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方體育文化差異 從社會學的視角對東西方體育文化演進方向的研究

來源:網絡應用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2:58 點擊:

  摘要:鑒于東西方政治經濟及文化軌跡發展不同,體育演進也必然依附于社會社會關系變化而變化。文章將基于社會學的角度,從包括物質文化、制度文化、風俗習慣文化、思想與價值文化的文化的四層次理論對造就東西方體育演進方向不同的原因進行分析,意欲探討社會變革下東西方意識形態、價值觀念、風俗習慣等諸多社會因素造成東西方體育演進方向不同的影響。
  關鍵詞:制度文化;風俗習慣文化;思想與價值文化
  從人類文明誕生時,體育便伴隨著人類的發展而發展。隨著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和生產關系的改善,人類將生存的需要無限擴大化,宗教、文化、身體運動等新的生產和生活方式加入,重新界定了人類對“生的意義”詮釋,體育的演變進程也正是體現了人類生存需要的不同面。諸多社會學家認為,作為人類社會發展的社會文化產物之一的體育的產生,必然是若干社會因素在人類社會發展漫長的歷史進程中相互作用的復合性結果,而不是來源于單一的某個社會活動過程。鑒于東西方政治經濟及文化軌跡發展不同,體育演進也必然依附于社會社會關系變化而變化,中西方體育演進方向的迥異卻體現了人類社會并不是“大同社會”,存在鮮明的地域性特點。本文將基于社會學的角度,從包括物質文化、制度文化、風俗習慣文化、思想與價值文化的文化的四層次理論對造就東西方體育演進方向不同的原因進行分析,意欲探討社會變革下東西方意識形態、價值觀念、風俗習慣等諸多社會因素造成東西方體育演進方向不同的影響。
  一、物質文化下東西方體育發展方向的迥異
  恩格斯曾說:“物質文化,是指為了滿足人類生存和發展需要所創造的物質產品及其所表現的文化,包括飲食、服飾、建筑、交通、生產工具以及鄉村、城市等,是文化要素或者文化景觀的物質表現方面。”[1]那么,具體物質文化必然受到諸多條件的制約,其中最主要的是受自然環境和社會物質生活條件制約。在分裂為階級社會中,由于各階級所處物質生活和生產條件不同,因而他們的價值觀、習慣和生活方式也不同,出現了各階級間的文化差異,特別是地域性文化迥異成為東西方體育發展不同的例證。地域性文化迥異造成早期高度分離、零散的體育文化,早在二十世紀末前,各民族和國家的體育文化基本上沿著各自傳統道路向前發展,因而表現出非常強烈的地域特征,以四大文明古國為背景的物質文化社會,在不同國家里出土了諸多帶有地域特征性的體育文化,古代兩河流域出土的蘇爾美人的馬拉戰車等,古埃及的毀滅之神濕婆,古中國的戰果銅壺上的禮射圖等成為了不同地域體育發展不同的佐證。
  二、制度文化下東西方體育發展方向的迥異
  社會學家普遍認為:制度文化是人類在物質生產過程中所結成的各種社會關系的總和。社會的法律、政治、經濟制度以及人與人之間的各種關系準則等,都是制度文化反映。事實證明人類制度文化發展一直伴隨著人類社會關系變化而變化,而不同時期制度文化發展卻直接影響人類體育文化發展,勢必造就東西方體育演進方向不同。
  (一)古希臘時期
  古代東方制度文化以古代中國制度文化最具代表性。古中國普遍實行專制主義中央集權制度,以血緣關系為紐帶國家政治結構,其中文化專制成為政治專制副產品。但由于尚未實現權力的高度集中,從而造成古中國文化發展始終未出現斷層,而形成了以自我文化發展為主海納百川文化特征。而體育作為文化傳播的一種特殊形式,必然從觀念到組織運行等方面受到中央集權制及制度文化影響,從而選擇體育的方式必然是重視內在修為,強調以內為基,以外為輔的身體活動成為人們解壓和內省的運動方式,也成為古代東方主要體育文化特征。
  而古代西方制度文化以古希臘和古羅馬的制度文化最具代表性。古希臘是以小國寡民,分邦治之的政治體制,基本實行民主制。而古羅馬卻經歷了從共和走向帝國的政治變化,以法為權的羅馬法成為其制度文化的代表。特殊制度造就了古代西方文化發展短時間內達到高峰的現象,古希臘人直接繼承和發揚了埃及、巴比倫和地中海沿岸各古老文化。于是崇尚外在表現的文化特征成為古代西方主要的文化特征,體育作為直接展現外在美的主要載體,力成為主要的運動形式。但由于中央集權分散,羅馬王朝迅速分裂而滅亡,歐洲進入黑暗年代,西方文化的發展也出現了斷層和新的文化模式。
  (二)歐洲中世紀時期
  以中國為代表東方社會,處于兩晉南北朝至元朝結束時期。政治更迭是文化的繼承和發展,而推崇的制度文化建設存在人性的一面,從而使體育文化進一步發展。特別是南北朝時期崇尚以普度眾生為理念的佛教,于是體育文化的表現及運動形式確實是披上了“以人為本”的外衣,尤其是民間體育文化得到了快速的發展。
  而文藝復興以前,西歐大部分領域處于落后狀態。隨著西羅馬帝國的滅亡到英國資產階級革命到來之前,封建統治者利用宗教奴役和教化民眾來保護其階級利益,以身體活動為運動的體育形式被遏制,僅有騎士教育存在少量的身體運動。也就是說,中世紀的歐洲制度文化建設中人性的被剝削,長期封閉的封建宗教制管理限制了體育文化的發展,諸多體育項目和運動形式被迫消失或遏制,從而造成了歐洲中世紀時期西方體育處于灰暗期。
  (三)工業革命時期
  東方社會仍然是自給自足的農業社會,文化一直作為農業社會的附屬品而存在,小農意識及封建制度諸多弊端滯緩此時東方諸多文化的發展,特別是中國,盡管印刷術和火藥誕生于北宋但卻發揚于西方,盡管蒙元時期出現了中國戲劇史和文學史上的重大事件元曲的誕生但僅限娛樂與貴族,這都說明中國封建歷史上思想文化禁錮制度存在已久,究其根本原因在于君權至上的封建專制統治,一切文化的傳播都將為其服務。正是在這種背景下,此時的社會理念是以宋明理學為基本,主張“靜”和“敬”,反對體育,限制了體育的發展。
  工業革命的到來,標志著社會正經歷上一個時代終結和下一個時代伊始的變更期。新興的市民階級開始登上歷史舞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逐漸在封建社會內部產生,其中特別是自由主義取代了重商主義,這些都體現了西方主張民主、自由、人性等價值理念。體育文化建設即使人性得到解放,也將體育融入到教育、休閑等諸多領域,使體育重新賦予了新的意義,內外兼修的體育發展模式開辟了西方體育文化發展的新篇章。   (四)近代社會以來
  近代社會是一個以西方文明發展為主體的社會,東西方社會存在迥然不同的發展模式必然促使東西方文化發展道路的不同。西方文化通過三次工業革命的變革迅速地完成了全球性的擴展過程,在全球范圍內建立起一個充滿西方強權特征的文化體系,而東方文化受封建統治根深蒂固的階級統治思想影響,強勢的西方帶著大炮和文化打開了東方的大門。東方一直存在的特色民族傳統體育模式在清代達到了高峰,卻伴隨著西方體操浸入,最終取代我國傳統的體育模式,確立了核心社會地位。因此,近代東西方體育發展的狀態:以西方體育模式權威的普遍建立,東方體育模式的全面讓步為背景的單元化體育發展狀態。
  三、風俗習慣性文化下東西方體育發展方向的迥異
  東西方風俗習慣差異最終根結于東西方文化的差異。而西方文化自古受宗教的影響,東方文化受封建主義思想的影響,使東西方風俗習慣文化間存在著差異性。西方信奉上帝,認為上帝寬恕罪惡,而東方普遍信奉佛教,認為佛光賜福。西方待人接物強調直截了當,而東方強調以和為貴。西方的愛,強調以神的名義表達愛情,被稱為“神的婚禮”;而東方的愛,講究憑人的力量宣揚愛的意義,被稱為“人的婚禮”。從中不難看出,西方自古呈現人性外在表現力,宣揚人的感性,而東方自古展現人性的內在自修力,闡釋人的理性。無論體育是以休閑化、世俗化、還是現代化的方式存在,體育都是以人的身心發展為核心而發展,東西方社會不同風俗習慣文化必然影響東西方體育演進方向的不同。
  四、思想與價值性文化下東西方體育發展方向的迥異
  (一)第一次思想與價值文化的交鋒
  四大文明古國的出現,文化領域的先導們開始了中西方文化領域的思想與價值觀的早期的交鋒:以孔子的儒學觀和早期印度的佛教思想的東方文化和以西方猶太教的一神論、古希臘理性主義思想為代表西方文化為對比,形成了早期具有鮮明地域特色的東西方文化。而這種文化直接影響了東西方體育的體育價值觀和體育方法等。
  孔子的“禮”與“仁”的思想,闡釋了以禮制治國,以人道治天下的儒學觀,而這種人道主義和秩序精神是中國古代社會政治思想的精髓,孔子強調倫理至上,“射”被當做君子之交的方式,形成了早期的古代中國倫理至上體育價值觀。
  而以古希臘理性主義思想的代表人物蘇格拉底反復強調做任何事情都離不開強身健體和精神,特別是《理想國》強調終身體育的重要性。猶太人的一神論認為神是宇宙的唯一創造者和萬物之源,而印度的佛教倡導多神論,宣揚因果報應,主張眾生平等,導致宗教觀念和種姓制度限制了人們參加體育運動的范圍,以瑜伽和保健術為代表的體育形式只能依附于宗教而發展。
  (二)以教育為主的思想和價值觀的文化交鋒的第二次交鋒
  歐洲中世紀的東西方思想和價值觀的交鋒是以教育為依托的文化交鋒。
  以中國為代表的東方,中國形成以教育為主的特征的思想和價值觀文化。引進佛學教育的中國,將戒欲輕生思想作為武術和養生的根本,并融合了朱子理學和顏李實學,形成以佛學、儒學、道學重新結合的中國文化思想大融合的開放、兼容的教育思想。勢必為體育文化發展注入新生機,先秦兩漢時期修生養性的氣一元論生命觀,禮之仁之的倫理至上的體育價值觀等體育思想得以融合和延續。
  而此時的西方形成以基督教義為根本的教育思想,提倡摒棄現實、鄙視肉體、棄絕一切歡樂和幸福的禁欲風,對人生和身體予以否定,導致體育滯后性;最具代表的教育思想便是騎士教育,倡導武技培養忠誠的武士道勇士,用于軍事的體育文化正是束縛于以基督教義為根本的教育思想而不得發展。
  (三)14-18世紀末的第三次交鋒
  明代王陽明曾說:“圣人與天地民物同體,儒、佛、老、莊皆我之用,是之謂大道。”明代顏元一反程朱理學“重心輕身”,提倡“文武相濟”“兵學合一”全面發展的儒家體育的教育觀,從中難看出,明末思想仍未能打破以儒家思想為主統治。到了清代,閉關鎖國政策加強了思想文化專制,使得思想解放走到了瓶頸期。盡管此時的中國體育正向休閑化和世俗化發展,但人的身心受中國社會發展大背景的影響,體育的休閑化和世俗化是否是曇花一現呢?留給后人佐證。
  14-18世紀未,近代西方思想經歷了文藝復興、宗教改革到啟蒙運動的思想文化運動。文藝復興將神的光環世俗化,宗教改革又將世俗神圣化,啟蒙運動使人的主體性價值得以體現。文藝復興以人文主義為核心內容,人文主義代表人物彼特拉克提出要以“人的學問”代替“神的學問”,宗教改革是以馬丁路德為代表,提出因信稱義、信仰得救、先定論為核心內心的人文主義宗教觀;啟蒙運動是以宣傳理性、民主、科學、平等的理性主義為根本的資產階級思想解放運動。不難但看出,近代西方思想仍站在理性角度思考人性的發展。體育是以人為根基,以人的身心發展為根本的社會活動,體育作為人的內在和外在表現形式,人性思想的解放,體育運動方式勢必解放。
  (四)十九世紀以來
  十九世紀以來,西方社會用“大炮”和文化打開了東方社會大門。作為“大炮”的前鋒先進的西方思想迅速滲入以中國為代表的東方文化中,封建近代式—“師夷長技”,再到資本主義近代式—“民主共和,”再到新民主主義革命“馬克思主義”傳播,與西方倡導民主、科學、理性、民權、民生等思想不融而合。及目前西方主張普世價值觀與以中國為代表主張科學發展觀的思想交鋒,求同存異下,使原本處于不同軌道思想文化不斷碰撞火花。思想文化上的交流融合和據理力爭,體育便成為人類認識自己,改造自己的特殊途徑,使體育具有系統、規范、科學的方法體系,全新闡釋人文主義體育價值觀和體育人生觀。
  五、結論
  “人類一直靠軸心時代所產生的思考和創造的一切而生存,每一次新的飛躍都回顧這一時期 ,并被它重新燃起火焰”。 [2]記載于紙張上是文化,口口相傳是文化、模擬創造是一種文化,身心抒發更是一種文化,人類痕跡形成人類文化,無論是制度文化,物質文化,風俗習慣文化還是思想價值觀文化都是社會總文化的一部分,每一次文化領域的飛躍都帶給了社會總文化新氧氣、新生機。而文化的核心是人,體育作為人類文化傳播特殊載體,東西方不同時期文化特點必然體現不同時代、不同地域的以人為本的體育發展觀和以人性發展的體育建設觀,也必然影響東西方體育的演進方向的不同。
  基金項目:2011年廣西研究生教育創新計劃項目,即廣西研究生教育創新計劃資助項目,項目編號:2011106031204M12。
  參考文獻:
  [1]中共中央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著作編譯局.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三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2][德]卡·雅斯貝爾斯.歷史的起源與目標[M].北京.華夏出版社,1989.
  (作者簡介:錢    茹(1981-),女,漢,廣西師范學院研究生,研究方向:體育人文社會學。)

推薦訪問:東西方 演進 社會學 視角
上一篇:中職生學習數學心理障礙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