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一體化進程中的歐盟法與民族主義 歐洲一體化進程

來源:教學設計 發布時間:2019-04-01 05:23:27 點擊:

  摘 要 歐盟法對歐盟一體化發揮著制度化的作用,為歐盟一體化提供重要的法律支持,為歐盟內部成員國間爭端解決提供法律機制。民族主義對歐盟一體化具有雙重影響。歐盟法與民族主義如果能夠良性互動,形成合力,則可助推歐盟一體化。
  關鍵詞 歐盟一體化 歐盟法 民族主義
  基金項目:國家民委民族問題研究項目《歐洲一體化進程中的區域認同與民族主義研究》(2010-GM-055)。
  作者簡介:秦建榮,廣西師范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中圖分類號:D90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9-0592(2011)11-020-02
  
  歐盟一體化進程也是歐盟法一體化的廣度和深度不斷拓展的過程,成果斐然,舉世矚目,但“一體化的浪潮并不會使民族及民族國家的消亡。與此相反,經濟越是全球化,國際交往的廣度和深度越是擴展,民族主義呼聲往往就越高”。歐盟法與民族主義相互作用必然影響到歐盟一體化進程。
  一、歐盟法對歐盟一體化進程的推進
  歐盟法是歐盟各成員國在歐盟一體化進程中逐漸轉移和讓渡法律主權的結果,是對歐盟一體化成果的法律化。在歐盟一體化進程中,歐盟法為歐盟一體化提供了重要的法律保障,對促進歐盟一體化發揮了以下幾個方面的推動作用:
  (一)為歐盟一體化提供了法律框架和合法性依據
  歐盟一體化程度之高、涉及領域之廣前所未有。成員國首先以經濟區域化合作為龍頭,通過國家間相互合作,從煤鋼聯營、關稅同盟到共同農業政策,從歐洲貨幣體系到統一大市場和單一貨幣“歐元”,建立起了一個廣泛、深入合作的經濟安全共同體。在這個過程中,從建立煤鋼共同體的《巴黎條約》到建立歐盟的《歐洲聯盟條約》,這些由各成員國簽署的眾多基礎性條約明確了各方在合作過程中應當履行的條約義務和享有的條約權利,為成員國之間的各方面合作提供了必要的法律框架和基礎。
  歐盟一體化帶有明顯的超國家性質,但由于制憲、共同外交與安全政策等高政治領域的一體化成果有限,歐盟超國家制度安排一直受到“政治合法性”問題的困擾,這一問題不解決歐盟一體化就喪失了法律基礎,因為:如果不具備合法性,成員國向超國家層級讓渡主權也就缺乏了法理依據;如果不具備合法性,根據超國家制度安排所做出的決策,就無法獲得成員國的認可和執行。而正是成員國間簽訂的條約和協議為歐盟提供了存在的法理基礎,通過這些條約和協議,成員國政府將部分權力讓渡給歐盟超國家層級,而這些條約在成員國國內議會得到通過并執行,使歐盟超國家層級獲得了部分政治合法性。
  (二)為推進市場一體化、促進內部市場的形成與發展提供法律保障
  歐盟層面的法律體系為整個共同市場提供了統一的行為準則,統一的法律制度減少了交易成本,增強了交易的安全性與穩定性,從而促進了共同市場范圍內經濟活動的增長。
  歐盟共同市場是在成員國分割的市場基礎上建立起來的,維系共同市場正常運行的關鍵在于能否拆除成員國間的貿易壁壘,歐盟共同市場與內部市場發展的歷史是一個不斷拆除各類貿易壁壘的歷史。在拆除貿易壁壘尤其是無形貿易壁壘方面,歐盟法院的司法立法功不可沒。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歐洲法院通過司法實踐,確立了有關共同體法的一些具有根本意義的基本原則,特別是由一系列判決確立的直接效力原則與最高效力原則,解決了共同體法與成員國法之間的關系問題,確立了共同體法在整個共同體領域的效力,也為共同市場建立提供了法律基礎。
  (三)為解決歐盟內部成員國間的利益沖突與糾紛提供制度保障
  歐盟法不僅為確定成員國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提供了法律依據,而且在歐盟法框架下建立起來的歐盟獨特司法體系為解決內部的各種沖突與糾紛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障。在共同體發展過程中,成員國法院與歐洲法院之間形成了一種良性互動,二者相互配合,構成一個完整的司法體系。這個司法體系能夠滿足共同體對司法保護的要求,一方面,私人可以利用國內司法體系及在特定情況下歐洲法院關于由共同體法律賦予他們權利與自由的主張;另一方面,先予裁決程序為成員國國內法院與歐洲法院建立聯系提供了一個獨特的機制,借此機制,歐洲法院能夠力促共同體法在各成員國的統一實施,并進而保證法律的穩定性與統一性。
  二、歐盟一體化進程中的民族主義
  民族主義是一種以民族和國家為歸屬對象的群體(或集團)意識,它是民族成員對本民族共同的文化傳統和歷史遺產、對未來的共同愿望和幸福、對共同的命運和信念的認同。本文所探討的民族主義主要是指在歐盟一體化進程中服務于各成員國追求自身利益需要的各種思想觀念,其中,主要表現為經濟民族主義和政治民族主義。
  盡管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歐盟政治經濟一體化程度在不斷加強,但各成員國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結并沒有終結,甚至還有抬頭的跡象。對于歐盟一體化和民族主義的相互關系,我們應當辯證看待,歐盟一體化進程自始至終與民族主義相伴而行,區域一體化和民族主義既對立又統一,民族主義對歐盟一體化既有消極作用也有積極作用。
  首先,從民族主義在政治領域的體現來看,民族主義對歐盟的政治聯合有利有弊,一方面,國家民族主義總是以追求國家和民族的最大利益為目的,民族主義者站在維護本民族的政治利益的立場上,為了實現本民族政治利益的最大化,具有推動和促進歐盟政治聯合的沖動和動力,歐盟一體化實質上是歐洲各國為維護本國和本民族利益所做的必然選擇。正如有學者認為的那樣:說到底,歐洲政治聯合是民族主義的一種新的表現形式,是歐洲各民族國家在全球化背景下保護自己的民族利益,尋求民族利益最大化的一種嘗試和經驗。隨著二戰的結束和冷戰的開始,那些原本在國際舞臺上呼風喚雨的歐洲國家實力明顯受到削弱,只能在美、蘇兩個超級大國的夾縫中謀生存,只有聯合起來才能迅速壯大自身的力量。就這一意義來說,正是政治民族主義推動了歐盟國家走到一起,結成聯盟,為了國家的安全與經濟的復興,在民族主義思想的指引下,歐洲國家被迫走上聯合自強的發展道路,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正是民族主義促成了歐洲一體化。
  另一方面,在歐盟政治一體化的進程中,歐洲各國難免會存在不同的利益的沖突,會產生各種各樣的矛盾,在這種情況下,狹隘的民族主義對歐盟一體化進程也會產生消極作用,阻礙甚至破壞歐盟一體化的順利推進。甚至有人斷言:“民族主義回潮,歐盟一體化可能崩潰,歐盟正在走向滅亡,……從倫敦到柏林到華沙,歐洲正在經歷政治活動重新收歸國有,各國都在收回曾經為了追求集體理想而自愿放棄的國家主權”。這樣的論斷多少有些危言聳聽,但狹隘的民族主義產生的巨大離心力不可小視。
  其次,從經濟意義上的民族主義來看,對歐盟經濟一體化同樣有著正反兩方面的影響。戰后,歐洲面臨的主要問題之一是如何在戰爭的廢墟中重新崛起,經濟領域民族主義的首要任務就是如何采取一切有效措施盡快實現經濟復興、增長就業、提高國內人民的生活水平。在當時的情況下,走歐洲聯合的道路,建立歐洲共同市場,在各成員國之間實現生產要素的自由流動,可以迅速有效地提升成員國的經濟競爭力。因此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經濟民族主義使得歐洲國家聯合在一起,最終建立起了一個統一的歐洲大市場。
  狹隘的經濟民族主義也會成為阻礙歐盟區域經濟一體化的絆腳石。實際上,自身的經濟利益始終還是各成員國優先考慮的目標,雖然國家的經濟主權在歐盟一體化的框架下受到了很大程度的限制,但國家經濟主權仍然存在,并沒有消亡。當經濟合作領域觸動成員國重大的、敏感的經濟利益時,或者當經濟合作并未能有效解決成員國內部存在的經濟問題時,必然會激發起經濟民族主義的強烈反彈。當今,由于歐盟東擴和全球金融風暴的影響,許多歐盟國家的經濟狀況前景也不容樂觀,從而迫使越來越多的民眾不得不開始面對這樣一個問題:如果沒有歐盟,我們會變成怎樣?不難想像,長此以往這樣的思潮會對歐盟經濟一體化產生何等的負面影響。
  三、歐盟法與民族主義在歐盟一體化進程中的相互作用
  在歐盟一體化進程中,歐盟法與民族主義構成了一對矛盾體,相互依存,相互作用,影響著歐盟一體化進程。
  首先,歐盟法對民族主義具有制約作用。作為獨立于各成員國法律體系的歐盟法,是建立在各成員國法律主權讓渡的基礎上的,而隨著主權讓渡范圍的逐漸擴大,民族主義活動的空間必然會受到限制,民族主義受到的法律約束力也會日漸增強。歐盟法的直接效力原則和優先原則得以確立就是國家主權讓渡的結果,構成了歐盟法律體系的兩大支柱,從而使歐盟法具有某些超國家的因素,大大加快了歐洲一體化進程。而在一個法治社會背景下,對于民族主義來說這就意味著被同時套上了國內法和歐盟法兩套枷鎖,更容易被馴服了。
  其次,民族主義對歐盟法擴張也存在反制約作用。歐盟法的擴張必然要求成員國讓渡更多的主權,當這種讓渡達到一定的臨界點時,民族主義就會形成強大的阻力,這一點可以從2004年《歐盟憲法條約》被否決到最終被《里斯本條約》條約所取代這一事件中得到印證。為了消除英國和部分小國擔心歐盟演變為“超級國家”的憂慮,盡管《歐洲憲法條約》最終文本刪除了原來將歐盟改為“歐洲合眾國”的條款,取消了“聯邦”一詞,但最終還是沒能逃脫被法國和荷蘭全民公決否決的噩運。美聯社在分析荷蘭選民之所以反對《歐盟憲法條約》時指出了三大原因,其一是怕失去國家特征,選民反對國家特征被慢慢蠶食,說到底,還是民族主義在作祟。相反,由于《里斯本條約》充分考慮到各成員國對過度讓渡國家主權的顧慮,刪去了一些帶有憲法意味的內容,包括更改其“憲法條約”名稱,刪除了歐盟盟旗、盟歌等內容,取消了外交部長頭銜,增添了歐盟與成員國之間的權限界分目錄以及歐盟向成員國回授權限這一可能性設置的內容,使得成員國不用擔心主權受到歐盟無休止的侵蝕,才避免了重蹈《歐盟憲法條約》的覆轍。
  再次,從動態角度來考察,歐盟法與民族主義也可能形成一種良性的互動關系,共同推動歐盟一體化進程。一方面,歐盟法的統一將有利于增強各成員國民眾的歐洲認同,再加上政治、經濟、文化等多方面認同的提高,原先的民族主義必然會打破狹隘的民族、國家界限,上升為一個更高層面上的民族主義,即洲際主義或者歐洲民族主義。另一方面,這種新層面上的民族主義不僅可以大大地削弱歐盟一體化進程中的阻力,相反還可以成為推動歐盟一體化進程的動力,促使歐盟以及歐盟法一體化向縱深方向推進。
  總之,歐盟法的不斷健全符合各成員國自身利益,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民族主義的訴求,但隨著歐盟法觸角的延伸,也會觸及到民族主義敏感地帶,從而引發反彈;法制的統一有助于建立一種普遍的歐洲認同,形成共同的歐盟意識,將狹隘民族主義提升至歐洲民族主義的新高度,最終推動歐盟一體化進程。
  
  注釋:
  王聯.世界民族主義.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2年版.第289頁.
  吳志成,趙晶晶.歐盟超國家制度安排的政治合法性分析.國際政治研究.2008(4).
  周弘.歐洲聯盟50年2007-2008歐洲發展報告.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8年版.第21-22頁.
  馮小釘.論歐洲政治聯合中的民族主義因素.荊門職業技術學院學報.2009(3).
  張才圣.國家民族主義與歐洲一體化研究.世界民族.2006(3).
  http://news.省略/world/2010-08/30/c_12499417.htm.2010年11月30日.

推薦訪問:歐盟 民族主義 進程 一體化
上一篇:對墊資承包合法化問題的探討:墊資承包工程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