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懷悲憫_教師當心懷悲憫

來源:數碼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0:20 點擊:

  學校突然停電了,教室頓時暗黑一片,遺憾的是全校35個班,僅有兩個班級把學生帶向操場以天地為課堂,其它的班則循規蹈矩地把學生壓制在黑漆漆的課堂繼續按部就班的教學……   一堂思想品德課上,兩位學生因小事發生沖突,任課老師怒發沖冠厲聲訓斥,并責令他們上臺當眾道歉,一學生道了歉,因眼中無淚聲音小了些,任課老師馬上質問他道歉是不是真誠。學生一再道歉,卻難過關……
  一堂班會課上,班主任正飽含深情地朗誦頒獎詞隆重頒發班級十大感動人物,沒有想到的是當一位學生從班主任手中興奮異常地接過獎狀,在教室后面清查作業的數學老師突然潑過來一盆冷水,聲色俱厲地數落剛才這個孩子連數學作業都還沒有完成,根本就不配當選……
  類似事例在學校中可謂司空見慣舉不勝舉,這一切其實都源于教師悲憫之心的遺失與缺席。
  一
  從教20年的我獲得了眾多榮譽稱號,然而,捫心自問,在名與利之間,我真的把持住自己了嗎?面對著一個個鮮活的生命,我真的時時心懷悲憫,將一路探尋的“快樂高于一切”“讓學生幸福地走過每一天”“讓班級生活充滿成長的氣息”的教育理想浸潤進每個孩子的心田了嗎?……若是如此,為什么我平時總是不茍言笑、板起一塊冷臉?為什么近年來我這個受人愛戴的優秀班主任很少探望生病的學生,很少家訪?為什么一到考試的季節,我甘愿淪為話語霸權炮制題海之戰,叫囂著“競爭不同情弱者”“競爭不相信眼淚”“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狹路相逢勇者勝”等教化之詞,帶著一群天真無邪的孩子成天同疲倦、緊張、壓抑、困頓、惶恐相伴,為分數而搏?為什么眼見越來越高的擇校費,壓得普通百姓舉步維艱,我從不曾發出正義的聲音,更多的是沉默、抱怨、麻木、屈從和妥協?……為此,我不禁要問,身為人師的我那顆悲憫之心究竟遺失在哪里?
  早年貧寒的家境讓我飽嘗了塵世間的艱辛與疾苦,歷盡了人生路上的屈辱與滄桑。即使后來,讀書改變了我的命運,幸運地分配到城里最好的學校任教,還是無法真正改變物質匱乏的慘淡人生。背負都市邊緣人的“紅字”,每每帶著學生上街,我無法揮去內心深處的自卑。畢竟在城市這個社會層次涇渭分明的俗世空間,“孩子王”根本無什么地位可言。于是我索性蜷縮在學校,也無力拒絕各種壓力的侵襲,比如僅僅因為我的頭發立起來一點兒就有家長向校方投訴,僅僅因為與老教師頂撞一句就被校長訓斥,僅僅因為發了一句牢騷就不得不接受領導的數次問話,最讓我羞慚的是為了父親在學校謀個勤雜工的職位還得三番五次地去懇求,更別說我在都市遭遇的一次又一次黑色幽默式的戀愛……毫不夸張地說,有十年的時間,內憂外困將我磨折得遍體鱗傷,有好多次我在徹夜難眠中決定義無反顧地“逃離”。然而,在強大的現實面前,我又只能在尷尬而困窘中選擇疼痛的退縮與妥協,遭遇這樣的困境我又如何能把微笑寫在臉上?
  教師作為普通“人”的存在,必須直面“寧肯在寶馬奔馳車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車上笑”的物欲橫流、急功近利、人心浮躁、聲色泛濫的現實生活,必須應對千百年來早已根深蒂固的人們對實用功利主義教育的熱切追捧,然而,教育以它“追求無限廣闊的精神生活,追求人類永恒的終極價值:智慧、真、美、公正、自由、希望與愛”應有之義賦予教師“圣人”一般的使命,難怪被廣大教師奉為基礎教育界的精神領袖的吳非和李鎮西也不由發出這般悲嘆:
  年輕時我們總以為教育是詩,教師的一生該為教育寫詩,然而現實的逆流與險灘卻讓我們在很多時候不得不選擇背離教育真義的“臣服”與“屈從”,甚至有時候總以為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了良知,沒有了希望,到處是德性的淪喪精神的墮落;總以為中國的教育已經走進了死胡同走進了瓶頸走進了深淵走進了黑暗,因為社會中的一切勢利惡俗庸碌功利人心不古已經滲透到學校這塊所謂的凈土……為師的內在尊嚴也就在心靈的灰暗中煙消云散。
  二
  素質教育是不是可望不可及的空中樓閣?如何真正將陶行知教育思想變成今天的教育行為?當我們個人純真遭遇社會污濁的時候,我們該怎么辦?面對權勢,我們如何保持教育的氣節?面對弱者,我們如果表達教育關懷?如何讓教育過程充滿本來就應該有的溫馨的人情味?當我們個人無法改變體制的時候,我們如何通過自己的努力,讓孩子少受一些傷害,多一些童年的歡樂與浪漫,而不要成為“應試教育”助紂為虐的幫兇?當教育充滿虛偽和虛假的時候,我們如何給學生一雙清澈而睿智的眼睛和一顆純真而堅韌的童心?“夢想與現實”進退兩難,我深受煎熬,不知在夢想的道路上形單影只的還能走多長,堅持多久?……
  當人們的生活被頂禮膜拜的物欲時尚滲透,被光怪陸離的聲色包裹,我們的教師是不是該輕易地放棄師道尊嚴隨波逐流?答案自然是否定的,畢竟“求真、向善、唯美”是人類亙古不變的價值追求,誠摯、欣喜、寧靜地歌頌大地,體驗陽光、純凈、溫馨、柔情、思念和懷想是我們始終追求和向往的生命要義,立志樂道、身體力行、窮且益堅、樂憂天下永遠是社會倡導弘揚的精神主題,否則海子的那首平靜而素樸,傳達著像天空一般廣闊無垠的愛與幸福的,用自己的心靈去包裹苦難,在包裹和消化苦難中體驗做人的尊嚴的《面朝大海,春暖花開》就不會深入人心:
  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
  喂馬、劈柴,周游世界
  從明天起,關心糧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從明天起,和每一個親人通信
  告訴他們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閃電告訴我的
  我將告訴每一個人
  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愿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愿你在塵世獲得幸福
  而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毋庸置疑,教育應是一首能給予人溫暖、光明和希望的詩,當我們面朝生命懷著深深的謙虛和忍耐,以一顆充滿柔情的愛心,滿懷信心和期待地迎接那些稚嫩之音,以感激與鼓勵給他們以欣慰,以關切與溫情給他們以感化,滿心的陽光流瀉給他們,那么我們的生命就會自覺驅除人性的幽暗,不會被利己主義、機械主義和實用主義的冰水淹沒,繼而帶著腹中一千道光芒,對人類精神內部的黑暗投之以廣博的悲憫,施之以溫暖的撫慰。   當我們的教師心懷悲憫,就會喚起精神的、堅強的、熱情的、細膩的、優雅的人文元素取代瑣碎的、偽劣的、懦弱的、冷漠的、輕浮的、淺薄的俗世病菌,以闊大的尊嚴、從容的氣度、莊嚴的舉止唱響“阿赫瑪托娃”式的歌謠:“帶著一點憐憫之心走著/猶如體內帶著一片陽光/這就是為何周圍閃著霞光/這就是為何我每走一步/都創造一個奇跡。”
  當我們的教師心懷悲憫,帶著一份平靜樸素、淡定慈愛、憐惜撫慰仰望星空,體悟到“歌德”式的心靈成長:“它們向我揭示了大自然內在的、熾熱而神圣的生命之謎。這一切的一切,我全包括在自己溫暖的內心,看到自己像變成了神似的充實,遼闊無邊的世界種種美資也活躍在我的心靈之中,賦予一切以生機……”。
  當我們的教師心懷悲憫,就會心系蒼生、關心他人、懂得付出、知道感恩,讓知覺充滿了靈性,讓語言充滿了色彩,讓想象力猶如翱翔在藍天下的小鳥般自由馳騁,繼而營造出生活的價值與意義,以或深邃或宏達,或微妙或遼闊,或陰郁或明亮的情感關照所處的現實和內心,生成出輕盈純凈的“李鎮西”式的教育理想:“我當然知道,我的理想(夢想)也許只能有百分之一成為現實,即使如此,我也愿意傾盡全力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我力圖通過我的探索,給人們一個真實的展示:一個真誠的教育理想主義者,在現行教育體制下,究竟能夠走多遠?……”
  當我們的教師心懷悲憫,我們的教育情懷便會不知不覺地生長出活力、彈性和韻律,使我們的精神豐富而正直,純潔而高雅,清醒地意識到自己的使命與立場,繼而能夠在仇怨中尋找到愛心,在苦難中尋找到尊嚴,在黑暗中尋找到光明,在絕望中尋找到希望,在煉獄中尋找到天堂,堅定“吳非”式的教育信念:“想要學生成為站直了的人,我們中國首先得有鐵骨教師,教育的詞典里才配有‘鑄造’這樣的詞條……和很多同行一樣,我相信心中的信念不會消逝。”如此這般,我們的教師才會真正擁有博大高遠的生命和豐富高貴的靈魂,我們的生活才會在教育著、痛苦著、歡欣著、享受著中真心地生成出教育之愛,我們的教育才會以更多的接納與包容、信任與支持、理解與愛意消解進攻與反擊、懷疑與猜忌、憤怒與怨恨,從恐懼、暴躁、匆忙倉促走向勇敢、寧靜和從容鎮定,繼而讓我們的教師都能那么自豪地喊出“蘇霍姆林斯基”式的美麗之音:“把整個心靈獻給孩子!”
  (作者單位:重慶市北碚區朝陽小學
  責任編輯 蕭 田

推薦訪問:悲憫 心懷 教師
上一篇:這兩個人 這兩個人的意思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