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湘西小說的“獨特視角”】沈從文湘西小說的特色

來源:建站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9:42 點擊:

  摘 要:沈從文在中國文學史上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作為一個畢生都在關注著湘西世界的作家,他的作品充滿著對湘西民族命運、服飾文化以及湘西水世界的描寫。從而更深層次的揭示湘西文化的深層意蘊。
  關鍵詞:沈從文小說;民族命運;服飾文化;湘西水世界
  作者簡介:張曉晶,女,生于1967年12月,吉林建筑工程學院文法學院 副教授。
  [中圖分類號]:I206[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1-0-01
  二十世紀初,沈從文小說的研究進一步向縱深方向發展,成果豐碩,新論不斷,形成一個初步繁榮的局面。本文側重其小說創作的獨特寫作視角、創作手法以及語言風格等幾個方面入手,對其小說創作做盡可能全面的綜合和概括。
  一、獨特的寫作視角
  沈從文的小說創作,描寫了鄉村以及城市各色人物的生活,作品中以反映湘西下層人民生活的作品最具特色。其代表作《邊城》兼具抒情詩和小品文的寫作手法,表現出自然、民風和人性的美,提供了充滿詩情畫意的鄉村風俗畫幅,充滿牧歌情調和地方色彩,形成了別具一格的抒情鄉土小說。他的小說創作表現手法不拘一格,文體不拘常例,故事不拘常格,成為現代文學史上不可多得的“文體作家”。一些后來的作家曾深受其創作風格的影響。
  《邊城》的顯著特點是具有濃厚的地方色彩。它描繪出了一幅幅色彩艷麗的湘西特有的風俗畫。在小說的人物活動和生活場景中,表現出濃郁的鄉土風味。“如走車路”(托媒人說親),和“走馬路”(對歌傳情,自由選擇)兩種找對象的方式;又如元宵節的爆竹煙火,端午節的龍舟競渡,中秋節的月下對歌等,以及孩子的取名,辦喪事的繞棺、下葬等習俗。作者以清新細膩的筆觸,通過愛與怨、喜與悲的愛情糾葛和祖孫、父子之間的真摯感情,寫出了湘西人民善良美好的品德和淳厚古樸的社會風氣。散發著清新的生活氣息,給人以新奇、別致而又古樸的美感。作者還用生動的工筆細描,寫出了酉水兩岸的村鎮,碾坊、筒車、小溪流上的繩渡、水磨、茶峒的街道、碼頭、碧溪嘴的翠竹、白塔,以及山區的霧靄煙霞。讀來似乎山城的風貌盡收眼底。特別是那靠近河街人家的房子,一半著陸,一半在誰的吊腳樓,更是依附湘西特有的風景畫。沈從文生在湘西長在湘西,他是湘西地域文化和民族文化交融孕育出來的典型,他的思想、心理、行為、文學創作較集中地體現了這種雙重文化環境熏陶出來的個性和思維特征。
  二、樸實的創作個性
  沈從文小說創作手法是于浪漫中顯示樸實,他小說創作中使用的文字,就像建造精致的希臘小廟用的石料一樣,是樸實的、抒情的、唯美的、溫暖的。這一切都浸在作者飽含濃情的創作個性中。《柏子》中作者是用這樣的語言來描寫湘西河流的吊腳樓露水夫妻的熾熱情欲生活的:“門開了,一只泥腿在門里,一只泥腿在門外,身子便為兩條臂纏緊了。在那新刮過的日炎雨淋粗糙的臉上,就貼緊了一個寬寬的溫暖的臉子。”1《邊城》中寫翠翠:“在風日里長養著,把皮膚變得黑黑的,觸目為青山綠水,一對眸子清明如水晶”,2 “為人天真活潑,處處儼然如一只小獸物。人又那么乖,如山頭黃鹿一樣”。《丈夫》里寫鄉下人的悲慘情況:“地方實在太窮了,一點點收成照例要被上面的人拿去一大半,手足貼地的鄉下人,任你如何勤省耐勞的干做,一年中四分之一時間,即或用紅薯葉和糠灰拌和充饑,總還是不容易對付下去。”
  在表現風格上,作者將人生沉重的透不過氣的悲哀和難言的苦痛,化作或急或緩的流水和風閑云淡悠遠的天空。象小說《柏子》中的水手和船妓,《丈夫》中的農人。做水手的人,從小小的雜工做起,一直做到舵手,老了,付出一生的辛苦所得卻不能成一個最簡陋的家,水上生活中,隨時都有被浪水卷走生命的危險,卻因寫了生死契,既使出了意外,其親人也得不到什么補償。象船妓的命運,更是讓人心酸和悲哀!年輕的時候,憑著幾分姿色和青春的本錢,尚能象人一樣活在世間,一旦生了病,或者年老色衰,那么等待她們的歸宿將是孤獨無望的死亡!還有小說中的普通農人和兵士,小生意人,山大王,他們生命更是普遍的無奈,命運的前面仿佛是一面面生硬無情而又無形的墻。這種苦難,這種人生的沉重,在作者的筆下,卻是像天上的云彩,厚重而又飄浮,時不時透出幾點絢爛的色彩來。
  三、精練的語言風格
  沈從文小說的語言風格,具有精練與質樸,樸實而雅致的特點。
  類似的簡單語言構建的時空在沈從文的小說中隨處可見。這些時空往往是小說事件的發生地發展地,構建這些時空的意義不止于交代背景,更是沈從文小說清新質樸風格的一張壁紙。水、岸、船這些水鄉特有的風景,是沈從文形成自己風格的溫床,也是他引領讀者進入的一個境地,這個境地,便于作者敘事塑造人物,同時便于讀者理解事件人物,一切用來詮釋美好的東西都將在這個境地呈現,優美的風景、質樸的心靈、凄美的命運、高貴的人性在這個境地交融并得到升華。構建出的這樣一個詩意的“水鄉風情”時空與中國詩學所說的“意境”一詞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作者感情的載體,并通過將讀者引入其中而最終實現美感的呈現與接收。用簡單明了的語句實現這樣的意境,實現了對自然美的質樸的傳達,是沈從文的美學追求在語言運用方面的一個體現。
  沈從文小說的人物對話通常都是短句。并不是說得少人物就不鮮活,然而作者卻真真切切地展示了湘西的風情畫卷,“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比水山相擁更具神韻、“一篙不能落底”、“河中游魚來去皆可以計數”、比清澈見底之類的形容詞更能襯托意境。展示了一個渡客的具體而生動的場景。“心中不安”、“一一拾起”、“儼然吵嘴時的認真神氣”再普通不過的詞語卻有相當的塑造力,將民風的純樸富有感染力地流露出來。讀沈從文的小說,你將知道無論多么艷麗的形容詞都是有局限性的,而直正帶人入境的也許只是簡單平實的語言。整個段落雖然沒有使用詩的格律,讀起來卻詩意昂然,平實的語言營造出詩的意境和畫的風情。沈從文的小說中詩意的語言對如詩如畫般的水鄉意境的描繪是他藝術美學追求的重要組成部分,這些文字引人入勝,成為沈從文小說的一大特色,也成就了中外皆知的湘西美景。他認為一個偉大作品,應是表現人生最真切的渴望。在創作過程中,融多種寫作手法于一體,為我們留下了最優秀的文學作品。啟迪人們對健康人性的思考。
  參考文獻:
  1、陳啟貴.《湘西絕詠-鳳凰》.長沙.湖南美術出版社,2003.89頁。
  2、石啟貴.《湘西苗族實地調查報告》.長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6.126頁。

推薦訪問:湘西 視角 獨特 從文
上一篇:新聞的接近性 新聞接近性的再認識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