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時敏詩歌的藝術特色|李白詩歌的藝術特色

來源:手機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1:33 點擊:

  摘要:管時敏的詩歌不僅得到四庫館臣的高度評價,與之同時的胡粹中等人也對其贊不絕口。管時敏詩歌不僅沖和淡泊,更善于用典,有較高的研究價值。   關鍵字:管時敏;藝術特色
  管訥,字時敏,松江華亭人,元末明初文人。管時敏詩歌鮮為人知,其實獨有建樹。最大的特點有兩個,一是蘊沖和淡泊于無我之境;二是巧妙穿插用典于無形之中。下面筆者將結合管時敏詩歌,對這兩個特色進行分析。
  一、沖和淡泊蘊含于無我之境
  縱觀管時敏《蚓竅集》,最突出的特點莫過于沖和淡泊。他的詩作,意象簡單、清麗淡雅,他用厚重的情感去輕描淡寫的描摹,讓濃郁的情感靜靜的流淌在詩歌的每一個字中,你仿佛幾乎摸不透他的情感之所指,感覺一切都是瀟瀟淡淡,但讀后往往會油然而生一種莫名的情緒,極淺極淡,卻揮之不去。這種畫面的形成,由以下兩個方面共同來完成。
  首先,意境的選擇
  管時敏極愛用一些清淡的意象來形容事物,例如露是“清露”,蟲是“陰蟲”,旭是“微旭”、雨是“疏雨”,仿佛在他的感官里,所有的景物都被蒙上了一層淡淡的煙霧,叫人看的不十分真切。同時他也非常喜歡描繪一些顏色模糊、遠近難辨、色調清冷的事物,讓人感覺遠處的一切都變得迷離起來。例如“山寒花寂寞,江晚樹依稀。”等。此外,管時敏還喜歡運用一些特別的形容詞,例如“茫茫”、“微茫”、“依稀”等。這些清淡的色調、空寂的景色,一點一滴的浸入讀者的腦子里,讓你的心也會跟著一點一點的沉浸下來,慢慢變得冷靜空寂、飄渺無依。
  其次,畫面的構圖
  管時敏善于利用空間結構。通過對事物的分解與重構,他喜好將畫面利用橫豎錯雜、高低不平的意象來填充。因此他的詩歌所呈現出來的畫面,感覺好像是被無數橫線和豎線分割成一塊塊,給人一種充盈、遼闊之感,人們的視線和想象的空間往往會跟隨他所描述的景物無限的延伸,從而營造出一個無人的境地。但作者確實不在么?其實不然,只是作者的心境以跟這沖淡平澹的事物融為一體而已。
  例如在《過田家》中管時敏這樣描繪他所看到的景色:“偶過吳家墅,殘陽半掩扉。遠汀低樹密,小徑雜花稀。”我們眼前呈現出這樣的畫面,夕陽沿著地平線緩緩落下,房子矗立在晚霞中,遠方的低樹在殘陽中投射出斑駁稀疏的影子,而腳下的小路,兩邊長著不知名的野花,向天邊無限延伸。夕陽、低樹,將畫面分割成橫向的三等份,房子和小路則將畫面縱向分割。這樣的畫面,充實而又無限的延伸,平淡中透露出空曠的感覺。
  二、巧妙用典穿插于無形之中
  管時敏飽讀詩書,詩歌為時人贊頌,平日多與文人墨客交友唱和。因此在他的創作中,我們不難找到許多用典的詩歌。分析其用典的來源,我們可以將它們分為以下幾類:
  (一)引用古文
  詩歌《二隱圖》的頸聯:“寧知有秦晉,況復論王霸。”上聯化用了陶淵明《桃花源記》中“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的言象。兩者僅僅只是字數上的差別而已,其意思可以說是完全一致的。再有《丁丑仲春聞兄勉翁回門后從軍不知戍所有憂而作》中“鹡鸰原上淚,雙袖幾時干”句,其中“鹡鸰”語出《詩·小雅·常棣》:“脊令在原,兄弟急難。”后以“鶺鴒”比喻兄弟。《和韻過彭澤懷靖節先生》中,則直接引用了《昭明文選》卷四十五的語句:“富貴非吾愿,帝鄉不可期”。
  (二)引用史實
  《題修江向自誠靜樂軒》中有“雨笠嫌蘇戴,風瓢厭許聽”,其中“風瓢”就指水瓢,古代常用以借指隱居生活,在此處也是一樣。《寓庵》一詩中,管時敏寫道:“孔席何曾暖,莊舟本自虛。”其中“孔席何曾暖”也是一處用典,指孔子四處奔走,席不暇暖之事。用在此處借以用來表達自己心系國家、隨遇而安的心態。《哭先師樗隱先生》中,“東壁”二字來自于《晉書·天文志上》:“東壁二星,主文章,天下圖書之祕府也。”因此后來用以稱皇宮藏書之所。“黃閣”一詞,來源于漢代,漢代丞相、太尉和漢以后的三公官署避用朱門,廳門涂黃色,以區別于天子。
  (三)引用神話。神話傳說本來就有夸張、比喻的藝術手法融入其中,因此當它們被運用于詩歌當中時,自然而然也起到一個烘托幫襯的作用。
  例如《星夕》一詩,其中“黃姑仙駕動,天女錦機空”句運用了“黃姑天女”的典故。“黃姑天女”,語本《玉臺新詠·東飛伯勞歌》“東飛伯勞西飛燕,黃姑織女時相見”,“黃姑”即牽牛星,“天女”即織女星。作者夜觀星象,看到滿天星光,在看到遙遙相望的牛郎織女,想到他們只能一期一會,離別注定是慘淡而痛苦的。
  《遠游篇》中,也是引用了諸多與神仙傳說有關的典故,使得整首詩歌有種騰云駕霧之感。其中“洪崖、浮丘”,均為傳說中的仙人名;“閶闔”為傳說中的天門。語出自屈原《離騷》:“吾令帝閽開關兮,倚閶闔而望予。”東漢王逸注:“帝,謂天帝。閽,主門者也。閶闔,天門也。”;“十二樓”是神話傳說中仙人居住的地方,為五城十二樓。這些典故的運用,達到了夸張的效果,本不可觸摸的仙界,在詩人登山遠眺之后竟然變得如此接近。
  管時敏善于用典,并且恰到好處。他的詞句經過典故的潤色后,更加寓意深刻、深入人心,往往不需要多著筆墨,就能使整首詩歌的基調和寓意被讀者所掌握,并且給讀者一個想象的空間去自由發揮,去創造新的意境和內涵。
  (作者簡介:李筆戎(1987.5-),女,湖南吉首人,現就讀于湘潭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2010級古典文獻學研究生,研究方向:文學文獻學。)

推薦訪問:詩歌 特色 藝術 管時敏
上一篇:蘇軾的詩詞全集賞析_蘇軾詩詞的平淡美賞析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