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民族地區經濟可持續發展之我見]福利制優劣之我見

來源:數碼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5:13 點擊:

  自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初以后,分居在全國各地的一些少數民族,在現代化潮流的沖擊下,他們的傳統文化和生活方式殘存無幾,加之落后觀念造成文化素質不高,市場經濟意識淡薄,在強大的市場經濟條件下危及到民族的生存。民族生存問題本質上就是簡單文化與急劇變化了的環境關系問題,再者周邊環境以及漢族的經濟、文化發展影響更顯得民族地區的經濟落后。為了使分居在青海各地而相對集中的民族地區振興經濟繼續保持和發展本民族經濟,筆者認為應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
  一、民族地區經濟發展的滯后性
  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實現各民族共同繁榮是我們黨民族工作的根本宗旨。早在1952年11月,毛澤東同志在接見西藏致敬團代表時就指出:“如果共產黨不能幫助你們發展人口,發展經濟和文化,那共產黨就沒有什么用處。”(《接見西藏代表談話的要點》,《人民日報》1952年11月22日。)新中國成立以來,黨和國家滿腔熱情、誠心誠意地支持、幫助少數民族和民族地區發展經濟,制定和實施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
  2005年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任吳仕民同志在民族地區經濟分析會上認為,在“十五”時期,民族地區自己和自己相比發展很快,但與全國或東部相比,經濟發展不論在速度上還是在質量上都落后很多。“十五”與“九五”相比,民族地區GDP占全國的比重從89%下降為85%;人均GDP相當于東部地區的比重從39.2%下降到2004年的36.7%。西部少數民族占全國少數民族地區的絕大多數,可以說西部少數民族地區經濟與全國、東部地區的差距是很大的。那么我們青海的民族地區的經濟與東部相比差距更大。
  影響青海民族地區經濟發展的原因很多,歸結起來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1、自然條件惡劣。自然條件惡劣表現為居住環境差、干旱、自然資源貧乏等。加之廣大農村經濟發展緩慢的影響,致使整個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發展相對緩慢。
  2、社會條件較差。由于歷史性的原因,民族地區的社會形態發展過程中形成的社會發育程度低,使得其文化素質差、文盲現象嚴重。如青海省循化撒拉族自治縣的總人口中不識字或識字很少的人占的比重很高,其中小學以上文化程度僅占總人口的23.4%。由于受傳統文化“女子無才便是德”的影響,女性文盲率更高。在育齡婦女中不識字或識字很少的占94.4%;由于農牧民的觀念陳舊造成勞動技能差,相當一部分農業區的少數民族的現狀是“大錢掙不上、小錢不愿掙、推日下山”。如此造成惡性循環特別是近幾年賭博成風,有錢的大賭,沒錢的小賭,直到傾家蕩產、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由于受文化水平的影響,他們的擇業觀是“做生意不穩、辦工業沒個準、搞飼養太危險、種莊稼最保險”。對生活的態度是“糊湯菜面不斷、大家能吃飽飯、不求兩轉一響、只求瓦房一間”。
  3、基礎設施建設滯后。少數民族地區基礎設施建設滯后主要表現在交通和通訊上。通訊線路少,質量差,整體通訊能力嚴重不足,交通設施相比之下有了一定的發展,但由于少數民族自身的原因如居住分散無法使道路處處通,故此很多發展的機遇受到交通的制約。
  4、少數民族地區由于市場化意識比較淡薄,所以市場化程度較低,體制改革相對滯后,非國有經濟發展相對緩慢。這是以國有經濟為主導的少數民族地區經濟之所以難以實現高增長的重要原因之一。
  5、產業層次低,比較效益差。少數民族居住區主要分布在農牧區,其第一產業比重下降,落后于全國平均水平,少數民族地區采掘工業和原料工業等資源型重工業所占比重較高,投資效益較差。據統計,1998年青海采掘工業和原材料工業產值占工業總產值的比重高達70.6%,遠高于東部地區的24.6%和全國的28.9%。不可否認,青海民族地區的這種資源密集型工業結構曾對緩解國家能源、原材料短缺,促進本地區經濟發展做出過貢獻,但是,對自然資源的過度索取和“三廢”排放也造成嚴重的生態環境問題。
  以上這些因素嚴重影響或制約著青海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特別是特困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處于停滯狀態。這些因素長期得不到改變,經濟發展就形成了惡性循環。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發展滯后的根本原因是自然條件和社會條件都差,而這些自然條件和社會條件是在一個較長的歷史過程中形成的,顯然不能馬上通過一定的外部力量的作用立刻就把這種劣勢的自然條件和社會條件轉化為與東部地區具有相當優勢的自然條件和社會條件。我們要從實際出發,努力創造條件來改變我們目前的落后狀況。
  二、實現民族地區經濟發展的幾點思考
  針對上述制約青藏高原民族地區經濟發展的諸多因素,實現青海少數民族地區跨越式發展,需要在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提高全民文化素質的同時,要重點做好以下幾方面的工作:
  1、加大補償力度。要加快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必須建立完整的利益補償機制,主要包括:(1)實行自然資源有償使用制度。資源開發必須對生態環境的維護和未來發展利益給予補償,資源增值轉移必須對當地居民優先受惠權給予補償,補償費計入資源價格。(2)規范自然資源價格。自然資源價格應反映自然資源使用的成本。自然資源使用成本包括資源開發生產成本、資源消費成本、環境復原成本。資源品消費成本通過征收資源品消費稅補償。環境復原成本通過列支資源生產消費費用標準,對生態環境維護和未來發展利益的補償,補償費標準依據資源開發對環境的補償應滿足生態復原的要求,對未來發展的補償應當為消費者所承擔。(3)設立不可再生資源未來發展補償基金。
  2、加強基礎設施建設,盡力改造現有的自然條件。首先要加強自然生態建設,以退耕還林、天然林保護為主的生態環境治理和建設工作,加大對地質災害、草場退化、沙化等方面的資金投入和治理,并優先安排與各民族群眾生產生活相關的農田水利、人畜飲水、農電改造、鄉村公路、民房改造等基礎設施建設,提高民族地區群眾抵御自然災害的能力,切實改善人民群眾的生產條件和生活環境,并努力解決特困少數民眾的溫飽問題。其次,國家重點建設一批對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發展起關鍵作用的交通、水利、電力、通信、能源等公共基礎項目,規劃建設鐵路、高速公路和支線以及機構等盡可能向民族地區傾斜,以此帶動民族地區經濟跨越式發展。如玉樹機場的修建和開通,大大加速了玉樹地區的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這對玉樹地區的整體發展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3、大力發展少數民族教育事業。一個民族要振興、經濟要發展、教育要先行。筆者認為發展少數民族教育要做好以下幾點:(1)嚴格實行九年義務教育,提高教育普及率,為此,國家要加大對青海少數民族地區的教育投資力度,要加強教育投資發放的管理,各級政府不得以各種理由挪用或推遲發放教育投資,保證教育投資的及時到位;同時要加強九年義務教育法的宣傳,使少數民族地區兒童平等地接受教育。(2)改善少數民族地區學校的教學條件和教師待遇,增加教學設施的投資,定期派教師到條件較好的地區進修,提高教學水平,同東部地區學校聯合,在一些重點大學開辦民族預科班和民族班,盡可能多地招收少數民族學生入學,加快民族地區所需人才的培養。當然國家已著手此項工作,已和一些名牌大學合作招民族班,據筆者觀察,有一部分民族班學生文化基礎差加之不求上進,不但自己不學反而影響別人乃至影響到所在學校的學風。對民族生的管理也成問題,說語言不通、生活不習慣、講得聽不懂等等問題造成學校管理者無法管理,甚至個別學生喝酒鬧事聚眾打架,嚴重影響所在學校的教學、生活秩序。筆者認為管理好民族生不應該是校方一家管理,理應和派送民族生的當地教育部門配合管理,使效果更佳。(3)加強少數民族地區的職業技術教育,培養適合本地區經濟發展的人才,職業教育的重點理應放在農、林、牧、果林管理、家庭蓄養等方面,制定優惠政策,鼓勵畢業生到那些條件艱苦且與所學專業對口的貧困地區扶貧,加快貧困地區脫貧致富。
  4、作為民族大省的青海利用獨特的優勢加快發展旅游業。青藏高原獨特的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是全國其他地方所無法相比的,它在文化、歷史、地理等方面的價值已經引起了世界的矚目,今后將成為全球旅游景觀熱點之一。青藏高原民族地區旅游資源十分豐富,但是與西部其他地區相比存在一定程度的雷同,因此要在整體上根據各地區的資源進行統一的區域性規劃和分工,加快青藏高原民族地區旅游資源的開發,大力發展旅游產業。
  5、加快發展小城鎮建設,促進鄉鎮企業向鄉鎮工業小區和小城鎮集中發展。促進鄉鎮企業合理集聚、健康發展,是當前城鎮經濟社會結構戰略性調整的一個重點,青藏高原地區小城鎮發展的模式是:人口向小城鎮集中、鄉鎮企業及服務業向小城鎮集中、耕地向規模經營集中的模式。力爭各方面要做到:
  (1)制定科學合理的建設規劃,要本著實事求是、因勢利導的原則,根據當地農村經濟和社會發展水平、資源和勞動力情況以及市場狀況等因素,綜合協調生產與生活、經濟建設與環境保護、短期發展與長期發展的關系,要做到統籌規劃、科學論證、合理布局、積極推進。組織實施須嚴格按規劃進行,嚴防不切實際、盲目攀比、鋪攤子、擴規模。
  (2)著力加強基礎設施建設,積極引導鄉鎮企業合理集聚,堅持規模適度、有序發展的原則,注重小城鎮基礎的配套與完善,處理好全面發展與重點建設的關系,突出重點、突出特色,注重實效,合理布局,加快發展;除不宜在城鎮發展興辦的企業外,新辦企業都要建在小城鎮。
  (3)依法解決建設用地。鄉鎮企業向小城鎮集中建設用地,要按小城鎮建設規劃布局,并納入當地土地利用總體規劃,依法辦理用地審批手續,在嚴格執行規劃和節約用地、確保耕地的前提下,保證鄉鎮企業向小城鎮集中發展的用地,盡量利用荒丘、荒坡、荒地。
  (4)完善城鄉人口有序流動機制,盡快形成人口和生產要素在城鄉間有序流動機制,積極引導和組織農牧業人口向城鎮轉移。
  (5)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加快民族地區經濟建設,離不開國家的大力支持,離不開發達地區的多方援助。國家為了加速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建設事業,設立了“支援不發達地區發展資金”、“少數民族地區補助費”、“財產定額補貼”等多項專用資金。從1980年到1986年國家對內蒙古、新疆、西藏、寧夏、廣西五個自治區和云南、貴州、青海三個少數民族聚居省的財政定額補助達420億元。1986年國家對少數民族地區的各項財政補貼超過90億元。1979年7月,中共中央批準了全國邊防工作會議的報告,首次提出組織內地發達省市實行對口支援邊境地區和少數民族地區,當時確定北京支援內蒙古,河北支援貴州,江蘇支援廣西、新疆,山東支援青海,上海支援云南、寧夏,全國支援西藏。1996年7月,國務院辦公廳轉發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關于組織經濟較發達地區與經濟欠發達地區開展扶貧協作的報告》,再次確定由北京與內蒙古,天津與甘肅,上海與云南,廣東與廣西,江蘇與陜西,浙江與四川,山東與新疆,遼寧與青海,福建與寧夏,大連、青島、深圳、寧波與貴州,開展扶貧協作。對口扶貧這一政策極大地支持了少數民族地區的經濟發展,從人力、物力、科技等方面給欠發達地區一定的支持,使貧困地區的人民生活有了顯著的改善。近幾年中央扶持的力度更大,黨的惠民政策極大地鼓舞了欠發達地區,特別是少數民族地區。同時也增強少數民族地區群眾戰勝困難的信心,立志自力更生,改變自己貧窮落后的面貌。青海作為欠發達地區理應爭得支持。
  綜上所述,馬克思主義決定論是一種科學探求事物和過程之間因果關系和規律性的科學方法。這種方法能幫助人們對事物和過程之間的關系進行科學闡述;同時有利于人們了解和把握事物和過程之間本來的關系和規律性,有利于人們更好地利用它為人類服務。正如馬克思所說:“哲學家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而問題在于改變世界。”若要青海少數民族地區經濟得到跨越式發展,必須要把握好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發展滯后的規律,結合民族地區的實際情況,采取有利于少數民族地區政治、經濟和文化等的政策措施等,特別是利用好國家要加大對民族地區的資金、技術、人才和政策的傾斜,最大限度地發揮資金、技術、人才和政策等的功效,找出適合少數民族地區經濟發展的模式,才能有力地推動青海少數民族地區經濟得到跨越式發展,即青海少數民族地區經濟得到穩中求進,持續發展。
  參考資料
  [1]金炳鎬.民族理論政策概論[M].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94年7月版..
  [2]《青海民族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第32卷 第4期).
  (作者簡介:郭殿雄(1959.12-)男,土族,中共黨員,德育教授。現任青海師范大學文學院黨總支副書記、副院長。)

推薦訪問:青海 我見 可持續發展 民族地區
上一篇:通俗音樂培訓 通俗音樂淺論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