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的論視角下的英文電影片名的翻譯 生態翻譯學視角下的電影片名英譯

來源:論文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9:41 點擊:

  摘 要:電影作為文化傳播的一種方式,極大地豐富了我們的文化娛樂生活。近年來,中國電影在國際市場上大放異彩,電影片名的英譯也成為十分重要的一步。本文以《金陵十三釵》的英譯為例,嘗試用生態翻譯學的“三維”(語言維,文化維,交際維)原則探討中文電影片名的英譯,以推動該理論的弘揚和中文電影片名英譯的研究。
  關鍵詞:生態翻譯學;多維度適應;片名英譯
  作者簡介: 劉曉晶(1988-),女,遼寧鞍山人,蘇州大學外國語學院外國語言學及應用語言學碩士,主要研究方向:翻譯比較研究。
  [中圖分類號]: H059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1--02
  由張藝謀執導的電影《金陵十三釵》引發了各界關注,同時其英文片名也經歷了一波三折,從起初的“The 13 Women of Nanking”到“Nanking Hero”,再到最后定為“The Flowers of War”。這部電影曾以“Nanking Hero”這個名字在海外進行了大幅的宣傳,并已經為不少觀眾所熟知。我們不禁疑惑,是什么原因使這部電影放棄了已經形成的影響力和知名度,再次易名呢。本文試圖從生態翻譯學視角對其進行解讀,并管窺出電影片名英譯的新視角。
  一、生態翻譯學
  生態翻譯學(Eco-translatology)是近年來由國內學者胡庚申提出的全新翻譯理論,它是在翻譯適應選擇論研究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是將翻譯放置于生態學視角的領域進行思考、探索。胡庚申在其《翻譯適應選擇論》一書中首次提出了該理論,它是“一種生態學途徑的翻譯研究(an ecological approach to translation studies), 抑或生態學視角的翻譯研究(translation studies from an ecological perspective)”。持生態翻譯學觀點的學者會把翻譯定義為“譯者適應翻譯生態環境的選擇活動”。(胡庚申,2008)
  “翻譯即適應與選擇;最佳翻譯是譯者對翻譯生態環境多維度適應和適應性選擇的累積結果” (胡庚申,2004) 胡庚申認為,“適應”與“選擇”是譯者的本能,是翻譯過程的實質,譯者不僅要適應生態環境,而且要實施對譯文的選擇。胡庚申指出,翻譯適應選擇論的方法就是側重“三維”(語言維、文化維、交際維)間的轉換。因此,譯者在翻譯的過程中應從這“三維”著手,使譯文能夠達到多維轉化的程度。
  二、翻譯的生態環境
  生態翻譯學將翻譯的“語境”擴展到“翻譯生態環境”,其內涵是“原文、原語和譯語所呈現的‘世界’,是語言、交際、文化、社會以及作者、讀者、委托者等互聯互動的整體,是制約著譯者最佳適應和選擇的多種因素的集合。”(胡庚申,2010)由此可見,生態翻譯學將翻譯活動放在了更廣闊的視野下,明確翻譯的生態環境對譯者來說至關重要。
  電影《金陵十三釵》改編自嚴歌苓的小說。這部電影將戰爭,宗教,愛與恨交織在一起,講述了1937年13位秦淮河妓女面對有史以來最可怕、最沒有人性的屠殺,為了挽救更多的生命而挺身而出,激發俠義血性,完成了由丑陋恥辱到圣潔善良的人性蛻變的故事。由此可見,在這樣的生態環境中,其中文片名想要表達的就是在巨大的災難面前以這13個平日里被視為下賤的“特殊女人”為代表的中國人的抗爭,救贖,和民族精神。基于這樣的生態環境,我們就不會困惑于看似不對等的英文譯名“The Flowers of War”:“war”一詞點出了故事發生的背景,“flower”使人聯想起頑強的生命力,戰地之花更體現出電影英烈,凄美的色彩。經過此番解讀,我們不禁為《金陵十三釵》的英文譯名“The Flowers of War”喝彩,因為它反映了最準確的原語環境。
  三、片名英譯中多維度適應的體現
  翻譯適應選擇論認為,譯者在翻譯的過程中要側重“三維”間的轉換,也就是要真正地做到語言維,文化維,和交際維的適應選擇轉換,這就要求譯者要在翻譯生態環境的不同層次,不同方面上力求多維度的適應,不但要做到語言層面上的轉化,還要注意文化傳遞和交際意圖,從而生成恰當的譯文。因此可以說,在生態翻譯學視角下,片名翻譯是以譯者為中心、以文本為依據,受翻譯生態環境中相關因素的制約,以實現片名整體功能為目的的譯者適應與譯者選擇行為(丁嵐,2011)。
  語言維的適應性選擇轉換是指“譯者在翻譯過程中對語言形式的適應性選擇轉換”(胡庚申,2008)。在翻譯電影片名的過程中,譯者往往需要在詞匯,句式,句子結構,語言修辭等方面做出調整,這樣譯者才能用地道的語言翻譯出受歡迎的電影片名來。電影《金陵十三釵》的片名用提喻手法,以女子佩戴的頭釵來指代女子,而且不是一般的女子,是有身份,具有一定代表性的女子。那么我們再來比較一下這部電影名的幾個英譯版本:“The 13 Women of Nanjing”采用直譯,十分貼合中文,但是“women”一詞卻過于平白,缺少韻味。“Nanking Hero”完全拋棄中文原文,“hero”一詞雖傳達出了電影想要傳達出來的不畏犧牲的民族精神,但是卻體現不出“釵”所傳達的女子內涵。“The Flowers of War”則彌補了以上兩種翻譯的缺憾,既能夠在盡量重視原文的基礎上增添美感和韻味,又強調了電影所想要強調的女子這一中心。
  文化維的適應性選擇轉換是指“譯者在翻譯的過程中關注雙語文化內涵的傳遞和闡釋”(胡庚申,2008)。譯者要充分考慮電影輸入國的價值觀念,思維方式和審美觀念、社會習俗以及宗教信仰和歷史典故等方面的文化因素,盡量避免使用某些含有文化禁忌色彩的詞語或形象,這樣所譯之電影片名才可獲得觀眾的認同,才能更好地實現電影的商業價值和文化傳播功能(李劼全,2012)。《金陵十三釵》的英文片名“The Flowers of War”準確的把握了中西方文化之間的差異,舍棄了中文片名中的“十三”,其原因就是西方人對“13”這一數字的忌諱。這一忌諱的傳說有多種版本,其中關于“最后的晚餐”的傳說最深入人心。傳說耶穌受害前和弟子們共進了一次晚餐。參加晚餐的第13個人是耶穌的弟子猶大。就是這個猶大為了30塊銀元,把耶穌出賣給猶太教當局,致使耶穌受盡折磨。參加最后晚餐的是13個人,晚餐的日期恰逢13日。從此,“13”被認為是不幸的象征,流傳甚廣,“13”成了西方世界最為忌諱的數字。   交際維的適應性選擇轉換是指“譯者在翻譯的過程中關注雙語交際意圖的適應性選擇轉換”(胡庚申,2008)。因為電影是非常商業化的藝術形式,所以電影片名的交際意圖便是突顯影片內容,傳達主題信息,吸引觀眾,增加票房為終極目的。《金陵十三釵》的英文片名“The Flowers of War”在語言和文化層面上的適應性轉換就是為了更好地實現交際意圖。“war”一詞點出了故事發生的背景,“flower”一詞使人聯想起美麗的女子,兩者交映之下,電影所想要傳達的主題便顯而易見。同時,“war”的殘酷無情與“flower”的嬌媚爛漫對比之下的感觀刺激具有豐富的宣傳效應。
  四、生態翻譯學對電影片名英譯的啟發
  電影片名雖然短小,卻是整部電影的高度濃縮和點睛之筆。 “電影片名的翻譯不僅僅是傳遞信息和文化內涵,還具備重要的再創造價值,體現或塑造影片的魅力,從而將影片成功推向市場,為觀眾所認可,并引起共鳴。”(鄭玉琪;王曉東,2006)那么我們不妨從生態翻譯學的“三維”翻譯原則來解析近幾年一些中國電影片名的英譯,以期為今后中國電影片名的英譯提供借鑒。
  (一)語言維
  譯者在英譯電影片名的過程中要充分考慮到對語言表達形式的適應性選擇轉換,根據國外觀眾的語言表達習慣做出選擇,使所譯出的片名具有簡潔,概括,生動的特點。例如:《杜拉拉升職記》的譯名“Go Lala Go”極富動感,既套用了影片“Go Ruola Go”的語言結構,又體現了片中白領們不斷奮斗,勇于追求的信念。《武俠》的譯名“WU XIA”直接采用音譯,沒有選擇譯成對應的英文,這是因為“WU XIA”如“Kongfu”一樣,對于外國觀眾有著巨大的吸引力。《唐山大地震》的英文譯名“Aftershock” 省略“唐山”這個地名,并且將“大地震”譯為“aftershock”,筆者認為選擇這樣的表達形式是十分正確的。國外的觀眾對于唐山大地震知之甚少,所以不適合直譯。而“aftershock”的意思為“余震”,筆者認為此英文譯文一語雙關,十分巧妙,既顯示出電影中真實的地震內容,又暗示了地震對片中人物生活帶來的巨大影響。
  (二)文化維
  理想的片名翻譯應該既是信息的傳遞,同時又是文化的傳遞(李曉瀅,2012)。由于各民族在文化背景上存在巨大差異,譯者應該正確把握語言中的文化信息,不斷地進行適應和選擇,以求在中文和英文片名上傳達的文化內涵具有相同的高度。例如: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為張藝謀執導的電影,同時其片名出自于黃巢詩作《詠菊》。但是此電影的英文譯名為“Curse of Golden Flowers”,而沒有采用“chrysanthemum(菊花)”一詞。這是因為在西方文化中,菊花并不具有其所蘊含的中國文化寓意。在中國文化中,菊花被視為高風亮節、清雅潔身的象征,與梅、蘭、竹合稱為“四君子”,有“芳董百草,色艷群英”的美譽。因此,譯者規避掉了容易產生文化誤讀的“菊花”這一意象。其中的“curse”一詞可以讓觀眾猜想到電影的悲劇情節,同時“golden”一詞也使觀眾能夠聯想到東方文化中的皇室,宮廷,能夠點出故事發生的大背景。《精武風云·陳真》的英文譯名“Legend of the Fist:The Return of Chenzhen”用“fist”一詞的增加很好的彌補了西方觀眾對于“精武”和“陳真”的文化缺失,準確的傳達了電影的文化內涵。
  (三)交際維
  中國電影片名英譯的目的主要是吸引和感染國外觀眾,激起他們觀看電影的欲望,誘發觀看行為,以此增加票房收入。因此,譯者在電影片名英譯過程中一定要關注交際維的適應性選擇轉換。例如,《葉問》的英文譯名“IP Man”在電影上映之初便引起了不小的爭議, 一些觀眾對此譯名一頭霧水。“IP”就是“葉”(yip)字的粵語讀音,“Man”則接近于“問”字的粵語讀音。但是筆者認為此英文譯文最大的成功之處在于它充分的考慮了電影片名的交際意圖,因為“IP Man”會使西方觀眾聯想起“Spider-Man”和“Superman”,十分迎合西方趣味。再如,電影《功夫》講述的是一名無藥可救的小混混,一心想要加入斧頭幫,最后成為一代武術大師的故事。其英文片名為“Kong Fu Hustle”,此片名在音譯的基礎之上加上了“hustle”一詞,乍一看之下可能十分難理解,但是當聯想到BBC恰恰曾經播出過一部名為“hustle”的電視劇時,《功夫》片名如此英譯的原因便呼之欲出了—既保留了中國的特色功夫的音譯,又幫助了國外觀眾對影片內容的理解, 達到了交際的目的。
  參考文獻:
  1、丁嵐. 電影片名翻譯的生態翻譯學視角[J]. 影視翻譯,2011(14).
  2、李劼全.論漢英文化差異對電影片名的影響[J]. 影視翻譯,2012(2)
  3、李曉瀅. 后殖民視角下電影片名的英譯與文化輸出[J]. 影視翻譯,2012(5)
  4、胡庚申. 翻譯適應選擇論的哲學依據[J]. 上海科技翻譯,2004(4).
  5、胡庚申. 從術語看譯論—翻譯適應選擇論概論[J]. 上海翻譯,2008(2).
  6、胡庚申. 生態翻譯學:產生的背景與發展的基礎[J]. 外語研究,2010(4).
  7、鄭玉琪,王曉冬. 小議電影片名的英漢翻譯原則[J]. 中國翻譯,2006(2)

推薦訪問:片名 視角 生態 翻譯
上一篇:【中醫藥院校制藥工程專業工程圖學課程體系的改革和探索】制藥工程專業的課程體系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