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議“Gone,with,the,wind”又名《亂世佳人》] with the wind

來源:新聞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9:42 點擊:

  摘 要:“Gone with the wind”在中國常見的譯名有三個:《隨風而逝》、《飄》和《亂世佳人》,本文僅從“佳人”一詞在中國傳統文化里的意義來分析《亂世佳人》這個題目的翻譯所存在的誤讀。
  關鍵詞:“Gone with the wind”;“佳人”;斯嘉麗
  [中圖分類號]:H05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1--01
  “Gone with the wind”該書一傳入中國,就在中國引起了極大的轟動。自1940年它的首次中譯本出版到1991年其續集《斯佳麗》的譯本問世,該書幾經易名。最初瑪格麗特原意署名“Tomorrow is another day”,后出版商認為與此書名相似的書太多,建議瑪格麗特想一個新名字,隨后瑪格麗特取自恩斯特·道森的詩:“I have forgot much,Cynara! gone with the wind”,將該書更名為“Gone with the wind”。
  該書的中文名也隨著譯者理解的不同而不同。最初上海電影院根據其名字直譯為“隨風而去”;隨后我國在1940年首次發行了小說的中文版,是由傅東華先生翻譯的,書名為《飄》。他認為:‘飄’,‘飄’的本義為‘回風’,就是‘暴風’,原名Wind本屬廣義,這里分明是指暴風而說的;‘飄’又有‘飄揚’、‘飄逝’之義,又把Gone的意味也包含在內了。所以我覺得有這一個字已經足夠表達原名的蘊義。”[1]1950年5月,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了陳良廷等六位譯者的譯本,書名為《亂世佳人》。由于譯者理解的差異,中國讀者認識到了該書不同的三個題目。
  這種可以說是翻譯界較為混亂的現象給讀者的理解帶來一定困難。我下面根據“佳人”一詞在中國傳統化上的理解來解讀《亂世佳人》這種譯法給國人引起誤讀的問題。
  《亂世佳人》這個題目可以分解為兩個部分,“亂世”和“佳人”,意思是斯嘉麗是生活在一個亂世的佳人。“亂世”自然是不必說,斯嘉麗處在美國南北戰爭的時代,她的家人,朋友以及幾乎她所有的財富和快樂都隨著戰爭而消失了。“斯嘉麗飛步上樓到自己屋里,探身窗外以期待看得更清楚。天空是一片可怕的血紅色,大團大團的渦狀黑煙盤旋升起,形成洶涌的云濤在火焰上空翻滾”[2]書中這樣關于南北戰爭場面的描寫比比皆是。所以毫無疑問斯嘉麗是生活在一個亂世。而我主要從“佳人”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不同的含義來分析這種翻譯存在的誤讀。
  “佳人”在中國文化上主要有三種解釋:【佳人】1.美女。宋玉《登徒子好色賦》:“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國;楚國之麗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東家之子。”[3]在楚王和宋玉的交談中,宋玉對佳人進行了進一步的闡釋:“東家之子,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嫣然一笑,惑陽城,迷下蔡”[4]司馬相如《長門賦》:“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遙以自虞;魂踰佚而不反兮,形枯槁而獨居?”[5]李延年:“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6]杜甫:“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自云良家女,零落依草木。”[7]以上的“佳人”都是指的美麗的女子。
  然而小說中的斯嘉麗絕不能算上是一個美麗的女子。“Gone with the wind一書開頭的第一句就樣寫道:“Scarlett O"Hara was not beautiful,but men seldom realized it when caught by her sharm as the tarleton twins were.[8]
  這里很清楚地告訴我們“Scarlett O’Hara was not beautiful。”而同時陳良平等人的譯本開頭第一句也是“斯嘉麗.奧哈拉長的并不美,但是男人一旦像塔爾頓家孿生兄弟那樣給她的魅力迷住,往往就不大理會這點”[9]由此可見斯嘉麗只是有魅力而非是美女。所以如果按照中國文化中對佳人是美女的解釋,那么這種翻譯肯定是有問題的。
  【佳人】2.美好的人,指君子賢人。《楚辭·九章·悲回風》:“惟佳人之永都兮,更統世而自貺。”[10]《晉書·陶侃傳》:“杜弢爲益州吏,盜用庫錢,父死不奔喪。卿本佳人,何爲隨之也?”[11]這里的佳人多從品格上來評判。
  我們回過頭來看看小說中的斯嘉麗,其實她缺乏很多女性的美德,甚至可以說斯嘉麗幾乎缺乏所有的美德:她可以為了報復艾希利可嫁一個不愛的人;她可以為了保住莊園搶妹妹的未婚夫;甚至在和媚蘭經歷了生死相依后還可以勾引她的老公。“郝思嘉(斯嘉麗)我行我素,為自己的目的不顧一切的性格幫助她走上了一條新路。當她當上了甘扶瀾雜貨店老板娘時,她便踏上了一條資產者之路。她不僅遠離了土地,當上了雜貨店、木材廠的老板,而且越來越顯出資產階級唯利是圖,以金錢為核心的特征。”[12]“斯嘉麗顛覆了我們對魅力女人的期待,她果敢、算計、狡猾、頑強,甚至具有強烈的征服欲”[13]由此種種我們都無法認為斯嘉麗是個美好的人。
  【佳人】3.丈夫稱自己的妻子。曹植《種葛篇》:“行年將晚暮,佳人懷異心,恩紀曠不接,我情遂抑沉。”[14]韓偓《寄遠》詩:“想佳人兮雲一端,夢魂悠悠關山難。”[15]這里的佳人都是丈夫對妻子的稱呼。這根據小說的內容和背景對斯嘉麗都不可能是這種理解。
  根據從中國文化上對“佳人”一詞的探究,我們可以認識到斯嘉麗絕不會是中國文化里佳人解釋中的任何一種,這樣的題目在翻譯上是不恰當的,是容易引起誤讀的。
  注釋:
  [1]、《飄》傅東華譯 1940年初版譯序
  [2]、[9][13]《亂世佳人》陳良廷等譯上海譯文出版社2010
  [3]、[4]《昭明文選》1986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文選》卷十九
  [5]、[6]《漢書》中華書局 1962
  [7]、《杜甫詩選》黃山書社2007
  [8]、“Gone with the wind”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1992
  [10]、《楚辭今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
  [11]、《晉書》中華書局1998
  [12]、一部毀譽參半的暢銷書—美國小說《飄》研究述評張家平《寧波大學學報:人文科學版》1995年01期
  [14]、《新譯曹子建集》三民書局2003
  [15]、《全唐詩》中華書局1999

推薦訪問:小議 亂世佳人 又名 Wind
上一篇:【淺談高職院校體育文化的建設】體育文化的概念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