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魯迅雜文 [簡析魯迅雜文中的諷刺手法]

來源:編程開發基礎 發布時間:2019-06-19 04:07:31 點擊:

  魯迅在戰斗的一生中,曾經運用過多種文學樣式作為戰斗武器,其中,雜文是他從事革命斗爭的主要武器。單從數量上說,魯迅一生創作了700多篇雜文,16本雜文集。在文中,他以情動人,以理制勝,多用冷嘲熱諷的方式進行社會批評和政治批評,潑辣而幽默的諷刺,是構成魯迅雜文戰斗力和藝術魅力的重要因素,同時,魯迅雜文的諷刺手法是多種多樣的。
  一、修辭技巧
  (一)夸張
  魯迅雜文通過藝術的夸張手法,使諷刺對象濃縮或突顯,壞的顯得更壞,丑的顯得更丑,,以達到諷刺的目的。如在《張資平的小說學》一文中用“A”符號,夸張地描繪出專寫黃色三角戀的張資平的卑劣靈魂,造成極強的諷刺效果。又如由《中國女人的腳》,推定中國人并非中庸,并由此推定《孔夫子有胃病》,他解釋說中國女人的腳“不小則已,小則必求三寸,寧可走不成路,搖搖擺擺。”可見,中國人并非中庸,“其實頗不免于過激的”。這樣的推論并不常見,但我們又不能說它沒有道理,因為從假設到結論的邏輯推理過程是確有夸張成分的,尤其后面得出的“孔夫子有胃病”的推論讓人忍俊不禁。他由這樣的前提得出那樣的結論就是一種邏輯上的夸張。
  (二)對比
  對比是魯迅雜文中常用的手法之一,他通過鮮明的對比來顯示反動階級的假、丑、惡的真面目。如《不知肉味和不知水味》一文中,列舉了同時出現的極不相干的兩件事加以對比,通過對比,把國民黨反動派表面宣揚“王道”“仁政”,實際上卻不顧人民死活的虛偽本質揭示出來。
  (三)反語
  反語從表面上看是肯定和贊美,而實際上是否定和諷刺,這種手法往往用來表達憎恨和憤怒的感情,具有強烈的效果。他好用反語,在文中往往以貌似肯定的話,迂回駁斥敵論。如在《拿來主義》一文中,說道:還有幾位“大師”們捧著幾張古畫和新畫,在歐洲各國一路掛過去,叫“發揚國光”。就用了兩個表示否定的引號,形成反語,“發揚國光”實為“送去”即媚外求榮。還有“活人代替了古董,這也可以算得顯出一點進步了”其中“進步”也是反語,實為“倒退”。“能夠只是送出去,也不算壞事情,一者見得豐富,二者見得大度”。“豐富”和“大度”都是反語,因為“豐富”本指物品多,“大度”本指氣度寬宏,毫不計較。而反動政府實際并不“豐富”,也無力“大度”,其中的蔑視、嘲諷之意顯而易見。
  (四)白描
  魯迅常運用白描手法形象刻畫諷刺人物,例如在《準風月談》中對洋大人的描繪:“不用兩手,卻只將一直的長腳如入無人之境似的踏過來,稍不讓開,他就踏在你的肚子或肩上”。這里魯迅用白描手法對洋大人的描繪,實際是對洋鬼子那種蠻橫霸道,肆意作踐弱者的丑惡嘴臉的嘲諷。
  (五)比喻
  魯迅善于抓住對象的內在精神來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使其諷刺更生動、更鮮明、更深刻。他的雜文總是通過細小的、人們熟悉的事物的比喻來闡明一個抽象的深刻的道理。如《看書瑣記(三)》中將作家與批評家的關系比喻成廚師與食客關系:“廚師做出一味食品來,食客就說話或是好或是歹,廚師如果覺得不公平,可以看看他是否神經病,是否厚舌苔,是否挾夙嫌,是否想賴帳”。批評家們擺出專家的架勢,對作家的作品指手畫腳、評頭品足,說不定他們自身的鑒賞水平和道德水平就有問題,也許“挾夙嫌”,也許“神經病”,魯迅借此取笑了某些批評家吹毛求疵,不懂裝懂。這樣的比喻準確深刻,生動形象地刻畫了事物的本質,具有典型的意義,并一度成為當時社會上某類人某種現象的代名詞。
  二、語言風格
  魯迅給他的雜文賦予了鮮明的時代色彩和政治色彩,因而其作品帶有濃郁的抒情意味和凝練、簡潔、頓挫而又富有回味的語言風格。主要表現在詞語的選用上。
  (一)虛詞的大量使用
  虛詞有助于表達深沉曲折的意思,妙用虛詞,既能長話短說又別具韻味,魯迅雜文中大量運用虛詞,如在《華蓋集續編·記念劉和珍君》中曾說:“我才見她慮及母校前途,黯然至于泣下,此后似乎就不相見”。其中“至于”二字將“黯然……終于泣下”的動態表達得淋漓盡致。重現了劉和珍君的情感過程,更顯真切感人。
  (二)文言句法以及古語詞的使用
  魯迅在作品中并不排斥文言的借鑒使用,使行文錦上添花。如在《野草·雪》一文中說:“博識的人們覺得他單調,他自己也以為不幸否耶”。所用的“……否耶”是文言虛詞運用的典型例證,本文使用有譏諷的意,作者是和“博識的人們”開玩笑的調子。
  (三)用幽默諷刺的詞語傳達作者的感情
  魯迅雜文的感情力量,特別表現在諷刺上。他認為:“諷刺”的生命是真實,他常常采用多種方式進行嘲諷。如運用含蓄的語言;感情色彩強烈的詞語直接表示諷刺。如:《隨感錄三十五》文中說:“譬如一個人,臉上長了一個瘤,額上長了一個瘡,的確與眾不同,顯出他特別的樣子,可以算他的‘粹’然而據我看來,還不如將這個‘粹’割去,同別人一樣”。作者把“國粹”比作“瘤”“瘡”形象諷刺了保持“國粹”的守舊人物。
  總之,魯迅作為中國現代文壇上最耀眼的巨星之一,他為中國文學創造了“雜文”這一富有生命力的文體范式,極大地鼓舞了人民的斗志,在他的雜文中我們看到其靈魂所在,他的雜文是中國社會思想和社會生活的藝術記錄,是中國的百科全書,深受廣大讀者喜愛。
  (責任編輯 賀蕾蕾)

推薦訪問:魯迅 雜文 諷刺 手法
上一篇:[如何打造數學高效課堂] 數學高效課堂教學模式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