玉等,2004:111)
  “翠”字給人以聯想,與周圍的青山綠竹融為一體,展現了翠翠的自然、質樸,寄托了作者的美學意圖。譯者將“翠翠”直譯為“Emeraude”,使法語讀者聯想到翠玉的綠與純潔,產生強烈的色彩感。
  B. 意境平和。《邊城》的語言風格、行文特點和其中的人性追求給作品帶來沉靜的意蘊美,茅盾曾指出:“文學翻譯是用另一種語言,把原作的藝術意境傳達出來,使讀者在讀譯文的時候能夠象讀原作時一樣得到啟發、感動和美的感受。”(陳福康,2000:231)再現原文的意境美是翻譯審美再現的重要部分。
  [2] 那首歌聲音既極柔和,快樂中又微帶憂郁。唱完了這個歌,翠翠心上覺得浸入了一絲兒凄涼。她想起秋末酬神還愿時田坪中的火燎同鼓角。
  遠處鼓聲已起來了,她知道繪有朱紅長線的龍船這時節已下河了。細雨依然落個不止,溪面一片煙。(沈從文,2009:89)
  C’était une chanson tendre,joyeuse,et aussi un peu mélancolique...Quand la jeune fille l’eut achevée,un vague sentiment de tristesse l’envahit ...La scène de la cérémonie incantatoire lui revint alors à l’esprit...Il lui semblait voir la flamme des torches,et entendre le son des trompettes et des tambours...
  C’est alors qu’un roulement de tambour lui parvint pour de bon. A cet instant,les barques peintes,en forme de dragons,devaient démarrer. Fine,la pluie continuait à tomber inlassablement... Et la rivière était toute voilée de brume...(劉漢玉等,2004:157)
  這兩小段是翠翠唱完歌后的情景,翠翠孤獨的身影,憂郁的歌聲,如細雨般纏綿的感情,構成了一幅朦朧的畫面,體現出一種凄涼而迷離的美。原文音韻柔美,譯者也多用"tendre","mélancolique","tristesse","inlassablement"等傳情達意的詞,以追求譯文與原作的“神似”,傳達原文的意境之美。
  二、濃郁鮮明的音韻美
  《邊城》中,沈從文大量使用方言、民歌,使得他的作品充滿了地方色彩,展現出和諧、恬靜、優美的鄉村風情。沈從文曾說:“我的文字風格,假若還有些值得注意處,那只是因為我記得水上人的言詞太多了。”(汪凱瓊,2005)這些生動活潑的湘西口語,不僅增加了文本的趣味、野味、巫味,更使文本飄溢著馥郁的音樂美。   A. 俗諺俚語。“沈先生所用的語言文字,有俗諺,有俚語,……,凡可用的武器,都在適當的場合運用上了”。(朱光潛、張充和等,1986:323)《邊城》中“俗諺俚語”使用很多,如:
  [3] 輕輕的自言自語說:“每一只船總要有個碼頭,每一只雀兒得有個窠.”(第121頁)
  Chaque bateau a son quai,chaque oiseau son nid,murmura-t-il.(劉漢玉等,2004:177)
  漢語俗語在法語中可以找到對應的轉碼,且這種轉換可以為法語讀者所接受,因此譯者采取了異化法進行翻譯,再現原文風格特點的同時也為目的語注入了新的表達方式與活力。
  [4] “那誰知道。橫豎人是‘牛肉炒韭菜,各人心里愛’,只看各人心里愛什么就吃什么。渡船不會不如碾坊!”(沈從文,2009:113)
  Qui sait?A chacun ses go?ts! Un bateau n"est pas forcément moins bien que le moulin à eau...Enfin,?a dépend! (劉漢玉等,2004:172)
  在翻譯這句俗語時,譯者沒有直譯成faire sauter la viande de boeuf avec des ciboulettes chinoises而是采用了歸化的辦法,將其改寫為意義基本等值的法語俗語:A chacun ses go?ts! 忠實而有效地傳遞了原文語義。
  可以看出,譯者在翻譯,尤其是處理原文風格時具有很大的主觀能動性,異化與歸化并用,盡量追求譯文的意美、音美、形美,“譯者決不是被動地去接受原文的信息,而是以其固有的審美意識去積極地參與”。(傅仲選,1993:118)
  B. 民歌山歌。湘西是名副其實“ 歌的海洋” ,湘西人幾乎無事不歌,無處不歌,無人不歌。沈從文十分了解湘西民歌的藝術價值,在作品中巧妙地穿插了很多山歌苗歌,為作品增添了音韻美和地域美。
  [5] 翠翠嗤的笑了,“鳳灘、茨灘不為兇,下面還有繞雞籠;繞雞籠也容易下,青浪灘浪如屋大。(沈從文,2009:155 )
  Emeraude pouffa de rire:
  Les rapides du Phénix et des Chardons ne sont pas les plus terribles,
  La cage à volailles est le plus redoutable des tourbillons,
  Mais le passage de celui-ci est encore chose possible,
  Alors qu’à la grève aux Vagues noires,les crêtes dépassent même les maisons! (劉漢玉等,2004:193)
  原文中,“兇”與“籠”、“下”與“大”押韻,為了再現山歌的音韻效果,譯者將其重塑為"terribles"與"possible"、"tourbillons"與"maisons"的韻腳,很好的重塑了原文的語言風格,使譯語讀者與原語讀者得到了相同的審美體驗。
  三、自然簡潔的形式美
  “從廣義上說,在行文中以反復使用某種句法結構求得某種語言特征的風格首府安,都表現為風格的句法標記”(劉宓慶,2005:223)。沈從文的小說沒有文白夾雜的用語習慣,多用簡單句式,讀來有節奏感,簡潔明了便于理解。
  A. 用詞簡練。《邊城》中多使用簡單的單字詞,沒有過多的修飾,顯得簡潔利落;敘述中多用動詞,少用形容詞,提高了表達的準確性。少有過分修飾的連珠妙語,讀來卻不失韻味;同時巧用漢字的形體美和數字美,漢字是象形文字,具有空間性和可視性,有一種模糊的圖畫美。
  [6] 端午日,當地婦女、小孩子,莫不穿了新衣,額角上用雄黃蘸酒畫了個王字。(沈從文,2009:31)
  Le jour de la fete des Barques-Dragons,femmes et enfants mettaient des habits neufs et,avec du realgar trempe dans du vin,tracaient le caractère “roi” sur le front. (劉漢玉等,2004:125)
  [7] 翠翠感覺著,望著,聽著,同時也思索著:“……”癡著,忽地站起,半簸箕豌豆便傾倒到水中去了。(沈從文,2009:123)
  Emeraude,en admirant toute cette vie,contemplait,ecoutait,reflechissait:[...] Songeuse,elle se redresse en laissant tomber son panier de pois dans l’eau.
  (劉漢玉等,2004:179)
  例[6]采用淡化法,沒有對“王”字進行處理,但是漢語是象形文字,法語的“roi”一詞和漢語的“王”在意義上相似,形式上卻表達不出作者的意圖,這樣的處理失去了語言的想象效果,不妨譯為“un dessin en forme de ”,可使人一目了然;例[7]中,幾個短促的動詞,都以“著”字附隨,使人直覺到翠翠那朦朧情感的動態過程,節奏短促而溫婉,譯者在翻譯時采用副動詞和未完成過去時相結合,再現了這一自然的心里流程。
  B. 修辭豐富。豐富的修辭手法運用是《邊城》的一大語言特色,比喻、排比、疊詞、擬聲、蟬聯等。“至于修辭與翻譯的關系,作者運用修辭是為了激活話語的審美效果,譯者運用修辭則是在忠實的基礎上,美化或者升華目的語的表現力。”(羅順江、馬彥華,2006:172)修辭手法的運用增添了作品的形式美。   [8] 由四川過湖南去,靠東有一條官路。這官路將近湘西邊境,到了一個地方名叫“茶峒”的小山城時,有一小溪,溪邊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戶單獨的人家。這人家只一個老人,一個女孩子,一只黃狗。(沈從文,2009:7)
  Si vous allez à la province du Hunan par Sichuan,à l’ouest,en suivant la route nationale,vous arrivez tout d’abord à Chatong,une petite bougrade construite sur une colline à la limite des deux provinces. Là,vous trou、vez une rivière au bord de laquelle se dresse une pogade blanche. Au pied de la pagode vivait autrefois une famille isolée qui comprenait un veillard,une petite fille et un chien jaune. (劉漢玉等,2004:109)
  蟬聯是用前一句末尾的詞語作為后一句開頭的詞語,首尾相連的把話說下去。說用蟬聯可以貫通語氣,增強節律感。例[9]為《邊城》的開首段,樸質平淡,如同講故事一樣娓娓道來,從容的描述是沈從文獨有的寫作風格,體現著自然美。在句式上,譯文比較好的再現了原文的“蟬聯”修辭格,如"une rivière au bord de laquelle"、"une pogade blanche. Au pied de la pagode "、"une petite bougrade...Là (bougrade)"等,力求“形似”與“神似”。傅雷曾提出“以效果而論,翻譯應當像臨畫一樣,所求的不在形似而在神似”,(怒安,2005:1)。而在這里,“形似”是“神似”的基礎,譯者只有深入到字里行間去體會作者的意旨才能再現原文的“形美”與“意美”。
  另外,作者共用了七個“一”,每個“一”都描繪了不同的景物,就如同一幅靜態的水墨畫展現在讀者眼前,清麗而孤獨。譯文出于法語語言特點需求,增加了泛指代詞“vous”,總體上簡潔、流暢,符合原文孤獨空靈的意境。
  結論
  作者的語言風格離不開風格標記,譯者只有深入到作品的字里行間,認真分析得出原文的語言特點,如詞語形態、語法、詞義色彩,才能再現其語言風格美。本文選取諸多譯例,從詞法、句法、章法等方面對法譯本《邊城》進行了比較詳細的分析,可以看到譯本在處理原文風格時有許多可借鑒之處,基本上忠實地再現了原文的審美體驗。但是翻譯沒有定本,譯者的個人氣質、藝術功力等都會影響譯文的形成。對于《邊城》這樣一部獨特的作品,其藝術特色尚有許多可探討之處,其翻譯應當受到更多的關注,這對更好地向外推介中國優秀的文學作品也有很大的意義。
  參考文獻:
  1、陳福康.2000.《中國譯學理論史稿》[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
  2、傅仲選.1993.《實用翻譯美學》[M].上海:上海外語教育出版社
  3、劉宓慶.2005.《當代翻譯理論》[M].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
  4、劉宓慶.2005.《翻譯美學導論》[M].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
  5、劉小燕.2005.翻譯美學觀看戴乃迭對《邊城》中美學意蘊的藝術再現[J].《北京交通大學》(4):71-74
  6、羅順江、馬彥華.2006.《漢法翻譯教程》[M].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7、怒安.2005.《傅雷談翻譯》[M].沈陽:遼寧教育出版社 [12]許淵沖.2006.《翻譯的藝術》
  8、許淵沖.2006.《翻譯的藝術》[M].北京:五洲傳播出版社
  9、沈從文.2009.《邊城》[M].楊憲益、戴乃迭譯.南京:譯林出版社
  10、沈從文.2004.《Une bourgrade à l`écart》[M].劉漢玉等譯.北京:外文出版社
  11、汪凱瓊.2005.《邊城》的語言特點[J].《林區教學》(5):32-33
  12、朱光潛、張充和等.1986.《我所認識的沈從文》[M].岳麓書社

推薦訪問:中原 邊城 譯本 再現
上一篇:【《褚遂良》中“文化負載詞”的等效翻譯探微】文化負載詞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