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德文化差異 [淺析中德借詞差異對比]

來源:名言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9:47 點擊:

  摘 要:詞匯是語言的基礎核心,任何語言的發展壯大在一定程度上都離不開其詞匯的擴充和變革。詞匯在意義和結構上的變化為不同語系之間構建了橋梁,使之相互融會貫通,其中屬借詞即外來詞最具特點。本文通過對比中歐兩大最具代表性語言中借用外來語現象來探究中德語言中借詞構成的異同及其特點,以及其各自的同化功能。為二語習得者乃至多種語言學習者提供一點值得借鑒之處。
  關鍵詞:借詞;中德語言;異同;同化功能
  作者簡介:邱怡,女(1989.5-),上海理工大學在讀碩士,外國語言學及應用語言學。
  [中圖分類號]:H3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1--02
  引言
  詞匯是構成絕大多數語言的必要條件,它不同于語法或語音,是很少能自給自足的,在與其他語言交流中形成一個開放能動的體系。任何一種語言都把吸收外來詞匯作為豐富自己詞匯的一個重要途徑,德語和漢語也毫不例外。在《現代語言學辭典》中對借是如此定義的:“指一種語言或方言從另一種語言或方言借來使用的語言單位。”而所謂借詞乃:“形式和意義都被借用或‘同化’,新語言的音韻系統做某些調整。”(戴維,2004,P.156)或是“指既有書寫形式的借用又有語義借用的詞,其語音為了適應新的語音體系會稍有變化。”(汪榕培,2001,P.178)中德語言學界歷來就有對漢德兩種語言在語音,音位,句法,篇章等層面上的對比研究,但從詞法層面對兩種語言借詞的對比研究卻很少。因此,本文試圖從對比的角度來分析德漢語言中借詞構成的異同及其特點并總結各自對外來語的同化功能,為二外語言學習者學習如何掌握詞匯給予一點啟示。
  1、德語中借詞的構成
  德語在其發展過程中吸收了大量的外來詞,擴大充實了德語的詞語庫。屬于印歐語系日耳曼語族的德語中外來詞大部分來自歐洲文化圈,例如拉丁語、希臘語、意大利語和法語等,因此德語中的借詞數量比漢語要多得多,形式卻比漢語簡單得多。但二次大戰后對德語影響最大的外語還是英語。英語比德語中相應的詞表達起來更簡單實用。德語借用英語語言詞匯最流行的途徑是“原封不動地抄過來”。(陳原,2004,P290)除了此之外,德語中外來詞的構成方式還有以下幾種:
  1.1 假借
  這類詞并非完全借用英語詞匯,而是根據該詞的英語含義和發音,依照德語復合法構詞原則,創造新詞。如: Dressmann、Callgirl、Showmaster等。德語詞語具有較大的理據性,因此人們通過復合法就可以揣測該詞的含義,如:Showmaster展示大師/明星,Dressmann男模特兒。這和漢語中的意譯方式相似。
  1.2 半借半譯
  半借用半意譯的方式即借詞中部分是借用英語另一部分則意譯成德語。例如:Pops?nger, Top Verk?ufer, Haarspray等。這些詞往往觀其形發其音就能看出其源自英語。除此之外,德語中大量的縮略詞也能看出這一點。例如:Profi (professional), Pulli(Pullover), Info(Information)等。如此將詞縮短以便組成復合詞時不至于顯得繁瑣累贅。
  意譯則是根據該詞在英語中的含義將其按德語的構詞法翻譯成詞匯。例如:quality of life—Lebensqualit?t, birth control—Geburtenkontrolle, peaceful coexience—friedliche Koexistenz. 德語中的一些習慣用語和句法結構也是通過意譯的方式從英語中獲得。例如:to be a success—ein Erfolg sein, That doesn’t make any difference.—Das macht keinen Unterschied. What can I do for you?—Was kann ich für sie tun? 在借用外來詞時,德語常常遵循k代替c,sch代替ch如此的規律。例如:Klub, kann, Schock等。這些習語和句法基本上都采用的是一一對應的換詞方式 ,但并非英語對德語的句法起決定性的影響,只能表明兩種語言有相同之處。
  2、德語中的漢語借詞
  即使漢德兩種語系迥然不同,但語言之間能夠以某種模式融會貫通,相互借鑒,從而不斷發展壯大。德語通過音譯的方式借用了許多漢語詞匯。例如:Tofu(豆腐), Yin(陰),Yang(陽),Taiji(太極),Nanking(南京),Kotau(磕頭)。通過意譯方式借用的有Pekingoper(京劇),Seidenstrasse(絲綢之路),Pekingente(北京烤鴨),Papiertiger(紙老虎),Gro?e Mauer(長城)。
  3、漢語中借詞的構成
  漢語在其歷史發展中相比于其他語言,借詞的數量并不算多。例如漢語中為數不多的德語借詞有德意志(Deutsch),啤酒(Bier),蓋世太保(Gestapo), 納粹(Nazi), 法西斯主義(Fascisms)等。一方面是社會歷史原因,中國古代的閉關鎖國政策使得與外界交流甚少,能接觸到外來語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 另一方面是漢字本身較為與眾不同,它是形音義三者的結合體,以單音節為基本構詞語素,且每個語素都有意義。這個因素是阻礙漢語借用外來詞匯的首要原因。因此本章主要介紹構成漢語外來詞的主流方式。
  3.1 音譯加漢語語素
  吸收外來詞的其中主要一種途徑是音譯加漢語語素。例如: jeep只轉寫為吉普,那么吉普為何指則不得而知,若在其后加上一個表示類別的車字,其意便不言而喻了。類似的借詞不勝枚舉,遠勝于無法從字面上猜出詞意的純粹音譯要更易被接納也更受歡迎。例如:香檳酒(champagne)、芭蕾舞(ballet)、霓虹燈(neon)、沙丁魚(sardine)等。   3.2 音意譯
  音意譯即音譯與意譯結合運用,其中一部分按讀音轉寫,另一部分按語義翻譯寫成漢字,這種方式是吸收外來詞較為理想的方式,但不易構詞。例如:烏托邦(Utopia)、蓋世太保(Gestapo),前部分是按照意義翻譯轉寫的,后部分則是音譯的。如果都直接音譯或者是意譯,那么就不太符合中國人的文化習慣。
  4、漢德語對借詞的吸收同化功能
  漢語的理據性較大在于其漢字不僅是音節符號亦是意義的標記。人們會本能地期待某一新詞有一定的理據性,即從組成上來揣測它的含義,這就是人們常說的顧名思義。
  就漢德比較而言,德語的形態理據性較大,以表音見長,因此比較方便且更容易接受外來詞;而漢語的文字理據性較大,形態理據性較小,即漢語以表意見長,因此相對而言不易接受外來詞。德語對外來詞具有很強的吸收同化功能。許多外來詞匯進入德語后很快便在語音和拼寫上被同化成為其一部分。
  5、漢德借詞差異分析
  通過對比可知漢語德語在借詞方面存在著諸多差異:德語的外來詞數量較多,漢語則相對較少;德語借用外來詞的范圍較廣,而漢語借用的范圍相對較窄;德語對外來詞的吸收同化功能很強,且在結構上有很強的可塑性和高度的靈活性,而漢語對外來詞的吸收同化功能以及構詞能力相對較薄弱;德語除了吸收外來名詞外,亦能吸收動詞,形容詞或副詞,而漢語則吸收的詞性單一,更多的是名詞。
  雖然如此,漢語本身也存在著優勢。漢語的詞法的靈活性和文字的表意性也有助于吸收和同化外來詞匯。
  6、結語
  現代漢語吸收外來詞有使用意譯借詞的強烈趨勢,但畢竟漢語和德語屬于不同的語系,因此德語的許多借用形式在漢語中是不適用,但這兩種語言的一個共性在于雙方都憑借一定的理據性為前提, 這樣能更快更有效地融入本族語中。
  由于漢語和德語的理據性側重點不同使得兩種語言在吸收借詞的同化功能方面有所差異。但無論存在的差異有多大,兩種語言都按照其本身的能力在逐步地擴大吸收外來詞,循序漸進地豐富著詞匯庫。
  作為語言學習者,要想掌握好一門語言必須先對詞匯打下扎實的基礎。因為詞匯不僅僅是意義的載體,更是一種語言的微觀體現。了解和研究這些外來詞,不但對于我們學習了解世界語言文化的交流是有裨益的,同時對于多語言學習者在增添興趣提高效率的同時能夠融會貫通,舉一反三所學詞匯。
  參考文獻:
  1、陳原.(2004).社會語言學[M].商務印書館.
  2、戴維·克里斯特爾.(2004).現代語言學辭典(沈家煊譯)[M].北京商務印書館.
  3、錢文彩.(2001).漢德語言實用對比研究[M].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
  4、王力.(2004).漢語史稿[M].中華書局.
  5、汪榕培,常駿躍.(2001).英語詞匯中漢語借詞的來源[J].四川外語學院學報.
  6、Net 1.(2012).德語的起源與分布.2012-08-22.取自
  http://wenku.baidu.com/view/7ce9b7284b73f242336c5f91.html

推薦訪問:借詞 淺析 中德 差異
上一篇:“不論”連詞化及其機制初探:連詞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