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空觀念【《赫爾墨斯預言》中的時空觀念解析】

來源:編程開發 發布時間:2019-06-19 04:19:48 點擊:

  摘 要:本文通過對赫爾墨斯主義文獻中《赫爾墨斯預言》的分析,指出其中所體現出的時空觀念帶有濃厚的埃及元素,是“埃及中心主義”的集中體現。   關鍵詞:赫爾墨斯預言;時空觀念;埃及中心主義
  [中圖分類號]:K0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2139(2013)-1--02
  一、《赫爾墨斯預言》
  《阿斯克勒庇俄斯》是理論類赫爾墨斯主義文獻中非常重要的一篇,集中反映了赫爾墨斯主義的哲學智慧。《阿斯克勒庇俄斯》原名Logos teleios,意為《完美論道》,希臘文原稿現已遺失,其編纂時間約為公元100—200年。現有研究多以其拉丁譯本為主。1
  其中第24到26篇中,赫爾墨斯對阿斯克勒庇俄斯做出了一段預言2,涉及眾神離開,埃及遭受的災難、邪惡以及秩序的恢復。
  (24)“……阿斯克勒庇俄斯,你難道沒有覺察嗎?埃及乃是天堂的映像。或者更確切地說,在天堂中按軌跡運行的萬物都轉移或是降入埃及了。更真切的說法是,我們的國家是整個宇宙的神廟。”
  “……那個時刻即將到來,所有埃及人的虔誠敬拜都是徒勞,毫無結果。因為眾神將離開人間,回到天堂,埃及將成荒原。此舊日圣地將為眾神所棄,其上再無神跡。異族會遍布此地,無視宗教。更糟糕的是,宗教以及對神的敬奉會被所謂的法律禁止。這塊神圣的土地,曾經的神廟和圣所之家,尸橫遍野,墳塋累累。哦,埃及,埃及!只有(古老)宗教的傳說流傳于世,但你的后代卻再不信它;只有刻在石上的銘文仍在講述你的虔誠往事。斯基泰人、印度人或其他種族的人會在埃及定居。埃及境內將滿是蠻夷。眾神將返回天堂,遺棄人類,人類會因此滅絕。埃及將成荒漠,再無人煙,再無神跡。”
  “……(尼羅河)將連發洪水,沖毀堤壩。圣水將因此玷污,堤壩垮塌,死人無數,幸者寥寥。此后所余之人,惟言語為埃及語,行為舉止則皆類異族。”
  (25)“為何哭泣,阿斯克勒庇俄斯?埃及會遭受更可怕的事,會墮入無邊的惡中。這里曾是圣土,敬奉諸神。由于她(埃及)的虔敬,諸神降到塵世,來到此地。由于她教授了人們宗教和虔誠,這片圣土才蒙受大難,成為最殘忍的例證。對厭倦了生活的人類來說,宇宙不再是奇觀或值得景仰的事物。”
  “同樣,整個宇宙中的善,卻成為人類的危險或負擔。人們因此不再愛,反而會鄙視它……人們偏愛黑暗而不是光明,死亡而不是生存……”“哀哉,眾神離人類而去!只有邪惡天使(?)留下,混跡在人群中。他們會迫使這些可憐人犯下種種罪行:戰爭、搶劫、欺騙以及所有與人的靈魂本性相矛盾的惡事。……海洋不再適合航行。天空中不再有星辰閃爍,因為眾星都停滯了。……果實都會枯萎,田地不再肥沃……”
  (26)“這就是這世界久遠的歷史:反宗教、無序、無理性,對善漠不關心。……哦,阿斯克勒庇俄斯,神至高無上,其下便是他(the One),……神的善通過他的意志實現,他會反抗所有惡,對抗整個宇宙的崩壞。他會制止謬誤和惡意的影響。他會降下洪水和大火,還會在各地傳播瘟疫和疾病,以此來結束這一切。最終,他會讓世界恢復到最初的美好,讓奇觀和值得景仰的事物再現,人類開始崇拜神,神是造物主,是他讓一切恢復如初。……由此世界獲得重生……所有的善都會回歸……”。 3
  二、《赫爾墨斯預言》中的空間觀念
  首先來看,文中的空間定位。可以看出,在整篇預言中,僅有埃及被作為國家明確提到,其他地區僅以“各地”“大地上”這類泛指性詞語表示。雖然文中間接提到了“斯基泰”和“印度”,但主要是以種族的角度而非地域。換句話說,預言者是以自己身處埃及為基本設想做出的這篇預言。
  更為明確的表達其實在開篇就已經出現:埃及,是“天堂的映像”,“整個宇宙的神廟”。在《斯多伯斯的赫爾墨斯文獻》(Stobaei Hermetica)中的第24篇中,有與《阿斯克勒庇俄斯》幾乎一樣的表達,即埃及是最神圣的土地,它位于世界的中心,而埃及的居民是世界上最聰慧的人。4
  至此,可以看出,預言中所涉及的空間坐標是以埃及為基準的。而這種觀念又顯然是承襲自古埃及人。最為直觀的表現是公元前2—3世紀,埃及的一具石棺上所刻的一幅圖:在象征著混沌的大蛇的身體所圍成的圈中,埃及的諾姆所圍成的圓環位于正中。5由此,可以很清楚地看出,埃及人認為,在空間上,埃及位于整個大地的中心。
  古埃及人對埃及以外環境的描述表現了同樣的觀念。以幼發拉底河為例,它被埃及人稱作“顛倒的河”。因為對他們而言,四方的概念是這樣的:南方是“尼羅河上游的方向”,北方是“尼羅河下游的方向”,東方是“jAbtt”,西方是“jmnt”,幼發拉底河由北向南流,因此埃及人便認為它是顛倒的。這很明顯可以看出埃及人是以自身所在地為中心來判斷埃及以外的環境的。同時,對于居住在埃及以外的人,埃及人也是如此看待。在埃及的壁畫中,常常可以見到利比亞人、努比亞人和亞洲人到埃及來朝貢的場景。在地理上,他們分別來自埃及以外的西、南、東方,非常直接地反映出埃及人自居中心大國的心理
  此外,預言中還提到埃及的神圣性。這一觀念可以在古埃及的創世論中找到根據。埃及起源最早的赫里奧波里斯(Heliopolis)神學中這樣描述創世的過程:從原始瀛水努(Nu)中升起一個原始土丘,一個先于創造的神阿圖姆(Atum)隨即出現在其上。這位神創造了空氣神舒(Shu)和水汽神泰芙努特(Tefnut),這兩個神結合創造了地神蓋博(Geb)和天神努特(Nut),天神地神結合的產物就包含了冥界之主奧塞里斯(Osiris)。
  很明顯可以看出,這種理論起源自埃及的國情:這個國家每年都會被洪水淹沒,然后重新從水中出現。它形象地說明了埃及人將自己的國家看作是原初之地。實際上,那位創世神阿圖姆的名字中就包含有“土丘”這個詞:“愿你以你的名字中的‘崇高’(即,土丘)而崇高”。需要指出的是,不止是赫里奧波里斯,赫爾摩波利斯(Hermopolis)、孟菲斯(Memphis)、底比斯(Thebes)以及其他幾個城市都曾宣稱自己是創造世界時的原初之地,或者是最古老的城市。6可以看出,埃及人認為埃及是原初之地,它是地上的天堂,是神最初降臨之地,神圣性不可否認。   三、《赫爾墨斯預言》中的時間觀念
  不僅空間, “中心”這一概念同樣適用于預言中的時間坐標。第24篇顯然是過去時,是對埃及輝煌“曾經”的總結和贊美;第25篇則是即將到來的“未來”,事實上,其中所描述的是“隱藏的現在”的狀況;第26篇則是遙遠的“未來”,也是預言中“真正的未來”。值得注意的是,第26章中“這就是這世界久遠的歷史”這一表述。一方面,這可以看作是對現在這一時間坐標的確定,即上文所說的“隱藏的現在”,另一方面,這種表述可以看作是一種對循環時間觀念的闡述,即時間的軌跡并不是直線而是圓形,歷史的發展是按照過去—現在—未來—過去的模式。這正是埃及人對時間的認識。他們認為創世之初那段時期的狀態是最完美的。阿蒙荷泰普三世(Amenhptep III)便曾經在銘文中提到,要讓“國家像第一時間(創世之初)那樣”。7上文石棺壁畫的例子同樣可以被理解為,在時間上,埃及是世界的起源。由此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瑪阿特(正義、公平)得以實現之處,便具有創世之初的完美狀態,即是所謂的“天堂”。也就是說,混亂—秩序的無限循環中,秩序的重新建立便意味著重新創世的完成。在這一意義上,時間無始無終,埃及即是創世的起點,也是終點。《赫爾墨斯預言》第26篇結尾中“世界最初的美好”、“一切恢復如初”、“世界獲得重生”這樣的表述與開篇認為埃及是“世界的中心”“天堂的印象”相互呼應,精確地重現了這一模式。
  最后,同樣需要指出的是,埃及人完美地將自己對“世界中心”的理解應用到了其神廟建筑中。埃及的神廟被看作是宇宙的縮影,是原始土丘的映像,由此每座神廟事實上都是世界的中心和根本。修建神廟的行為也與創世等同起來,因此具有了崇高的神圣性。這是歷代法老總是不遺余力地修建神廟的主要原因。
  從這角度來看,赫爾墨斯預言中所說的“埃及是天堂的映像”,是“宇宙的神廟”,明顯是繼承了這種觀點,或者至少是受到這種理念的深刻影響。
  綜上所述,無論是空間還是時間,《赫爾墨斯預言》都使用了埃及傳統的文化概念,其核心便是以埃及為中心。這正是德國埃及學家莫倫茲(Siegfried Morenz)提出的 “埃及中心主義態度”(Egyptocentric Attitude)8的集中體現,即“埃及人認為自己的國家是世界的中心”,而“埃及人自然是這塊土地唯一合法的居住者。這種態度實際是一種民族和文化的優越感。值得注意的是,預言創作于希臘羅馬時期。在此期間,異族統治給埃及社會帶來了巨大沖擊和改變。《赫爾墨斯預言》所采取的古埃及傳統時空概念,與其所體現的埃及中心主義文化態度,相輔相成,在某種程度上,成為埃及人表達政治訴求的手段之一。
  參考文獻:
  1、Clement Salaman,ed.&translate.,Asclepius,The Perfect Discourse of Hermes Trismegistus,Duckworth,2007,p. 11,.
  2、出于行文方便,本文將其稱為《赫爾墨斯預言》,下同。
  3、Ibid.,pp. 78-82.
  4、 Garth Fowden,The Egyptian Hermes:a Historical Approach to the Late Pagan Mind,p. 39.
  5、Ibid.,p. 45.
  6、Siegfried Morenz,Egyptian Religion,Cornell University Press,1973,p. 44.
  7、J. H. Breasted ,“Great Inscription of the Thhird Karnak Pylon,§900”,Ancient Records of Egypt,Vol.2,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06,pp. 365-366.
  8、參見Siegfried Morenz,Egyptian Religion,pp. 42-47.

推薦訪問:赫爾 預言 解析 觀念
上一篇:加快推進社會管理創新法治化|如何加快推進法治政府建設
下一篇:最后一頁

Copyright @ 2013 - 2018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All Rights Reserved

易啊教育網_免費學習教育網_自學.勵志.成長! 版權所有 湘ICP備11019447號-75

非会员公开一码中特