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媒介視聽價值的創新與守成:視聽媒介的本性

來源:數碼 發布時間:2019-06-19 04:20:21 點擊:

  摘 要:2012年夏季熒屏因為《中國好聲音》的出現而變得熱鬧非凡。在選秀節目日漸式微的今天,獲得如此反響可謂難得一見。本文試圖從電視本體的角度出發對這個大型電視音樂選秀節目加以審視、思考,以期豐富人們對“中國好聲音現象”可能引發的一場新的電視媒介節目差異化、內涵化、可持續化發展的嶄新認識。
  關鍵詞:中國好聲音;電視媒介;品牌價值
  作者簡介:張媛,(1983.11-),女,湖北武漢人,碩士研究生,現于咸陽師范學院文學與傳播學院擔任新聞學教師。
  [中圖分類號]:G206.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1--02
  2012年,一檔由浙江衛視制作的歌唱類娛樂節目《中國好聲音》亮相熒屏。一時間在全國電視欄目中掀起一股觀看熱潮,收視率不斷被刷新,無疑該欄目成為了2012年電視娛樂節目的最大贏家。論及中國內地真人秀發展歷史,一炮而紅的《超級女聲》讓2005年成為中國電視發展無法回避的年份。但經歷了“七年之癢”的中國內地選秀節目《中國好聲音》因極具鮮明個性的特點,迅速點燃大眾激情,以野火燎原之勢竄起火遍神州大地成為中國電視的標桿作品。與此同時,《中國好聲音》所代表的電視文化現象也引起了各方關注。
  在電視媒體行業,沒有節目是不行的,就像商場不能沒有商品,學校不能沒有學生一樣。在現今電視媒體競爭的白熱化階段,為了讓節目在消費文化下吸引受眾眼球,提高收視率,各家衛視都使盡渾身解數。地方電視臺想要脫穎而出成為全國收視之首一定要回歸本位以節目為王,這就需要優秀的有影響力的節目。哪家電視臺擁有優秀電視節目,就等同于擁有了頻道,擁有了觀眾,擁有了高收視率更擁有了廣告。只有這樣才能使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達到高度統一近而實現真正的市場價值。
  電視早已成為大眾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種存在形式。由于大眾傳媒商業化程度的加深,隨著市場化的步伐加快、產業性質的凸顯,電視節目娛樂化的趨勢愈演愈烈已成為一種必然的現象。美國心理學家威·斯蒂芬森在《傳播的游戲理論》一書中首次將大眾傳播的功能歸結為獲得一種滿足感和快樂感,把媒介的娛樂功能推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因為媒體,我們的眼球注定不會寂寞。同質化的各種唱響各種夢想秀達人秀讓觀眾厭倦了屏幕上相似的節目內容,也早已透支盡觀眾的熱情和信任。相反,現如今的求職婚戀節目正有大肆崛起之勢。《娛樂至死》的作者尼爾.波茲曼也強調娛樂是電視上所有話語的超意識形態,他從意識形態的高度指出了娛樂在電視傳播中的重要地位,肯定了大眾媒介的娛樂性。就在多家衛視節目鳴響戰鼓,選秀節目已漸顯疲態身陷囹圄面臨絕境之時,《中國好聲音》這檔以聲音命名,以聲音立意言志,以聲音打動人心的節目橫空出世絕處逢生成為中國電視新的標志。節目開播至今已有三期,所受到關注與好評大有超過當年《超級女聲》之勢,其欄目的成功值得我們探討。
  一、獨特的電視理念:電視節目的藝術內涵
  《中國好聲音》被大批觀眾稱為“這是今夏最成功的音樂節目!”。除了普通觀眾叫好叫座,在電視微博等媒體上也是一片贊譽。在浙江衛視推出《中國好聲音》之前,其原版2010年荷蘭制作的《The Voice of Holland》早已火遍全球。這個節目被世界46個國家購買了節目版權并且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收視成績。浙江衛視則是花費重金買下了《美國之聲》的版權。但是在國外取得成功并不代表嫁接到國內就能迅速落地生根開花結果,能在2012年的暑期檔娛樂節目大混戰中獨樹一幟,除了真人秀節目形態與本土模式研究外,得益于在具體節目中融合思想性、藝術性為一體,既糅合了真人秀的要義,又把握了“電視回歸大眾、娛樂優先平民”的精髓,在傳遞正確價值觀輸出正能量的同時,大大增加節目可看度。無論是對于整個電視娛樂界還是浙江衛視而言,在這個大眾娛樂大眾的新時代,《中國好聲音》無疑是一次具有顛覆傳統娛樂節目制作理念的有益嘗試。
  節目定位是“中國首檔大型勵志音樂評論節目”,所以作為中國第一夢想頻道的浙江衛視在節目理念上不停鍛造強化追夢為主題。不落俗套的節目形式和勵志屌絲的成功逆襲,追尋夢想路上不怕痛不怕迷惘所傳達積極勵志向上的力量。讓觀眾在視覺聽覺雙感官愉悅享受同時受到鼓舞。節目展現多元化多層次豐富立體的情感故事,輸出正確價值觀傳遞正能量,有意識的和觀眾形成精神層面的良性互動。先聞其聲,再觀其人。“好聲音”轉椅的設計,打破了種種選秀的窠臼,試圖回歸音樂本質,創造了與眾不同的獨特賣點。這種由精英主導向大眾主導的轉型極大彰顯了節目的文化意義。
  “聽音盲選”部分是一個新穎的設定,它更突出好聲音這個內核,達到返璞歸真的定位和形象塑造。先聞其聲再看其人,尤其是反差強烈的選手戲劇性會更突出。所以帶給觀眾們盡情地期待享受。 《中國好聲音》也啟示我們,只有注重節目形態和內容的組合變化,進而融入其他節目要素,以更新穎、更熱鬧、更能吸引受眾參與的形式出現,才能進一步滿足大眾和時代的需要。
  二、新穎的制作手法:電視節目的價值構成
  為受眾呈現眼前的電視節目制作是動態的。運動意味著變化而變化意味著新鮮。新鮮意味著有源源不斷的嶄新內容,嶄新的內容意味著會呈現出不同的性格。節目組用豐富自然的元素打造《中國好聲音》。在傳播途徑上,巧妙實現了電視、電信、電腦三網合一。傳統電視媒體的現場轉播扣人心弦,各種宣傳廣告鋪天蓋地,加上網絡、移動技術的完善,使得觀眾情緒的及時表達有了可能。在節目形式上,導師組的學員們互相PK,這種緊張而殘酷的選拔,對電視機前的觀眾有天然的吸引力,直接導致收視率的節節上升。而比賽就一定會涉及公平的問題。這是電視制作者不可回避的問題。如何設置比賽規則,使其盡可能排除額外干擾因素,讓觀眾覺得公平公正,成為了重要的因素。除此之外,節目的成功離不開鮮明的兩大特色:
  1、四位導師分工明確   好聲音包含“導師盲選”、“導師抉擇”部分,在節目播出不久,四位明星導師的表現便贏得了一片喝彩。相較于以往中國電視的選秀節目,評委都是采取單調陳舊的打分形式,刻板沉悶的評價方式。亦或者是另一極端轉變,評委一個賽一個的毒舌犀利尖刻不講情面不留余地,而中國好聲音的評委以更加平和親切的姿態融合節目。所以好評委也能帶來好收視。這些大明星們都不再端著擺著,他們放下架子以平等的姿態在學員之間架起了一座信任的橋梁。樂壇領軍人物劉歡,平時給人感覺是嚴肅沉穩內斂,但在好聲音的舞臺上,每當聽到動人歌曲時會流下真摯感動的淚水,也會以脫帽行為來表示贊同認可鼓勵學員。唯一的女導師那英則更是將真性情表現得淋漓盡致,無論是為表示敬重三次上臺或在媒體評審投票時說出的肺腑之言都讓人印象深刻。楊坤表現的求賢若渴苦口婆心,尤其那句“我今年有三十二場演唱會”制造不少笑語。臺灣歌手庾澄慶則秉承歡樂的風格,不拘泥于條條框框營造愉悅氣氛。這些評委們互相插科打諢常有驚人妙語,也如同參賽選手一樣在這個舞臺上盡情釋放自我。
  2、參賽選手自我張揚
  花樣繁多的選秀節目越來越多的側重對選手背景經歷的挖掘。在消費文化盛行的現實土壤中媒體自覺完成了選手身份標簽情感故事的包裝。在這個娛樂至死的時代,這些選手們最好是十足徹底的草根,經歷過跌宕戲劇性人生,鍥而不舍守護著埋藏于內心深處的夢想。這些原本與音樂無關的內容都會無限放大成為受眾茶余飯后津津樂道的談資,讓現實生活中面臨諸多變動壓力被平庸生活折磨的觀眾實現情感消費達到宣泄排解。那些個站在光怪陸離時尚舞臺上的獨特鮮明參賽選手們,不論是舞臺上搖曳生姿的年輕麗影,還是在戴著面具最終戰勝自卑的歌手,都因自身個性給觀眾留下喜樂悲歡的深刻印象。還有北漂男孩辛酸打拼、輕度自閉男生沉浸歌唱等故事。他們或為愛情而唱,或為父母而唱,抑或為自由而唱的“狂氣”“才氣”“英氣”淋漓盡致的得到發揮極致。在音樂夢想的大旗幟下展示真實的眾生百態。而且這些選手的后續發展也較好。例如在好聲音的眾多選手中,獨樹一幟另類奇特的90后年輕姑娘吳莫愁除了音樂之路頗為順暢,似乎在時尚的路上也越走越遠。作為出道僅三個月的新人,學員吳莫愁已登上《嘉人》、《優家畫報》、《三聯生活周刊》等多本雜志封面,刷新了新人出道紀錄。
  在節目播出后還是不斷涌現出質疑事件,例如很多認識選秀節目的熟臉,尤其是套用煽情橋段張口閉口都是夢想動不動就潸然淚下有喧賓奪主之嫌外也會引起觀眾的視覺疲倦反感。所以后兩期節目中故事展示性部分明顯減少。節目組也發表聲明并不避諱也不排斥學員的背景,因為最終還是靠聲音實力說話。削弱故事因素加強對才藝因素的強調,這使節目組的制作更加有別于其他選秀節目。娛樂真人選秀節目作為紀實性節目,故事的存在不僅需要審美價值的討論,更需要倫理方面的討論。觀眾需要的是一檔真誠純粹的節目,否則,節目本身會陷入發展瓶頸。
  三、巧妙的市場運作:電視節目的品牌塑造
  相較于這一時期中國電視熒屏上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的電視選秀節目,但影響最大、討論最多、最具綜合社會文化效應的商業運作非《中國好聲音》莫屬。《中國好聲音》強化傳媒娛樂功能為大家生產快樂。他們不僅僅在做節目,更重要的是可以做品牌延伸。在當今信息過剩的社會,吸引人們的注意成為一種商業價值,獲得經濟利益,而在經濟上,注意力往往又會成為一種經濟資源。在這種經濟狀態中,最重要的資源是大眾的注意力,只有大眾對某種產品注意了,才有可能成為消費者。而在電視娛樂圈,注意力經濟就會轉化成為現實可觀的收視率數據。粗制濫造的節目會很快被撤銷拋棄。《中國好聲音》因為一方面有效利用新聞性,另一方面深諳娛樂規則,所以自然而然成為了中國好生意。
  1、靈活的廣告和宣傳
  《中國好聲音》開播以來收視率一路飆升。擁有超強關注度的藝人直接帶來了節目收視率的提升,廣告收益隨之而來。2012年9月1日至28日,浙江衛視共有七天全天收視達0.338,以絕對優勢穩居全國省級衛視之首。在市場“蛋糕”的爭奪中穩居第一。根據節目組提供的9月21日的收視份額來看,《中國好聲音》深受實力觀眾喜愛,而25歲-54歲高收入實力觀眾的收視份額就占到50%以上。借助《中國好聲音》這個有價值的傳播載體,節目組第二季的廣告資源拍出了10個億。加多寶的冠名權冠名費漲到了2億。當初15萬一條下單的《中國好聲音》,到第三期節目播出時,單條廣告已經提高到全國衛視的最高價36萬。企業之所以愿意不斷砸下重金在節目上,因為他們投放的廣告轉化為現實的品牌增值銷量增加。在營銷推廣上,企業也在找尋自己的文化內涵價值,只要找準契合點,電視節目就一定能達到良好的宣傳效果,節目的發行營銷也能獲得口碑收視率雙豐收。大眾文化需求的迅速擴張,為多元化發展的電視文化表達提供了生存和發展的沃土。企業、冠名贊助商和節目制作單位默契配合聯動運作,和卷入這場互動娛樂節目的新聞媒體、粉絲及普通電視觀眾一起創造了頗具市場價值的財富盛宴。
  2、凸顯的品牌價值
  電視節目在可看性、平民化、互動性等節目元素基礎上開鑿另一活水,形成自己節目特色。節目巨大的成功和后續體現出來的可持續發展力使得好聲音的影響不容小覷,節目本身同選手自身都形成價值并引發品牌延伸運作。這些都反映了好聲音選秀賽程的結束和后好聲音時代的開端。好聲音品牌一旦形成,就開始進一步的挖掘其商業潛能,開始放大節目品牌,大肆消費其偶像特質。洛文塔爾提出傳媒推出的偶像大致可以分為生產偶像和消費偶像。在對媒體報道的分析中,《中國好聲音》四位導師麾下的學員們早已陸續與星空簽約,在參加完上海總決賽后馬不停蹄的加入后續的全球巡演行列。層出不窮的歌演等相關領域的產業鏈還在不斷拓展延續。選手們出唱片、拍廣告、做訪談、圖鈴下載、商業演出、網絡項目等構成龐雜財富產業鏈。與之前眾多的電視欄目乃至電視頻道單一地依賴廣告收入不同,《中國好聲音》從節目策劃、節目制作播放、市場運營,到品牌運作與衍生產品開發,整合了各個相關產業,形成了完整的商業運作模式。持續高熱的關注帶來持續攀升的收視率,促使品牌的社會認知度不斷提高,市場范圍不斷擴大,優勢品牌發展不斷強化。
  四、結 語
  競爭中涌現的生存壓力不斷地困擾著在市場夾縫中的電視人,沖出重圍的《中國好聲音》無疑成為了電視音樂選秀類節目中的新范例。但其可能代表的一類新的電視媒介節目如果想要獲得持久發展繼續保持強勁的影響力,就必須注重加強節目自身形態的探索創新,樹立精品意識真正贏得觀眾,最大限度的優化節目內容,以熱鬧、新穎、受眾廣泛參與為出發點和落腳點,以此來保持節目在觀眾心目中的吸引力,保持節目的旺盛生命力,努力避免娛樂選秀節目落入同質化低俗化媚俗化的怪圈,讓我們的電視熒屏健康豐富多彩。
  參考文獻:
  1、尼爾伯茲曼. 娛樂至死[M].廣西: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4:114.
  2、郭慶光.傳播學教程[M].北京 中國人民出版社,1999:231-250.
  3、朱金平. 受眾對媒體逆向傳播之探析[J].軍事記者,2003(08):15.
  4、戴維·莫利.電視、受眾與文化研究[M]. 北京 新華出版社,2005:89.
  5、[英] 羅杰·迪金森等,單波等譯. 受眾研究讀本[M],北京 華夏出版社,2006 (1):173 .
  6、陳衛星.傳播的觀念[M]. 北京 人民出版社,2008.

推薦訪問:守成 媒介 視聽 價值
上一篇:大學生信仰 網絡環境下加強大學生信仰教育的對策研究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