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月車站 如月文學社

來源:圖像動畫 發布時間:2019-06-19 04:09:07 點擊:

  夢醉   ● 河南省信陽市五中如月文學社 劉錦鵬   當你嘴角撇落下一滴口水,兩眼怦然睜開,瞳孔里印下一片留白,想象著醞釀一夜漸行漸遠的縮影,心里會不禁感嘆:哦!我夢醒了。
  可你醉過么?
  額……醉得飄渺如煙,似真似幻,一切都像一池清泉的倒影,印滿了這個世界,粗獷的變得些許細膩,細膩的被無限放大。
  我沒有熊皎的“松島鶴歸書信絕,橘洲風起夢魂香”,也沒有司空圖的“夢里思甘露,言中惜惠燈”,有的只是對夢的一片癡情。它有時天真爛漫地笑,有時默默抽泣,有時翩翩起舞,有時文靜寫作,微微一靠近竟“唇齒留香”,牽著它的手在這片樂土開墾。縱使它有千萬個性格,我也深深地醉在其中無法自拔。
  夢是一片精神的樂土,你是這片樂土的主人,置身于這片如六芒星陣的地方,盡情綻放著你的夢想,一切的一切都觸手可及,就在這薄如蟬翼的紗巾后,一陣陣羅蘭香透徹出來,沁人心脾,想伸出手去觸摸,卻如含羞草一樣迅速合攏,一切都開始枯萎,美好化為烏有,帶你重回現實……呵!真有點“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的韻味。
  醉在夢中突然驚醒,不像是夢一場,像是喝了龍舌蘭被人一腳踢醒。心是空虛的,冷的。腦子一片空白,愣愣地呆在那里。
  耳畔突然捕捉到一聲鳥鳴,陽光灑在床鋪上,聆聽現實的交響曲,品味酒韻般清晨的處子芬芳。呵!醉在夢里,活在現實中,相互交織,豈不美哉!
  (指導教師 丁一月)
  一場華麗的青春鬧劇
  ● 河南省信陽市五中如月文學社 吳華淼
  依舊漫步在青春的那個老城小巷中,頂著童稚的臉,初見了青春那場細雨。又相逢了花季的憂郁心事。撐著那把象征著莫名心情的藍底碎花傘,一步一步踏過了孩子氣。
  一場華麗的青春獨角戲已拉開帷幕。
  也許我們該明白,許多流年都從我們指尖流逝了。當再次觸碰時會發現,如今的我們變了模樣,變了信仰,還有那顆曾輕狂跳動的心。
  或是瞳孔里那個俊朗的身影,又或是那個跩地的長裙美麗。嘿,少年。踏著自己曾天馬行空的夢,回歸吧。即使是個心酸的甜。我們依舊雙手插兜用自己酷帥的口哨聲昭告自己的并不低調的青春。
  當初年少的日子,像塵封多年的膠卷。在某日掌心里所殘留的記憶遺漏時,依稀記得自己昔日的稚氣天真,也不由得勾起唇角,自嘲抑或是微笑。踱步在夜晚街燈下,昏暗的光線一點點描繪著眼角眉梢,那呢喃,必是每個人的獨家心語。
  我知道,十幾歲的天空是動蕩晃搖的,我們會寫出那些傷感的文字,我們會歇斯底里地哭泣,吶喊。至少,不會太平凡,我們不會像小說里那樣有著灰姑娘或王子的故事,至少我們灑脫過。
  青春期,不是敏感詞。青春,也不是放肆不堪的。它是我們人生的過渡,當自己的心,完好無損地漫過不溫柔的雨季時,我們自有我們的朝氣。
  當自己一人獨角戲落幕時,別忘向我們的青春致敬。
  青春是什么?青春是后來我們長大了,青春同稚嫩一起老去。
  (指導教師 吳臘梅)
  我學會了愛
  ● 河南省信陽市五中如月文學社 袁若男
  兒時的我,是母親的小尾巴,總愛粘著母親。
  小時候生活有些拮據,只有在我或姐姐過生日的時候,母親才會煮上她珍藏的雞蛋。那時我便兩眼發光,緊緊盯著浸在水里的雞蛋,就好像看到了稀世珍寶一般。
  小時總愛吵著母親說要吃雞蛋,總愛問母親,為什么別人家總能吃到雞蛋,而我們家只有在逢年過節或是我和姐姐過生日的時候才能吃到呢?母親總是輕輕地嘆了口氣,無言以對。幼時的我不懂事,便搖著母親的胳膊硬要問個究竟,母親摸摸我的頭,看著遠方的天空,不再說話。我看到有亮晶晶的東西在母親眼里閃爍,我以為母親眼里藏有珍珠。
  后來再大一點,入了學堂,母親便和父親商議著去外地謀劃經濟。于是在一個黃昏,他們背著大大的包裹,迎著黃昏,迎著那條不知前程的蜿蜒小路,走了。我死死拽住母親的衣角,淚眼婆娑地看著她,母親狠心地掰開了我的手,轉身,和父親一起,向著夕陽,走了。她沒有理會身后嚎啕大哭的我,毅然決然地走了。
  最開始的時候天天想念母親,夜里躲在被窩偷偷地哭泣。后來時間久了,習慣了,不再那么想念了。每每想起,也只是那一瞬間的失神。
  再大一點,我有了自己的思想,我開始變得成熟,甚至有些冷漠。母親和父親會在淡季回來住一段時間,然后接著出去為我的開銷而忙碌。母親回來的時候,我只是淡淡地叫了聲“爸”“媽”,便沒了下文。母親顯得有些拘束,輕輕地“哎”了聲,搓著雙手,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我便察覺到,我與母親之間,有了微妙的變化。
  我不再像小時那般,什么事都告訴母親,不愛圍繞在母親身邊,做她的小尾巴。正值青春叛逆的我,開始挑戰母親的權威。不聽她的話,愛頂撞她。母親多年不在我身邊,我便有了些冷漠的性格。對于她的關心總是愛理不理,母親覺得虧欠我,便容忍我的任性。于是我變本加厲,一次次傷害母親的心。每當這時,母親便會高高地舉起她的手,眼神復雜地看著我,我冷冷地看著母親,而她的那一巴掌,終究還是沒落在我的臉上。
  在開學前,我陪著即將又要去外地打工的母親買些衣服。在轉了好幾家店都沒有找到合適的衣服后,我終于不耐煩了。于是轉過身,想要對母親發牢騷。可是我卻突然看到在母親的右耳處,在那些垂下來的發絲里,有一根白發,明晃晃地刺痛了我的眼!
  我有些不知所措。父親身體一直不好,干不得重活,不能勞累,家里的一切都是母親一人操勞的。在我看到母親的那一根白發前,我從來沒想過,這個動作麻利,行事風火堅韌的女人有一天也會老。我忽略了她將近半百的年齡,我甚至不愿意承認,母親老了!
  有什么東西在心底悄悄破碎,蘇醒,成長。我看到一個堅韌的母親為了她的孩子,為了她的家,操勞了大半輩子,卻從來沒有想過自己。
  或許母親并沒有發現自己的白發,現在的她身體依舊健朗,連她自己都忽略了她的年齡。
  我輕輕地挽起母親的手,母親詫異地回過頭,我回報給母親一個燦爛的微笑。母親輕輕拍了拍我的手背,轉過頭若無其事地接著走。那一刻,我仿佛又看到兒時出現在母親眼里的珍珠,悄悄地溜了出來,落在了滾燙的地面上,“撲哧”一聲,消失不見了……
  (指導教師 王豫秦)

推薦訪問:如月 文學社
上一篇:[小學低年級學生閱讀能力的培養] 小學低年級計算能力培養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