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敘事下的宏大主題|宏大敘事

來源:數學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9:44 點擊:

  摘 要:包天笑短篇小說《愛神之模型》,簡單近乎直白的情節、平鋪而直敘。傳統的敘事模式背后,隱藏著他對社會風尚的冷峻思考、對社會價值生成原因的深層探究,從而構成了小說篇幅短小之下的宏大主題。
  關鍵詞:傳統敘事模式;社會價值生成
  作者簡介:雷文文,女(1984.6.5-),陜西延安,延安大學,語文課程與教學論專業。
  [中圖分類號]:I206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1-0-01
  開一代通俗小說之先河的鴛鴦蝴蝶派,在其創作的發軔之際,遭到了以茅盾、朱自清為首的主張革命文學創作作家們的強烈反對和批判。一時間“棒打鴛鴦”的熱潮使得被公認為鴛鴦蝴蝶派作家們矢口否認其與該派的任何聯系。然而該派的作品卻經住了歷史的考驗,幾十年間讀者群體不僅不減初始時的癡迷,反而愈加狂熱起來。這些作品特有的藝術魅力和其強大的讀者效應,使得主流文學界開始全面審視這個集體。2000年4月,范伯群先生主編的《中國近現代通俗文學史》一書,更是試圖通過“兩個翅膀論”為鴛鴦蝴蝶派及其創作正名、翻案。本文僅從該派成員包天笑的個別作品展開立論,試圖從全新的角度觀照作品。
  包天笑是鴛鴦蝴蝶派早期創作的主要作家。劉揚體所著的《鴛鴦蝴蝶派作品選評》一書中寫道:“一九三六年十月,他(即包天笑——筆者注,文中括號內容均為筆者所注)和周瘦鵑一起,與魯迅、郭沫若、茅盾等二十一人共同簽名發表《文藝界同人(仁)為團結御侮與言論自由宣言》,便表明了它在鴛鴦蝴蝶派作家中作為主腦人物的名聲和地位。”1盡管眾作家均認為其創作的總體傾向并未脫離鴛鴦蝴蝶派的文學旨趣,然而,其短篇小說《愛神之模型》卻鶴立“鴛”群,顯出了其主題上的深刻和宏大。
  小說講述的是一個畫家要畫一張裸體畫的故事。留學回國的方畫師想要畫一幅名為《愛神》的裸體女像,然而要取得成功,“便真要有個女子,脫得赤裸裸的”站在畫家面前,盡情描摹。礙于這模型的特殊性,只得求于自己的妻子,然而,妻子“上床夫妻,下床君子”和“夫妻敵體,男女平等”的言說使得無言以對。之后又在找其妹妹商議時遭到側面而堅決地拒絕,無奈在幾經波折之后,于眾妓女中找到了一個模型,繼而畫之并大獲成功。故事主要以“愛神”的裸體畫為主要線索,先后引起了大小不等的幾次沖突。“愛神”一詞源自公元前五到四世紀的希臘文化的極盛時期。這一類型的主要藝術作品還有著名的《維納斯》、《維納斯的誕生》等。與“愛神”一詞同時傳入的還有以“愛神”為偶像的藝術崇拜。本小說的主旨之一大體與此崇拜風潮相關。
  從文本的敘事模式和結構模式而言,小說仍帶有很強的“明清”色彩。故事情節簡單,平鋪直敘,毫無懸念可言。故事開篇主人公方畫師出場,簡單介紹其出身和經歷以及教育程度。方畫師身份的特殊性在于其“在國外留學歸來”,“吸收了東西方洋美術的新空氣,處處都用美術的眼光觀察一切”。而其所處的時代使他“一回到祖國,就覺得隨處都成障礙”。而他所想要畫的裸體畫的藝術夢想成為了故事延展的根本線索。妻子、妹妹以及妓女婉華的各種理由的拒絕,友人的直言不諱讓其找個下等妓女了事的勸告,任何“節外生枝”似乎都帶有水到渠成的合理性和連貫性。然而傳統文人“流水賬”式的敘述結構并未消減這篇兩千余字的小說的藝術效果。而這主要得益于小說背后宏大的、帶有濃厚哲學色彩的同時富有社會啟示意義的主題。
  小說結尾處可謂畫龍點睛的神來之筆。方畫師的《愛神》一經披露,就引發了巨大的反響,“大家都覺得這幅畫的高妙,恨不得都向這愛神膜拜,還有那許多癡男怨女,受了戀愛的不自由都愿俯伏在這愛神的腳下”,然而作為愛神之模型的妓女阿四卻在一旁犯嘀咕,“怎么我一個活的裸體人,遠不及那畫上死的裸體人尊貴呢?怪事!怪事!”這個看似荒唐的結尾卻是對社會、對藝術、甚至對價值的無情質問。
  這個結尾的問句似乎在告訴我們:藝術的美來自于對世俗善惡生活的絕對提純。妓女在現實生活中從事著下賤、無恥的行當。然而正是這樣一個出賣肉體茍生的人,最終卻成為了人們“頂禮膜拜”的裸體女神的模型。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了美和丑的合二為一,人們只能接受一個從“丑”中離析出的、經過提純美化之后的形象,卻不能接受一個美和丑連體的“胎模”。稍微細心的讀者會發現,造成這一切陰差陽錯的原因僅僅是在裸體畫的背上“裝著雪白的兩翼,照著光明的圈子”以及冠了個“愛神”的名義。由此,我們不難發現作者的另一層意義則從藝術的思考轉向了對社會觀念和社會價值的追問。
  如果作者的客觀思考僅僅停留在對這種社會價值的追捧和崇拜現象的正確性上,停留在這種價值的正確與否上,顯然小說還構不成筆者所謂的“宏大主題”。小說最后妓女阿四的“哈姆雷特”式的困惑與追問,其實更是作者冷峻而嚴肅的思考。而這種思考已經超越了“價值”本身,從而抵達了對“價值”生成的原因的深刻叩問。小說對“愛神之模型”一波三折的尋找經過大加渲染、鋪陳,顯然并非無心而至。作者是要通過這種渲染,達到對后來裸體畫一路風靡現象的原因的“條分縷析”,從而有意引導讀者進行深層的質疑與反思。社會中那些眾星捧月人人叫好的事物、那些盲目追求的狂熱甚至奉為真理的東西,我們是否思考過、審視過呢?筆者認為,作者在進行一種更為深刻的啟蒙,而這是完全符合20世紀初期的思想風潮的。
  毫無疑問,魯迅的針對“國民性”的反叛式的批判,為兩千年來的中華民族繪出了一幅裸露人性的人格畫像。小說主人公的方畫師,用他近乎無奈和癡迷的手筆,為美丑俱存的妓女阿四畫出的“愛神”裸體像,而作者包天笑似乎也是一名別出心裁的畫師,為社會、為普通民眾畫了一幅裸體像,使得讀者在閱讀中微微地覺出了自己被暴露、被凝視的羞恥和暴漏。包天笑和“方畫師”這種身份的“形與影”的交錯使得小說更增添了奇妙的藝術效果。難怪劉揚體言說“這恐怕是他寫得最好的短篇了”。2
  參考文獻:
  1、《鴛鴦蝴蝶派作品選評》,劉揚體,1987年6月第一版,第14頁
  2、《鴛鴦蝴蝶派作品選評》,劉揚體,1987年6月第一版,第14頁

推薦訪問:敘事 宏大 簡單 主題
上一篇:[梁實秋散文幽默風格的成因及作用] 梁實秋代表作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