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遂良》中“文化負載詞”的等效翻譯探微】文化負載詞

來源:幼兒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9:46 點擊:

  摘 要: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在引進國外優秀文學作品的同時,也大力提倡中國文化走出去,翻譯了一大批有影響力的中國文學經典。而在浩如煙海的中國文學作品中,有關傳統文化和理念的詞句往往由于文化差異成為讀者的一大障礙。本文選取了《聊齋志異》中的兩篇譯文,從其中有特點的“文化負載詞”下手,運用等效翻譯理論試圖研究等效翻譯在文學作品中的應用及效果。
  關鍵詞:文化差異;文化負載詞;等效翻譯;褚遂良
  [中圖分類號]: H05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1--01
  一、文化負載詞
  所謂“文化負載詞”又稱文化空缺,即原語詞匯所承載的文化信息在譯文中沒有對等語或對應語(包惠南等,2004:10)。文化負載詞的產生源于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人觀察探索事物,認識了解世界的不同角度和價值觀念,因而反映出世界各地人的文化風貌和認知心理。由于文化負載詞在各國作品尤其是文學作品中頻繁出現以及文化背景的差異,讀者往往無法領會這些飽含異域文化色彩的詞語的內涵,造成閱讀和理解的障礙。因此,在翻譯這些詞的時候,要特別注意文化差異,把握語言的魅力,傳遞作者心聲。
  二、等效翻譯策略
  當代美國翻譯領軍者奈達從語言學角度出發,提出在譯語中用最切近的自然對等的語言對原語信息進行再創造,首先就是意義,其次為風格,即所謂動態對等和功能對等。另一位等效翻譯的理論家金堤創造性提出了等效翻譯理論,它指目的語文本對目標受體的影響應與原語文本對原語受體的影響基本等同(金堤,2000:24)。因此,在處理有關中國特色文化負載詞時,合理運用等效翻譯理論,能使讀者在獲得準確信息的同時,清晰明確地獲知原文作者的心理情結,領略特有的文化魅力和人文情懷。
  三、《褚遂良》中文化負載詞的翻譯實例
  《褚遂良》是蒲松齡所著《聊齋志異》第二十四卷中的一個故事。全篇文章自始至終貫穿著濃烈的中國傳統文化特色和民族心理。其中的文化負載詞匯具有中國風情的典型性。筆者選取了劉士聰和翟理思兩位翻譯家的譯文,由于翻譯年代和譯者文化背景等多方面差異,在處理涉及中國傳統文化的文化負載詞時有很大不同。
  1.傳統文化現象
  《褚遂良》一文中,一個很有歷史背景的詞匯即“孝廉”。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孝廉”是有深刻歷史背景的,從漢武帝時候設立,到明清時期“孝廉”已經作為一個文化圖式固化為“舉人”的代名詞,是人們對社會上有學識的知識分子的認可。因此,“孝廉”一方面反映了中國歷史上科舉制度的文化淵源,另一方面體現了“學而優則仕”的文化心理。
  劉士聰和翟理思對兩篇譯文的處理為:“a scholar who had passed the imperial examinations at the provincial level”;“an unprincipled young graduate”。
  從內容上看:首先,“孝廉”并非一定需要年紀輕,衡量標準只是通過鄉試,獲得“孝廉”這一頭銜。其次,通過鄉試只是標志著一定的學識水平,并不要求在學校完成學習任務,成為合格的畢業生。
  從對譯文讀者的影響看,劉士聰的譯文用解釋性翻譯將“孝廉”的基本含義表述出來,簡單的一個詞用較長篇幅解釋,并不注重形式對等,而是力求使讀者了解這種中國傳統考試制度,體會其中的文化色彩。Giles 則力求做到形式對等,用“young graduate”代替復雜的解釋,而“graduate”在西方社會的普遍性使譯文讀者更容易接受,但卻失去了領略中國文化現象的機會。
  2.中國神話傳說
  原文中另一重要文化意象就是“白兔”。“值端陽,飲酒高會,忽一白兔躍入。女起曰:‘舂藥翁來見召矣’”。
  作為中國神話傳說的一個典型,“白兔”又稱“玉兔”,常年生活在廣寒宮中搗制長生藥,被賦予了理想化的色彩。在文中的“舂藥翁”實際上就是“白兔”的轉喻稱呼。英語國家讀者對這一傳奇故事并不了解,因而提及“白兔”并不能使之產生神話色彩的聯想。
  在劉士聰的譯文中,“白兔”與“舂藥翁”都用“the white rabbit”表示,為了體現出“白兔”的神話色彩,在“舂藥翁來見召”一句將“白兔”用大寫標示,再加上“summon me back to the moon”加以解釋,但這對于讀者了解神話傳說還遠遠不夠。而Giles 對于“舂藥翁”則用“the doctor” 表示,并附加尾注,從中可以更加完整地體現“白兔搗藥”的故事,表現出強烈的中國文化色彩。按照等效翻譯理論看,Giles通過附加尾注的方法,使讀者了解到中國經典傳說的精彩,更加清晰地展現了“白兔”“舂藥翁”這些不同于普通意義的神話色彩,做到了從文化心理上的等效。
  四、總結
  由于在“文化負載詞”的翻譯實踐中存在一定的語言和文化差異,加上譯者對目的語讀者文化心理把握能力的制約,要做到真正的形神兼備有很大挑戰。尤其是中國傳統文學作品中的種種形象與英語作品中的形象有很大差距,一些歷史感很強的形象甚至是中國特有的文化形象,在缺少對應語的情況下,譯者要做的就是在最貼近源語基礎上作靈活處理,盡可能彌補由文化差異造成的理解鴻溝,創作出最接近原作的譯本。
  參考文獻:
  1、包惠南,包昂 中國文化與漢英翻譯[M] 北京:外文出版社,2004.
  2、金惠康 跨文化交際[M] 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3.
  3、金堤 等效翻譯探索[M] 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0.
  4、蒲松齡 《聊齋志異(會交會注會評本)》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62:1647-49.
  5、蒲松齡 《聊齋志異(二十四卷抄本)》 濟南:齊魯書社,2006:487.
  6、劉士聰 《中國翻譯》 2005(5) :93-94.
  7、Hebert Allen Giles Strange Stories from a Chinese studio Shanghai Kelly&Walsh,Limited,1908:364-366.
  8、Nida E.A Language and Culture[M] Shanghai 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2001.

推薦訪問:負載 翻譯 文化 探微
上一篇:職業規劃書500字_護理人員職業態度影響因素分析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