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順應論”角度淺析中英語碼轉換的語用功能]順應論的四個研究角度

來源:電子商務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9:40 點擊:

  摘 要:作為一種有效的交際策略,語碼轉換指的是雙語或多語者在同一語境或語篇中有意識,有目的的運用不同的語言來滿足交際意圖的語言變體現象。本文試圖通過淺析“順應論”下的語碼轉換來探討語碼轉換的社會語用功能。
  關鍵詞:中英語碼轉換;順應論;語用功能
  [中圖分類號]: H08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1--01
  1.引言
  語言是人類交流的工具。隨著全球化的不斷推進以及大眾傳媒的快速發展,我們已進入了一個多語碼時代。語言的多樣性導致的突出現象之一就是語碼轉換。語碼轉換,即指發話者在同一語篇或會話中同時或交替使用兩種或多種語言的現象。在單語、雙語或多語社會中,語碼轉換既是一種語言現象,也是一種文化現象。隨著中國英語學習的普及,中英語碼轉換頻繁地出現在人們的信息交流過程中。本文運用Verschueren“順應論”和于國棟“順應模式”分析了“順應論”下中英語碼轉換的社會語用功能。
  2.語碼轉換和“順應論”
  近幾十年來,眾多學者對語碼轉換這一現象進行了卓有成效的研究,其中由比利時著名語言學家Verschueren從語用學角度提出的“語言順應論”(Linguistic Adaptation Theory) 對于語碼轉換的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Verschueren在其著作《語用學新解》中提出了語言運用就是“選擇—順應”的理論。他認為:“使用語言必然包括連續不斷地做選擇,這種選擇是有意識的或是無意識的,是由語言內部同時也是語言外部的原因所驅動的”(Verschueren,1999)。語境關系的順應和語言結構的順應規定了順應的范圍。基于Verschueren的“語言順應論”我國著名學者于國棟提出了語碼轉換的“順應模式”(Adaptation Theory)。于國棟認為,交際者運用語碼轉換來實現對語言現實、社會規約和心理動機的順應,從而最終實現交際目的。
  3.“順應論”下語碼轉換的語用功能
  語碼轉換是一種發話者主觀意識很強的語言選擇,從語碼轉換的內容和形式可以看出發話者的交際意圖。要使語碼轉換發揮其恰當的社會語用功能,發話者需要順應語言選擇中的各種要素,否則可能出現語用失誤。
  (一)順應語言現實
  對語言現實的順應指的是參與語碼轉換的語言由于其內部成分或結構的不同而促使交際者采取兩種或多種語言變體來達到交際目的。這種語碼轉換是完全由于語言內部因素引起的。英漢兩種語言有著很大的差異性,因此有的時候很難用一方語言確切表達僅存在于另一方語言中的概念或思想,這時就要借助于語碼轉換來彌補這一語言空缺。例如以下一段中國人與外國人的對話:
  A:Do you like Chinese culture?
  B:Yes,I’m into it. It’s very interesting. By the way,can you tell me something about Chinese qi pao?
  A:qipao?Yes,with pleasure.
  在這個例子中,“qipao(旗袍)”是中國獨特的文化元素,英語中與之對應的詞為“cheongsam”。但是這個詞對于中國人來說并不熟悉,而且也未必等同于中國傳統的旗袍,因此,B采用漢語拼音來實現其交際目的。同樣的例子如更多外國人習慣用“jiaozi”而非“dumpling”來表達“餃子”這一概念。國人也習慣用NBA和PS來表達“美國職業籃球聯賽”和“圖像處理軟件”這些概念。
  (二)順應社會規約
  每一個交際者都是某個特定的文化的個體,因此其言行舉止都要受到社會規約和習俗的約束和制約,如果其行為結果觸犯了人們的禁忌,違背了社會期望,則會直接阻礙交際目的的達成。因此,當雙語者不得不談到某些社會敏感和禁忌的話題時,語碼轉換能適當的避免社交尷尬的產生。如以下兩個女大學生的一段談話:
  A:嗨,逛街去了啊,都買了什么好東西啊?
  B:一個bra。
  A:我看看(撥開袋子瞄了一眼),哇,好sexy的一個bra哦!
  B:呵呵,想嘗試一下open的風格。
  在中國傳統保守內斂的文化中,“性”以及和個人隱私有關的話題都在公眾場合被視為一種禁忌。因此在上例中,交際雙方為了順應這一社會規約有意識的采取了語碼轉換的策略,分別用了“bra”“sexy”和“open”來代替“文胸”“性感”和“開放,狂野”等字眼,在傳遞信息的同時成功避免了在公共場合談論這類話題的尷尬和羞澀感。
  (三)順應心理動機
  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活動都是帶有一定的目的性的,語碼轉換的另一個重要的語用功能就是順應交際者的心理動機,即指發話者在運用語碼轉換表達話語信息的同時也在有意識的傳遞某種潛在的個人心理動機。如表明身份地位,加強或緩和語氣,拉近距離,和追求時尚等。例如:
  (1)“李磊明晚要在KTV舉辦生日party,咱到時候可要好好high一把。”
  (2)“Hello,大家好!很高興能來中國。”(某外國明星向臺下的中國觀眾打招呼)
  (3)“Be quiet!安靜點!Who can answer this question?”(某學校英語課堂)
  上述幾個例子分別表明了語碼轉換的選擇對于交際者心理動機的順應性。例(1)中的“party”和“high”反映出時下年輕人追求時尚的心理;例(2)中的外國人用中文打招呼,很好的拉近了自己和中國觀眾的心理距離;而例(3)中的英文老師在用漢語重復表達了話語信息的同時起到了加強語氣的效果。
  4.結語
  語碼轉換是交際者采取的一種有目的、有意識的交際策略,對于語碼轉換的選擇要受到語言本身、交際場景、話題以及交際者心理動機的影響。語碼轉換的現象已經滲入了社會生活的各個領域,對于中英語碼轉換的研究一方面使人們更加深入地了解了這一交際策略,另一方面對于提高人們的跨文化交際能力也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參考文獻:
  1、Verschueren,J. Understanding Pragmatics[M]London:Arnold,1999.
  2、于國棟. 英漢語碼轉換的語用學研究. [M] 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2001.
  3、于國棟. 語碼轉換研究的順應性模式[J].當代語言學,2004.

推薦訪問:英語 淺析 順應 用功
上一篇:無領導小組面試 [2013年國家公務員考試無領導小組討論面試解析與應對]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