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光照里,幸福參差】 愛是幸福的源泉視頻

來源:三維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0:48 點擊:

  嘉木與野草   落花的午后,睡起,陽光漏過疏散的藤蔓,斑駁了小院。我躺在竹椅上,枕一冊杜詩,泡上龍井,一飲滌昏寐,再飲清我神。在舊竹椅的吱啞聲里,隨手翻著軟軟的詩集,不去想那三飲得道,也不懂什么喻禪于茶,只在這浮生半日的清閑里,看陽光慢慢斜去,是一件幸福的事。
  晚飯花開,換一壺香片吧,時光里收藏的花韻,便和新開的茉莉的清香,在黃昏的氣息里參差相逢。小兒愛看茶葉在玻璃杯里下沉、上升、舒展、徘徊的樣子。我便和他一道,透過杯子,對著斜陽,看碧黃嫩綠的茶湯。這是一個什么樣的世界呢?要是我,會用纖毫浮游,云蒸霞蔚一類詞來形容,但小兒不管這些,他只是迷戀光影的變化。達芬奇說,“瞧一瞧光,注意它的美,眨一眨眼再去看它,這時你所見到的原先并不在那里,而原先在那里的,已經見不到了”。
  帶兒子去郊外,看茶園,綠浪如瀑,春意成河,恣意地傾泄在山坡上,延綿在時光里。白云蒼狗,東山霧起,夕陽西下,參隱商現,北斗遙遙,南風習習,春姑娘滿袖清香,盈盈于飛,舞春暉漫山野,催老樹生新芽。兒子在新芽間奔跑,綠風輕揚,邊跑邊問:“爸爸,為什么茶園里沒有樹,也沒有草呢?”我不禁也困惑了,記得小時候的茶園里,是有銀杏、香樟,梨樹,還有野蜂窩的,地下也有雜草叢生,春天梨花白,秋天銀杏黃,茶園里春光秋意,參差盎然,遠不似眼前的整齊劃一。
  茶園的主人說:“大樹的濃蔭,遮住陽光,底下的茶樹就長不好,于是大樹都被砍掉了,野草,會與茶樹爭奪肥力,也都鋤去了。”“可是,大樹不是可以使氣流宛轉,野草不是可使氣韻溫潤么?”我問,“現在誰還管這些,茶農都只注重產量了。”可是,沒了野草的參差秀映,嘉木還能承澤天地之毓秀么?我們這代人,從鄉下到了城市,慢慢習慣了整潔,卻丟失了參差,總想著在鄉下,還能找回些斑駁舊影,好比茶園,好比茶味。想起外婆炒茶,殺青、回潮、揮鍋,皆用柴火加熱,于自然的饋贈之外,更增添了一縷煙火氣息,那參差的感覺,為他處所無。若加一點野蜂蜜,又是別一種風味了,野蜂蜜,乃吮得百花釀就,香味層次豐富,更顯參差百態。
  遠方與故鄉
  講到蜜蜂采蜜,表姐的女兒,從小生活在城市,便很向往蜜蜂的自由。有一次老師布置了一篇母女同題作文——“離群的××”,媽媽寫一只走神的小海龜,離群后成了海鷗的美餐,來影射女兒拖拉的習慣。不料小朋友針鋒相對,寫一只蜜蜂,不愿為嚴厲的蜂王勞動,離家出走,做回了自由的蜜蜂,為自己采花,為自己釀蜜,懂得了勞動的樂趣,享受生活的百態千姿。媽媽看了說,敢情是小學生的自由宣言呢。其實媽媽何嘗不懂自由的魅力,只是平時,有學校的紀律約束著,哪容你隨意參差?好在表姐是個開明的媽媽,到了寒暑假,便帶上女兒,體驗生活的千姿百態去了。
  香港的迪士尼樂園,小朋友自然是喜歡的,吉隆坡的熱帶雨林酒店,也是一種特別的經驗,小蜜蜂在媽媽的帶領下,已經游歷過不少名勝。光是英國BBC評選的,世界上最美麗的五十個勝地,就已去過七個。今年春節,爸爸媽媽帶她去了南半球,在新西蘭的海灘上玩沙子、撈水母、抓海星,連腳背都曬傷了。在皇后鎮,小朋友坐過最古老的蒸汽船,在一個“天堂一樣美”的花園里喝茶,喂羊,剪羊毛,看牧羊犬趕羊。去大峽谷看雪山,坐帆船看瀑布和海豹。住在離牧羊人教堂不遠的地方,白天在山上看湖景雪山,傍晚在湖邊看湖水藍藍,夜晚一家人躺在星空下看星星。
  下一個假期,媽媽計劃要帶小蜜蜂去巴黎的塞納河畔,也許長長的假期,總讓人期待遠方,卻容易忽略那并不遙遠的故鄉。參差百態,幸福之源的另一種含義,就是“你要知道得更多,便要知道得更少”。而這更多與更少的辯證法,要在故鄉的田野上,才能體會得到。相比遠方,熟視無睹的故鄉,只有“更少”的景色,卻包含“更多”的細節,比如野草怎樣戀著露水,而每一滴露水里,又隱藏著另一個天堂。
  故鄉細細的秘密,就拿今晚的咸菜燉肉說起吧,為什么每次從老家帶回的倒篤菜,燉肉,做麥餅,味道特別香呢?超市里那些價昂的雪菜,與之相比,味道全然不可同日而語。在我的家鄉,特有一種細葉雪菜,叫九頭芥,初夏時節,收割了,微微晾干,切成細細的,揉上鹽,裝進大腹小口的腌菜壇。用一頭圓潤的木棍,用力壓實,直到青色的鹵汁冒出,再繼續添加菜葉,層層壓緊,如此反復,直至壇口收攏,用稻草封口,倒立在墻角。兩個月后,就發酵成滋味獨特,回味悠長的倒篤菜。這尋常不過的腌咸菜,總讓離開家鄉的游子,魂牽夢系,這里面隱藏著怎樣的秘密?原來在家鄉的水里、泥土里、空氣里,彌漫著數以億計的微生物群,她們在家鄉的土地上,呼吸著太陽的光和熱,已經生活了億萬年。無數次地,泥土的芬芳、雪菜的綠葉、農夫的祈望,被她們細細密密地,一層一層縫進大腹的陶壇,在無限繁密的黑暗中,在母性的溫暖里,無限豐富地分解著、分泌著、激活著那個無法言說的秘密,最終孕育出一壇壇風味獨特的倒篤菜。在每一個人的故鄉,那生長了億萬年的微生物群,皆有特異之稟賦,這就是為什么各地的腌咸菜,味道參差有別的緣由了。而我,最愛的,自然是家鄉的味道。
  有用與無用
  讀小學時,在家鄉,聽慣了鄉村的戀曲,遠遠近近的樹,高高低低的云,頹圮的籬墻,荒煙蔓草,春水池塘,和著淺斟低唱的蟋蟀,蟬鳴,蛙叫,還有許多已經“遺忘了的歌聲”,如那裊裊炊煙,參差,搖曳,消散在日常光照里。后來,到城里上了初中,校園里傳來“池塘邊的榕樹上,知了在聲聲叫著夏天,草叢邊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的歌聲。再后來,歌聲里又有了“又見炊煙升起,暮色罩大地,想問陣陣炊煙,你要去哪里”的憂愁,周圍的同學,開始萌生了參參差差的心思。
  清新的臺灣校園民歌,在80年代的校園里流傳,我們唱《童年》、《蘭花草》、《外婆的澎湖灣》、《鄉間小路》。高年級同學,則唱鄧麗君的《在水一方》、《月亮代表我的心》。那時,每個人的抽屜里,都有一本抄歌詞的“歌本”,而老師,經常要突擊檢查,如果查到“靡靡之音”,一律當場撕毀,算不上“靡靡之音”的,則斥之為“無用的知識”。那什么是有用的知識呢?自然是數理化了,“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是那個年代,校園里最為嘹亮的口號。那時的語文課上,我們只知有周樹人,還不認識他的兄弟周作人,否則一定會引用周作人的話,來反駁老師,“我們于日用必需的東西以外,必須還有一點無用的游戲與享樂,生活才覺得有意思。我們看夕陽,看秋河,看花,聽雨,聞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飽的點心,都是生活上必要的”。那么,唱無用的歌,自然也是校園生活所必要的了。
  初中畢業時,男同學唱《鐵血丹心》,女同學唱《橄欖樹》,歌聲把我們的心帶向遠方,好似男的要去闖蕩江湖,女的要去流浪遠方。上了高中學習更為緊張了,而我卻愈加喜歡上一些“無用的知識”,寫詩,讀武俠書,每天早上跑到學校旁邊的小山上,練氣功。羅素說過,無用的知識,最重要的優點是能促動心靈沉思的習慣。高中時代的我,想必是比較沉默的,許多年后,偶然看到李宗盛寫的一句歌詞,“這個世界太喧嘩,所以沉默的人顯得有點傻,但是這樣的人你不可以小看他,如果你肯給他一把木吉它。”我想,那時的沉默,大概是心思在參差復雜地發酵的一種狀態吧。
  參差百態里,流光可曾改變了歡顏?而今,連我也開始反對起“無用的知識”來了。周杰倫的歌,我不喜歡,也“真心”不懂,這不是參差的吊詭么?直到有一天,聽小女孩哼《聽媽媽的話》,當我聽到“美麗的白發,幸福中發芽”時,終于懂了。
  斑駁陽光里,坐而飲茶,論道幸福,是一件了無邊際的事。就如這龍井,明前早茶,固然好,山高路遠,來遲的,也好;一旗一槍,漂亮,粗枝碎葉,來自參差煙樹,也是天涯芳草;紫砂泡茶,好,用青花瓷,亦好,像我,用玻璃杯,也挺好。
  好了,我自要吃茶去,小兒指著窗外,說:“爸爸快看,小燕子學飛呢。”我抬頭望去,但見燕燕于飛,差池其羽,向著光,剪出一個參差美麗的影。
  (作者單位:浙江溫州廣播電視大學

推薦訪問:參差 光照 日常 幸福
上一篇:[愛的逼迫]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