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別處_生活在別處紀錄片

來源:教學設計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1:25 點擊:

  摘要:目前很多熱門網絡文學所描述的自稱小資,在異鄉打拼的年輕人,他們雖然收入平平,卻因為內心的失衡在物質上竭盡所能與都市小資看齊,他們不是追求生活的品味,而是為了填滿心靈的空虛。這些“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是現實生活中,很多青年人的真實寫照,或者,也正在潛移默化地影響著現實中年輕人的生活以及對待生活的態度。
  關鍵詞:網絡文學;小資;大都市;生活在別處
  引言
  小資是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在中國大陸流行的名詞,原本為“小資產階級”的簡稱,特指向往西方生活,追求物質體驗和精神享受的年輕人。后逐漸演變為都市年輕人的一種生活狀態。
  時尚文化是小資的精神內涵,而商業社會提供的色彩斑斕的物質生活,則是小資賴以存在的溫床沃土。[1]隨著中國經濟的進步發展,多數城市居民由解決溫飽問題轉為追求生活品質。網絡文學已不是新生事物了,簡單易行的傳播方式(如發帖、跟帖、轉載、推薦、分享)使原來公認的泡沫文學,漸漸融入年輕人的日常生活。
  目前,網絡文學成為年輕人主導的文學潮流。或記錄生活,或抒發心情,或從事文字創作,或出于炒作,這些作品有真有假,有好有劣,但都是現今年輕人生活和思維的一個折射面。因為其受眾面廣,包括其中一些文學性藝術性不強的空心文字,都值得進一步研究。
  具有小資情調的人是追求生活品味的人,他們過著高雅的生活,有豐富的精神內涵,懂得欣賞藝術,有情調。但是,目前很多熱門網絡文學中描寫的一批在異鄉打拼的年輕人,自稱小資,過著高貴生活。他們雖然收入平平,卻因為內心的失衡在物質上竭盡所能與都市小資看齊,他們不是追求生活的品味,而是為了填滿心靈的空虛。這些“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正潛移默化地影響著現實中年輕人的生活以及對待生活的態度。
  現特選出網絡文學中描述的在異鄉打拼也稱“生活在別處”的一批年輕人,剖析他們的都市“小資”生活。
  一、網絡文學中他們“生活在別處”
  梁曉聲《中國青年各階層掃描》[2]一文中,將當代中國青年分為以下四類:富二代、中產階層家庭的兒女、城市平民階層的兒女、農家兒女。由此可見,目前家世背景觀念對當前迷茫與困惑的年輕人產生了極大的影響。
  大量網絡文學作品中描述了這樣一批年輕人:他們離開家鄉,來到經濟發達的大都市,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杭州、成都、武漢、重慶,甚至于紐約、巴黎、東京等一些海外大都市。或學習、或工作或二者同時進行。或懷揣著夢想,或背負著使命,他們接受著都市小資文化的洗禮,同時也成為都市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他們被稱為——生活在別處。
  “生活在別處”有兩層意思:一指遠離家鄉,實際生活在別處;二指精神上找不到自我。“北漂”“蟻族”“鳳凰男”這一類詞在網絡文學中一再被提及,已不再新鮮。他們都是“生活在別處”第一層意思的最好解釋。
  大都市的生活成本很高,《讓青春繼續》中,主人公從住、行、氣候以及戶口等方面分析了“北漂”普遍存在的麻煩。他們甚至在漂泊的生活中養成了“好習慣”,如《北京小獸》中的李小路,因為多次經歷雜志社的解散:
  她從此不在辦公室放私人物品,隨時可以走人。這是一種在流沙上建立生活的本事。
  很大比例上,“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也很難建立真實穩固的友情,對此《讓青春繼續》中的百腦如此解釋:
  我在工作以后,幾乎都一直在奔跑,北上廣深四處轉戰,所以一直有聯系的朋友其實并不多。因為社會關系圈子畢竟需要時間和接觸來維持的,漂泊的人一旦換了城市,原來地方的朋友圈子就會漸漸淡下去,只剩下偶爾一聲的問候而已。
  這些“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不單是“外來務工人員”,他們同時具備較高的學歷和較廣的見識,但由于經濟產生的精神失衡,使他們對小資生活產生了歪曲的渴求。他們中很多人有相對可觀的收入,卻依然 “入不敷出”,甚至出現了“卡夫卡”人群。他們事事向小資看齊,卻在精神上找不到自我,有著難以言表的苦悶,他們同時詮釋了“生活在別處”的第二層意思。
  異鄉的打拼生活已讓他們身心俱疲,而父母親朋的不認可更使得他們在精神上找不到自我:
  我畢業幾年后在北京PwCC China做ERP/CRM Technical Consultant,最頂級的外企,最頂級的寫字樓,在同齡人眼里非常NB的工作,真正的外企白領了,但是每當有人問起我媽老漢兒“娃兒在做啥子?”,他們仍然說“在北京打工!”。在他們那輩人眼里,不靠黨媽媽吃飯的,都是“打工”,和深圳關外工廠里的打工仔身份沒有任何區別,都上不得臺面,我操!(《讓青春繼續》)
  網絡文學中“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因為精神上找不到自我,格外重視物質享受:他們青睞時尚,追求精致的東西,標榜品位高雅。他們是都市文化消費主力軍中的一支,甚至將昂貴的東西當做安全感的來源與工作的動力:
  一想到即將來臨的暴罵,趙宏偉心里就涼涼的,她不想去太后的辦公室,能躲過這陣罵讓她干什么都行,辭職都行。她的手碰到桌子上的一堆紙袋里的東西,那是一件風衣,兩千塊,國貿打折她剛剛買的,買完這個,她的工資卡里只剩幾塊錢了。她摸著衣服的下擺,覺得心里好受了點兒。(綠妖《北京小獸》)
  他們竭力使自己生活得像個小資,午夜夢回,甚至得不到自己的認同,認為他們對城市最大的貢獻是“養活”了一部分人,帶動了城市新興產業。
  “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往往一邊努力使自己享受著“不差錢”的生活,一邊將眼瞥向“富二代”“真小資”們,對后者不需像自己這般努力卻過得比自己“不差錢”的生活方式消費方式每不服氣,便會暗暗與后者比賽“不差錢”與“有地位”。《北京小獸》中有這樣一段描述:趙小微自己買了車,卻向外透露說是臺灣老板送的:
  “我想讓人家以為我有背景,我有人挺,我被包養了,隨便怎么說,總之我不是我一個人。……Tod’s的靴子,打完折將近一萬,你以為我不心疼?可是干咱們這行,你穿身上多少錢,別人就給你多少錢的尊重。我干這么多年,存款從來沒超過五千,超過了我就去買個包,或者鞋。后來我想通了,包或者鞋別人也能買,我買個車。最好他們傳我跟所有老板睡覺呢,他們背后說什么我不在乎,但是見了面,他們又羨慕又嫉妒的樣子,你倒真該好好看看。”她揚起頭,放聲大笑。   值得正視的是,如此的消費方式并非真正的小資。
  首先,小資最重要的元素就是特有的品位、情趣、格調,即小資情調。小資們雖然喜歡品牌服裝,但他們會選擇一流品牌的二線產品,這不僅是他們的服飾標準,也是他們選擇一切生活用品的通用標準。既要躍升于大眾之上,又儼然與暴富分子劃清界限,不盲目追求超一流品牌。《石榴裙底的高樓:地產盛宴》中的柳聞鶯,因為與辦公室的女同事賭氣,跑到最高檔的商場“全面布置”自己;《北京小獸》中的趙小微為了贏得所謂的尊嚴,一有存款就買奢侈品,都不符合真正的小資情調。
  其次,小資也要為生計奔波,只是態度有所不同。《讓青春繼續》中的Robert便是一位小資,40歲的他,在正當打拼的年紀,天天穿著“青春活力裝”,開著花哨的街頭賽車在中環招搖過市,雖有些玩世不恭,卻能在享受物質生活的同時在身心上都能找到自我。
  有次和Robert喝啤酒,他說出了心里話“我要在HSBC努力做的話,當然不會現在都還是一個小小manager,肯定早就升上去了,薪水也會翻很多倍。但是那又有什么意思呢?我們現在的生活很安穩,哪怕HSBC裁員我也可以拿到很大一筆補償金……為什么不善待自己呢?難道在匯豐拼一輩子拼到退休能夠買半山豪宅就是幸福生活?”
  由此可見,網絡文學中“生活在別處”的青年人是對小資產生了錯誤的理解并盲目跟風,在“不甘落后”中迷失了自我。顯然,這些“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是空虛的,身與心都“在別處”,無論看起來多么光鮮,都稱不上小資。
  二、“生活在別處”的原因
  網絡文學中“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他們來到城市的原因各不相同,留在大城市的原因也各異:
  1.為了夢想
  網絡文學中一部分來到大城市年輕人,是希望通過大城市的發展機會實現自我價值,完成自己的夢想。他們在義憤填膺的字句中,構建了自己的都市夢:
  “十八歲后,覺得自己長大了,也發現天空變小了,我打算背起行囊去遠方尋夢。”(新浪博客《與搖滾有關的青春》胡進升)
  大部分80、90后都是獨生子女,大多自幼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卻比前幾代人遭遇了更多空虛和寂寞的侵襲,好在,他們還有夢想。可也就是一些被欲望包裹著的夢想,使他們在精神上迷失了自我。他們背井離鄉,來到大都市,甚至輾轉于各個大都市:
  剛畢業時,我分配得很不好,沒待夠一個星期我就受不了,也沒要檔案就走了,跑到圓明園畫家村去住,當藝術青年。(《北京小獸》)
  我從杭州到北京,從北京到海南,從海南到上海,在上海,生活才算真正安定下來。(《邊走邊愛》蔡苗)
  這些為了夢想而“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也許最終會像《北京小獸》中的李小璐辭職回老家,過安定平淡的生活。再或者像《讓青春繼續》中的陳原,留下“13年,上海灘,一場夢”這樣的告別語,回家接手父親的產業。
  但他們中也有很大一批人,無論如何也不會放棄都市,因為他們知道:
  要知道身懷絕技在紐約租著公寓等待機會上位的追夢人大有人在。(《背包十年》小鵬)
  這批“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更加容易成為真正的小資。如《讓青春繼續》中的方雅,以及《北京小獸》中的歐陽。
  他們經歷現實的磨礪后,會更切實地審視自己與夢想的關系:他們依然選擇留在城市,從事能讓他們好好生活的工作,與每一天作抗爭:
  “你知道嗎,每天晚上我都想辭職……可是每天早上,我都告訴自己:去上班,穿上你最貴的衣服,把他們都斗垮。”
  2.為了家庭
  也有一部分“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身上背負著家庭的希望。他們是父母唯一的精神寄托,也是唯一過上好日子的依賴,更是使整個家庭脫胎換骨的希望。父母與他們的之間,像體育教練與運動員,甚至是拳擊教練與拳手。因此,在他們看來,社會是一個大賽場:活一輩子就是拼一輩子。
  對于幾輩生活在農村的人來說,我一直都是整個家族的希望,他們把幾輩子想走出去的希望寄托在我小小的肩膀上,期望我能在求學路上走的更高飛的更遠。(《我來浦東十余年》杜晨夕)
  他們來到了大城市,原以為躍過了龍門,卻不知龍門那邊,真正的競爭才剛剛開始。繁華的大城市似乎多他們一個不多,少他們一個不少。如《北京誘惑》中所寫的:
  這里是一個永不謝幕的大舞臺,是一個濃縮的競技場,擠滿著政治角斗士、文化掮客、商人、戲子和過客。只不過舞臺依舊,背景常新,演員卻是一茬接一茬川流不息。
  在大都市,找份工作雖然容易,但綜合考慮工資待遇與個人成就感等問題,便大多讓人不甚滿意。起初,他們也挑剔:有所經歷之后,這些為了改變家庭條件而“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大多會妥協,對生活也產生了不一樣的理解:即便不如意,依然“不逃避求生而應有的一切努力”。
  “很多時候,我都能夠想像自己是一只蟑螂,在偌大的北京城里探頭探腦,日出而息、日沒而作,仰望著頭上的星空的同時也仰望著這座城市,我只希望自己不要被一泡尿憋死,也不要被誰一指頭給廢了。這就是我的道路,也是我所希冀的平安。”(《活著活著就老了》馮唐)
  3.為了欲望
  網絡文學中也有一部分“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覺得大都市就是燈紅酒綠,就是有錢人的天堂,因此,躋身大都市,為物質生活忙碌奔波:其中,為了物質奔波的都市女性更是成為了熱議的話題:
  “Cheap girl"和Christy口里面的“只值5蚊錢的女生”是一個意思,不是指女孩子很“便宜”,形象點說就是不能得到掌握財富和權力的社會主流人群真正尊重和平等對待的女人。賣菜的農婦可能不cheap,高檔寫字樓里的白領MM有可能很cheap。這個和女孩子的外表學識經濟條件沒有直接關系的,主要是指價值觀方面的東西。(《讓青春繼續》)
  她們扭曲了價值觀,認為到大都市就是要買名牌、讓男人為自己花錢,并且她們還熱衷于向年輕姑娘授教:甚至會利用自己的姿色攀附權貴,以求矚目。   出于欲望而“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一部分會守著“只有混不好的人才會回去”繼續留在大城市打拼,如《讓青春繼續》中的李云峰;也有一部分,會在看清世態后,審視自身后,像百腦一樣選擇離開。
  4.為了回不去的故鄉
  網絡小說中,很多“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并不喜愛自己的故鄉,甚至不愛自己的父母。如果有人問:“你是哪里人?”他們無法回答,出生在一個地方,求學在一個地方,工作在另一個地方,不知自己骨子里受哪方水土滋養更多。他們對老家、對老家的人、以及留在老家將要面對的生活都表示厭惡:
  你知道我對老家印象最深的地方是什么嗎?是所有人都一副‘就這么逑著吧’的神氣。好多中年人白天就蹲在路邊打撲克。……他們像在墻根兒生了根。這就是我所有親戚,我長大了就會跟他們一樣,蹲在墻角,打一輩子撲克,蹲到爛為止。
  他們甚至覺得相對于自己的家鄉,大城市更加親切:
  北京是我胡亂找的一個下腳地,因為小時候看的好多書,好多唱片都是從北京出來的,我覺得它親。
  這些年輕人中,一部分是出于對家鄉和自己都了解得不深,才覺得大城市更親近;一部分是當真“無根”。他們當中,前者或許會在體會了都市生活后,對家鄉產生了懷念,如最終回歸故鄉的李小路;而后者,大多如趙小微,漸漸在都市邊緣立足。
  三、都市、家鄉與其他
  網絡文學中描述的“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來到大都市的原因各不相同,經歷一番打磨后,有的人選擇離開,有的人選擇繼續留下來。
  繼續“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一部分能如愿成為真正的小資,也有一些到老依然在“漂”;回到家鄉或轉戰小城的年輕人,一部分就此過著安定的生活,也有一批依然對曾經暢想的小資生活難以忘懷,時刻想著重返都市。
  無論如何,80、90后的年輕人在閱讀這些作品時,都應理性看待 “生活在別處”的年輕人,不迷戀他們表面上的華麗與帥氣。更應該從作品中吸取教訓,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價值觀、合理的消費觀。不跟風,不盲從,明確夢想、欲望與現實的關系。選擇在何處生活前,先審視自身,了解自己的優勢、能力與性格;再審視環境,明確這個環境是否適合自己,不迷戀表面上的精彩。“在別處”的生活并非全盤精彩,但也不會只有苦痛。生活就是生活,大城市有他的好,但也會帶給你孤獨與難堪;小縣城有它的安逸,但也有難以擺脫的瑣碎。
  生活在哪里都是一樣的。不一樣的,是年青一代如何審視自己,從自身角度出發,規劃自己的人生,選擇合適自己的環境,實現自身的價值。
  基金項目:本文是浙江省大學生科技創新活動計劃(新苗人才計劃)的研究成果。
  注釋:
  [1]葛紅兵.感傷的藍調:十小資女作家解析[M].文化藝術出版社, 171.
  [2]梁曉聲.中國青年各階層掃描[J].同舟共進,2010(5).
  (作者簡介:李   菁(1991-),女,浙江麗水人,浙江越秀外國語學院網絡傳播學院對外漢語專業09級學生;王慧開(1980-),女,山西長治人,浙江越秀外國語學院網絡傳播學院講師,主要研究方向:中國現當代文學。)

推薦訪問:生活
上一篇:還學生以頑皮 頑皮學生的評語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