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斯坦留學生漢語學習偏誤舉列分析|

來源:老年 發布時間:2019-06-19 04:20:21 點擊:

  摘 要:本文目的在于使漢語教學更加人性化。在語言遷移研究領域,學習者由于不熟悉目標語的構成方式使用規律,不善運用母語的規則來處理有關的信息,隨著學習者外語學習的不斷深入,母語和外語兩個語言系統差異逐漸就顯現,對第三語習得的影響不斷加深。這是影響第二語言習得重要因素之一。另外,本文也探討了社交用語方面的偏誤類型,并探討哈薩克斯坦留學生學習漢語出現各種偏誤。
  關鍵詞:語言狀況;偏誤分析;偏誤原因分析;語音偏誤
  作者簡介:阿雅,女,出生于 1987年10月,哈薩克斯坦,蘭州大學文學院2011級碩士,研究方向:國際漢語教育。
  [中圖分類號]:H195.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1--02
  語言是人類最重要的交際工具,是人們進行交流表達的符號系統。隨著外語教學不斷深入, 目標語言的學習越來越多地受到第一語言和第二語言的影響。
  首先,讓我們來進行角色劃分:哈薩克語是母語(第一語言習得),俄語是第二語言習得,漢語是第三語言。大部分學習者在學習漢語過程當中,哈薩克語和俄語對漢語(第一和第二語言習得)學習具有重要的影響。這種影響叫做語言遷移,那么,這種情況,對外語學習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在外語教學中,如何避免語言在遷移過程中產生的偏誤?
  俄語,哈薩克語和漢語這三種語言,屬于不同的語系,差異很大,所以會產生(第一和第二語言)負遷移。本研究就是針對負遷移這個問題,研究由俄語和哈薩克語的負遷移引起的偏誤現象。在漢語學習中,由母語語法所產生的負遷移現象的表現形式及產生原因,但要先研究哪種語言在漢語學習中受到影響。
  一、語言狀況
  在VIII-X世紀,哈薩克族以及所有突厥人的后裔,使用鄂爾渾—葉尼塞文字。生活在中國的哈薩克人,在媒體和教育系統,仍使用修改過的阿拉伯文字。二十世紀末,由于建立了蘇維埃政權,俄語在哈薩克斯坦得到廣泛推廣。隨著俄羅斯化的發展,俄語最終變成了一種官方語言。
  很長時間里,哈薩克斯坦屬于俄羅斯帝國,然后成為蘇聯的組成部分,俄語被指定為民族間的溝通“語言”。在蘇聯解體時,在哈薩克斯坦用俄語說話的人口的總數超過了名義上的人口 。
  1989年后,國家劃分在一定的程度上失去了它的地位,但俄語依然保留了官方語言的地位,所以仍然在哈薩克斯坦教育中扮演重要焦色。
  1991年,使用哈薩克語的人口稍微減少了一些,但是按照哈薩克斯坦政府的規定,每個哈薩克斯坦人都要會說哈薩克語。同時,俄語在經濟社會中一直保持著很重要的位置,因此仍然是最常用的,尤其是在一些媒體中。
  獨立后的哈薩克斯坦是哈薩克人的國家,哈薩克語是國語,對于不會使用哈語的俄羅斯人來說,從事行政工作比較困難,但是在哈薩克斯坦的首都阿斯塔納和其他幾個主要城市,比如阿拉木圖,阿特勞等,因為蘇聯時期一直沿用俄語教學,俄語應用還是很普遍的,大部分教科書都是俄語的,大學里的教授、副教授大部分都是俄羅斯比較出名的大學畢業的。專業方面知識教授,也都是以俄語為主。這都是獨聯體國家的共同問題。
  二、哈薩克斯坦留學生最常見的偏誤類型
  由三個不同的語言系統出現什么樣的偏誤類型,用哈薩克斯坦留學生的偏誤分析,舉一些例子:
  (一) 詞語誤用
  通過出現的偏誤來分析哪一種語言對漢語學中受到影響
  1.路上一個人也沒有,我有點兒害怕。
  ?à ó?è?? íè ?ó?è,ìí? í?ìí??? ?ò?à?í?. [如果用俄語的話很多說俄語的留學生用“恐怕”但“恐怕”表示估計并擔心(預料或者預測),比如說:今天天氣不好,恐怕就要下雨了,所以應該說“害怕”] 。
  ?à?à?à ??êiì ??ê, ма?ан аз ?ор?ынышты(如果用哈薩克語的話都可以用)那么,在這個句子里出現偏誤并對第三語言俄語受到了影響。
  2.爸爸問女兒:“他什么時候來?”
  女兒回答:“我哪兒知道。”(應該說“我怎么知道”)
  ?à?à ?????è? ??÷ü:?í ê???à ??è???ò? (在俄語句中也可以先主語寫在后面,動詞的前面????à ?í ??è???ò?)
  ??÷ü ?ò??òè?à:?òêó?à ? ?íà?.
  ?ке ?ызды с?рады:Ол ?ашан келедi?
  ?ыз жауап берд?:Мен ?айдан бiлемiн. (在這些句子里兩種語言對漢語學習產生了影響,在俄語和哈薩克語句里,用哪兒表示為什么他還沒來,而在漢語句子里表示趨向句)
  3. 這個手機不工作了。(應該說“這個手機壞了”)
  Этот сотовый телефон не работает.
  Осы ?ялы телефон ж?мыс ?стемейд? (不工作一般在漢語里面跟人的職業有關,而在俄語和哈薩克語里卻是一種普遍的用法)
  4.我吃飽了(在漢語里如果表示已發生的事需用結果補語,漢語帶結果補語和不帶結果補語兩種表達方式。如果不知道某人為什么不舒服,也不知道他是否吃過飯時。我們會問“你怎么了,吃飽了沒?” 他就回答“我吃飽了”(主語+動詞述語+補語+了)。另外“了”也表示完成的事。
  而說哈薩克語留學生常把兩種情況混淆起來說“我吃(主語+動詞)不加“了” 但也有相同的是變格詞尾 “дым”-Мен тойдым 指結果,已完成的事。
  在俄語中也沒有結果補語表達方式。一般說“我吃”或“我飽”,并不加“了”。
  (二) 社交用語偏誤
  1.稱呼語   俄羅斯和哈薩克的留學生都稱呼年輕女性為“姑娘”,有時稱為“女人”,對男性的稱呼是“小伙子”。因此在課堂中需要表達年輕情況時,大多數留學生都選擇“姑娘”和“小伙子”。而在漢語里關于這種稱呼選“姑娘”,“女孩兒”,“美女”和“先生”。這一現象的原因主要是因為俄語和哈薩克語的負遷移(第一和第二語言)。
  2. 打招呼用語
  漢語里有很多打招呼的方式,比如“吃了嗎”,“你還好嗎?”,“你身體好嗎?”等等,在漢語里“干嘛去?”也用來詢問對方的去向,也可以表示打招呼,只起到引起交際的作用,并不需要對方進行準確的回答。所以在漢語習得中強調該句的字面意義,這種現象導致留學生在交流中無所適從,一方面是日常所使用的打招呼語比較貧乏,另一方面中國人向他打招呼時“干嘛去?”會不知道怎么回答。
  3. 道別的用語
  哈薩克語的道別很簡單“再見,請回” “Сауболыныз,та?ы келiнiз” 俄語是“До свидания,приходите еще?-“再見,下次再來”表示客氣。而漢語的道別一般用“慢走”。(“慢走”有“一路平安”的意思在里面。)如果以“慢走”直接翻譯哈薩克語和俄語是“慢慢走”,就這樣造成俄羅斯和哈薩克留學生困惑或不理解。
  (三)偏誤原因分析
  1.說俄語的人都會出現的偏誤
  說俄語的留學生學習漢語語音時產生的偏誤大部分是由于語法和約定俗成的使用習慣 。他們常用母語語音規律,因為俄語里沒有送氣與不送氣的對立,只有清濁的對立。比如:e{Y}有時候讀成{ie}是因為在俄語中e是個音組,讀成{e}還有如果b讀成p。留學生學習漢語聲調的最大問題不在于調形掌握得不好。他們往往掌握不好漢語的相對音高,發陰平是往往因高比較低,達不到漢語陰平的音高;發陰平時常常上不去,一般發陽平;發去聲時起調點比較低或者下不去。俄語是無聲調語言,所以俄語的語調和重音也會對說俄語的留學生有影響。俄語中有七個調型,一般我們只用到三個調型:調型1-陳述句語調平緩,在句尾發的語調降低;調型2-疑問詞的疑問句,在疑問詞上也是語調降低;調型3-沒有疑問詞的疑問句,語調在要問的詞上上升。另外說俄語的人對“一,不”的變調掌握得不是很好。
  2.哈薩克斯坦留學生特有的偏誤
  有的專家認為學習者在學習第三語言時有一個適應的過程,在不同學習階段采取不同的學習策略,學習者用俄語或哈薩克語的語言系統為自己搭一個跳板。用語言的思維方式,語言結構,語言功能來代替目的語,因此造成偏誤。在掌握一些語言后,由沒完全理解,又常把語言規則推而廣之。總的來說,根據句上列的句子,兩種語言在漢語學習中有負遷移的影響。受到這個影響的比例分別是80%(俄語使用人群)和60%(哈薩克語使用人群)
  結語
  語言是一種交際的工具,我們學習一種語言,是為了運用它。所以如何能夠讓對學習者說地道的漢語,使學習者在學習漢語中減少母語負遷移對學習者的影響,同時和中國人進行交流,是對外漢語教學的主要任務。本文探討了哈薩克斯坦的留學生語用偏誤類型,從偏誤類型分為詞語運用偏誤,同時探討了語言變化的狀況。希望能給漢語教學實踐帶來一定的幫助。
  參考文獻:
  1、Баскаков Н. А. К вопросу о классификации тюркских языков // Известия Академии наук СССР. Отделение литературы и языка. — М.,1952. — В. 2. — Т. XI. — С. 121—134.
  2、劉. 對外漢語教學概論{M}Beijing:北京語言文化大學出版社,1977.141

推薦訪問:哈薩克斯坦 漢語 留學生 分析
上一篇:論翻供的原因及對策_市場失靈的原因及對策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